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2日 星期六

見證--江妤庭姐妹

從小到現在,我的娘家和婆家都是傳統信仰,我們幾乎跟基督教,天主教扯不上關係,以前看到有人在唱聖歌,或者傳福音,就躲得老遠,因為總覺得道不同不相為謀。大學的時候,有一個同學是天主教徒,有一次邀我上教會,對我來說,那一次實在有些如坐針氈,因為他們唱的聖歌我覺得不好聽,神父講道我也聽不懂,而且,我發現我同學在唱聖歌時哭了,我實在不懂那有什麼好哭的。後來就再也不碰基督教和天主教了。

直到半年前,我因為婚姻和身體的問題,很奇妙的機緣踏入教會成了基督徒後,我才發現原來主在好多年前已經揀選我成為他的子女,而且在繞了一大圈後還願意疼愛我,撫慰我受傷的心靈。我在耶誕節前夕也正式受洗為基督徒成為神的兒女。感謝主。

說起信主的過程,也真的很奇妙,我在三,四年前是個虔誠的傳統信仰者,也就是為了求子,三不五時就得要跑廟裡去拜拜或唸經,直到有一天突然十天左右完全不能睡覺,就開始了到處求神拜佛,到處問事祭改的境遇,結果身體越弄越糟,也不見完全痊癒,還被神棍騙了很多錢。因為我的脾氣變得很暴躁,常常和老公吵架,他也得不情願地被我要求而載我到處去找老師,他在一年前受不了要和我離婚,那實在是晴天霹靂,因為我們愛情長跑13年才結婚,而結婚都不到5年,他怎麼可以說要離婚就離婚,有半年的時間,我們幾乎是二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我懷疑他在外面有外遇,而他覺得我太不可理喻。

有一天晚上,我又和他吵架,我躲在房間裡哭,我感覺六神無主,不知道該怎麼辦時,突然心底出現一個聲音「去找根浮木吧」,可是我不想再重回以前求神拜佛的日子,
我想到了茹翎,我唯一信基督教的朋友。隔天我立刻跟她聯絡請她帶我去教會,她一口就答應了。當我們在唱聖歌時,我的眼淚不自覺流了下來,心裡滿是感動和震憾,我終於體會,為什麼我的大學同學唱聖歌的時候會淚流不止,原來是這種悸動在心裡自然而生,而且教會的姐妹也會聽我訴苦,為我禱告,我才發現原來把心交出去給神,就能獲得平靜和安心,感謝主。

這半年來,每每我心裡覺得苦或是難過傷心的時候,我就禱告,我把心交給神,我把傷心難過交給神,我的心漸漸的開朗起來,我的身體漸漸的好起來,我可以睡得很安穩,也突然覺得自己變得更堅強。雖然現在和先生的關係由大吵大鬧變成冷漠地彼此各過各的生活,但至少大家已能安靜過日子,我請求神給我力量,讓我不要再去懷疑他,不要去查他的行蹤,也不要偷看他的手機,我的心裡和情緒也獲得了釋放,更加平靜下來了。

我現在試著每天為我的先生禱告,我不會怪他想要棄我而去,反而應該感激他在我身體最痛苦時對我不離不棄,而還願意載著我到處求神問佛,我對他只有感恩和虧欠,這個婚姻會走到這樣,我也是需要付一半的責任。

感謝主,讓我變得更謙虛,更溫柔,更懂得體諒對方,耶誕節前的主日禮拜,蔡牧師有講了「補破網」的故事,我想,因為信主讓我心裡的破網補了起來,讓我心裡的空缺補了起來,也讓我抓到了人生最堅固的浮木。

我很喜歡一句簡單的話,耶穌是真理,生命,道路,我們都不是完美的人,懂得認罪悔改,才有更新的生命,我承認自己的罪,也願意悔改,我相信自己是上帝最疼愛的女兒,感謝主賦予我重生的機會。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