2013年12月17日 星期二

見證--孫愛光長老

見證分享            孫愛光長老

記得上次在第三堂禮拜中做見證,是2002年我出國讀書前,那已是11年前的事。其實,神的恩典處處充滿,只要心存日日感恩,與人分享,那就是美好的見證。

今天,短短的五分鐘裡,我要與大家分享,父親六月過世時所感受的恩典。父親6/3 過世,而我當時有一場6/10 Verdi Requiem 在國家音樂廳的大型音樂會演出,合唱團120人、管弦樂團70人、獨唱4人,屬於浪漫樂派的大型編制樂曲。當兩年前,我挑選這首古典名曲時,是因為配合作曲家威爾地的逝世紀念,以及對自己指揮的一個挑戰。古典音樂人都知道這是一首難度高的安魂曲。今年台北愛樂和國家交響樂團,以及台北市交響樂團,皆相繼演出此曲。

安魂曲是一種"為亡者哀悼"的連篇合唱與管弦樂形式的鉅作,所以對合唱者來說,不容易唱;對獨唱者來說,許多技巧挑戰;指揮者來說,更難,因為必須掌控樂曲的情境與氛圍。從小到大,我一直都在主的恩典中很幸福地成長,也一直很順利地生活著,要我體會失去親人的痛苦來指揮安魂曲,確實需要一些想像力。

然而,去年暑假父親無預警的被檢查出癌症第四期,讓我們毫無心理準備下,被迫接受這殘酷的事實。從被宣布只剩三、四個月的時間,到最後十個月才離開的期間,我試圖著和上帝討價還價:自私地希望父親不要在我最忙、壓力最大的時候出狀況。然而,神卻給了我人生中第一堂最痛苦的課程,在演出前一週的大清晨,畫破晨曦的電話聲中,得知他已被主接走。我沉穩地接受這個早已知道遲早會發生的事實,趕緊丟下手邊事,向學校請假,一家人趕回台中,為了見他最後一面,撫摸他那還有餘溫的雙手與臉龐。

父親是我學音樂的推手,也是領航者。當晚音樂會演出時,我站在國家音樂廳的舞台,面對台上眾多的演出團員,以及台下上千的觀眾,毫不緊張,那是我從未有的感覺;此時,我的重擔被釋放了,我的憂愁被解除了;好似上帝輕輕對我說,我必與妳同在,我的杖,我的竿,都必指引妳的音樂;同時,我也彷彿看到父親與神同在,那喜悅的眼神與臉龐,鼓勵我好好用心指揮,他在聽、也在看。

因著父親的離別,讓我更加體會出"威爾第安魂曲"樂曲的深奧與神秘;讓我更加瞭解如何詮釋音樂中的榮耀與憐憫;讓我更加有信心面對生活中層出不窮的挑戰;也讓我更加感謝神,去思考生命的意義與啟示。最後,我以最喜愛的經文作結束。

詩篇23篇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祂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祂使我的靈魂甦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福杯滿溢。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阿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