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14日 星期六

見證-方郁雯姐妹

愛是一條不好走的路,雖然我只有結婚三年,但已經能夠深深體會。兩個人互補的個性,讓我們在婚姻生活中可以截長補短,但往往也是造成衝突的最大元兇。我的先生-民樺是個謹慎細心的人,而我正好相反,是個急躁又神經大條的人,簡言之,他就是慢,我就是快。這樣的特質讓我們在一年前,生活當中出現了一些摩擦。
一年前,我接了學校多重障礙班的導師,我們班有個新生是比較嚴重的自閉症,會有攻擊的行為(像打人、抓人頭髮),為了避免發生問題,每天早上我必須比他更早到學校,而這個學生通常是七點半會到校。
每天都是我老公開車載我上下班,如果要七點二十分左右到校,那三十分鐘的車程,我們最晚六點四十五分就要出門。但是,這個時間表執行了一陣子,我開始發現,要準時出門對我老公來說非常困難,因為他的動作實在是太慢了。我從溫柔的言語提醒,慢慢的變得不耐煩,甚至最後開始威脅恫嚇他。這樣的日子過了幾個月,每天早上,我們家的氣氛都很緊張,我常板著臉孔,監督他要動作快一點,他也戰戰兢兢地怕自己太慢又惹我生氣。
漸漸地我發現,每天早上,我和他好像不是同一個團隊的隊友(我比較像他老闆)。當我的眼光充滿批評、挑剔的時候,我更看不到他為我所做的付出,我開始很討厭早上的自己。於是,我開始為這件事情迫切向上帝禱告,求主幫助我改變這樣的僵局。上帝讓我在禱告中反省自己,並且不斷想起我在夫妻小組中的學習。
我開始反省:
1.我的焦慮是來自於沒辦法準時出門嗎?其實不是,我的焦慮是來自於內心對於工作還有學生的恐懼和壓力,而這是我自己和上帝間要處理的。
2.我發現我並沒有無條件接納我老公的特質,特質本來就是一體兩面,我不能只接納他在處理事情的謹慎,卻不接納他出門時候動作慢。
3.想要早出門是我的心理需求,不是他的,但是我卻要求他來滿足我的期待,為我負責。
當然最後,我又讀了一些教導的經文,像是言語要柔和,使怒消退等,維持了一陣子的禱告和反省,我發現早上出門時的氣氛確實好很多。但我想要準時出門的問題還是沒有解決。於是我又繼續禱告,真的很奇妙,禱告中,上帝感動我,要當個有智慧的婦人。
某一天早上,我把自己打理完畢坐在沙發上,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我拿了一枝筆和一個筆記本,開始記錄,每天早上六點五分起床後到出門前,我老公到底在做什麼,是什麼原因讓他可以這麼慢。感謝主,我只花了一天早上就恍然大悟。每天早上我只要洗臉刷牙穿衣服,拿著包包,十分鐘內就可以出門了,但他不是,他非常地忙碌,起床後他要…
喝一杯水喝、吃蜆精和B群、從衣櫃子中找出一雙配對的襪子、刷牙、洗臉、上廁所、刮鬍子、穿衣服(如果那天要meeting,他還要燙他的襯衫)、從鞋櫃中拿出鞋子、從玄關上找他的鑰匙、手錶、錢包,最後離開家前他還要從廚房拿出昨天的廚餘(在我們家是我煮飯,他負責整理廚房),最後開除濕機、檢查家裡所有的窗戶和電源才能出門。
以他的龜速,要他在三十分鐘內完成這些事絕對不可能。知道了原因後,那接下來那我該怎麼做呢,禱告中上帝又提醒我,如果你和他是同一個團隊,你該怎麼辦?於是,我把這些事情按照順序全數條列出來,睡前把鬧鐘提早撥了十分鐘,隔天一早,我自己提早十分鐘先起床,把所有可以幫他做的事情一次全部做完,水、蜆精和B群、襪子、鑰匙、手錶、錢包放在桌上,廚餘包好、開除濕機、關窗戶和電源,連鞋子都幫他拿好放在門口,十分鐘後叫他起床,他只要刷牙洗臉穿衣服,做點雜事,就可以出門了。現在我們不但準時出門,到學校後,我們還有一點時間,可以在車上一起讀一段經文,為今天的工作禱告,我發現,這才是減輕我工作壓力和焦慮最好的方法,就是工作前,在上帝面前支取力量。
真是汗顏,雖然是件小事,但我卻拖了幾個月才決定讓上帝在當中掌權。這次的經驗讓我體會到,進入婚姻後,仍要不斷的學習和反省,夫妻小組就是讓你可以不斷學習的好選擇。我們也很容易在生活中怪罪對方,要對方為你的快樂負責,但到頭來其實最大的問題可能是出在自己身上。當然最重要的是,一定在生活中,緊緊抓住上帝。最後,要感謝我的老公,感謝他對我的包容、體貼和付出,在我眼裡,他永遠是最完美、最可愛的老公。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