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2日 星期六

見證--袁明豪弟兄


等候重新得力

我是明豪,過去一年從環境工程博士畢業、結婚、當兵、退伍。很感謝上帝是如此恩待我與君怡,我們平安喜樂地渡過人生的這個階段,雖然她在東京讀書,我困在軍隊裡。我要分享神在這段期間如何堅固我信心,賜下面對負面環境的智慧,好裝備我能往前奔跑卻不困倦,行走卻不疲乏。

我是100-2梯預備軍官,新訓結束就到步兵學校進行二階段訓,我在預官班隊中擔任實習輔導長,這個經歷滿足了我對公民社會的想像,這120個預官同學的班隊上涉及權力及義務分配,我都期待有符合正義的制度,經由參與及審議凝聚共識。受訓結束前,隊上有些單位來選官,我原本都很有機會,我也有期待,可是結果不如預期。到了抽籤時,大部分都是基層單位,我那時只禱告神帶我去到最需要我的地方,不過離家近更好!結果在辦戶籍抽籤時,我沒抽到簽,也就是我的期待又落空;最後我落腳在台中后里的裝甲586旅。到台中後,我原本很期待能繼續爭取輔導長的職位,然而上帝似乎不是這樣安排,我在旅部擔任幕僚,負責代理工兵官業務。工兵官業務是什麼呢?就是像學校的總務,負責水電、消防、修繕工程。其實是個業務很吃重的位置,也極具挑戰性,業務相對是需要專業。在代理工兵官兩個多月,除了原本工兵業務外,我負責工程案的執行、監造與辦理變更設計。最後兩個月我到軍團支援,協助其他單位辦理變更。最後,我繳了一張成績單讓旅上高勤官很滿意,獲頒工作獎金、榮譽假、還得到陸軍獎狀。

事實上,我在當兵初期其實很不開心。因為我在當兵前得到一個在日本很好的研究工作機會,然而因為當兵我不得不放棄這個工作;後來我在當兵時申請出國博士後獎學金也未通過,因審查委員覺得我放著原本工程專業,而去作個奇怪的環境治理研究。那時,茫然的我又困在ㄧ個愚蠢的地方,雖然我還有備案計畫,但是我更想知道上帝的藍圖。不過,從我在軍隊的經歷看起來,或許我真的有在工程與政治學上專業與熱忱。另外,在部隊的環境給我一個很大的收穫就是發揮具有影響力的正向思考能力。在當工兵官的期間,我從早上5:30起床後常常是到晚上12點都沒有時間睡覺,可是其他薪水領比我多3-4倍的軍官都不用這樣。我是工作效率很高的人,但是我的業務量真的是太吃重了,又有時效性。我那時候是這樣界定我的現實處境,這個工作很有挑戰性、讓我不會變笨;而且我的工作都是在幫助官兵生活需求;國家也栽培我這麼多了,這就是我貢獻國家的時刻;也嘗試去理解不同角色的想法,並適時的鼓勵他們。

一個額外的恩惠是我在當兵時君怡只有機會回台灣一次,她待的那一個月,剛好就是我在司令部辦理變更設計的那一個月,不多不少。更不可思議的是在司令部作業的時間,我就像上班族,早上八點到司令部,下午五點下班回家。而且當時剛好原本的工兵官回來,所以我的業務也交接了。這樣巧妙的時點,完全不是自己能掌控的。現在我在台大政治系作博士後研究,並且在其中探索著更多的可能性。若當時沒有錯過日本的工作或博士後獎學金,或這一年在部隊的期待落空與再次等候,我都沒有辦法走的這麼確據,去相信神他有他的計畫,去體驗聖經說:那等候耶和華的必重新得力。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他們奔跑卻不困倦,行走卻不疲乏;在你所行的事上都要認定他,他必指引你的路。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