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7日 星期六

見證--周鳳美姐妹

神沒有離棄我


我的年紀已經跨過55歲,才剛在復活節受洗。人生的步調錯亂,44歲才獲得博士學位。我很羞愧,一生辛勞,賺得的只夠開福特十多年的二手車、買一間9坪小套房。我不僅沒有奉養父母,19年前還拿父母兩百多萬出國留學;至今不但沒有還這筆錢,今年又向老爸爸借82萬,補我兒子留學美國的生活費;我的房屋貸款加抵押借款共450萬,分期付款得還到75歲。法律上我有配偶,實際生活裡是單身。28年養家育兒沒有獲得感謝只有責備。

這樣不幸福的人生,幸好找到主有所依靠。以前,我遇到難過的事情,總是靠我自己;總是想,撐一下就雨過天青,下一個轉彎會是風光明媚。回顧過去,我才知道主總是派遣天使出現在我周圍。

38歲時,我帶著八歲兒子到密西根蘭莘讀教育博士。我先生沒有給予資助,我靠父母給的錢和一點積蓄度過六年。我的英文聽說讀寫都很差,作業總是掙扎萬分才交得出去,留學生活很是挫折。

回顧那時,神安排了兩個天使幫助我。同在博士班的佩芬知道我低落的心情、婚姻中的處境、與婆家乩童世家的宗教背景,她常用上帝的話語安慰我。另一個天使是一個七八十歲的女士。她在雪地行走敲我的門,問我是否想要讀聖經。我十分感動,就請她每週陪讀。那是我第一次逐字閱讀聖經。更神奇的是神藉由她來幫助我。她幫我謄清楚指導教授揮灑的草書,我才得以完成論文的修改。

我畢業後在國北教大任教。同事鍾老師和校園傳道學會的溫文、秀雲,有一段時間陪我讀經與禱告。四年前,有一天我在街上巧遇15年不見的附中同事紫雲。紫雲邀我到和平教會參加聚會。我的妹妹鳳玉、妹夫肇新、和好友玲真都是「老和平」,又加上紫雲,所以我對和平教會的感覺是不一樣的。就這樣斷斷續續地和曾牧師、景仁、曉梅、燦然兄、紫雲一起禱告。

2009年我婆家的「神」起乩說要蓋廟,我先生一口答應去借錢買地蓋廟。他說蓋廟是他的使命,後續還要成立基金會。他是長子,孝親費全部由他負擔。近幾年,又負擔中風妹妹與她孩子的支出與房貸。而他對我和孩子,二十八年裡,總共養家十四、五年,月給兩三萬,還嫌給我太多。

2010年我兒子因自發性氣胸開刀。出院後,辭掉富邦外匯部工作在家休養。我先生叫他搬走,因為要賣房子去投資。我問他:兒子要住哪裡?他說:「他得自己想辦法。」那時我準備帶女兒出國研究一年,經濟十分拮据,只好賣掉結婚時父母送的金飾,還辦郵局高利貸款,度過難關。

他在某私大當院長,年收入近300萬。我心中向主訴苦:「主啊,祢是慈悲的,是公義的。你看到這不公平的事嗎?求祢憐憫我讓我依靠。」

2010年9月在我公公的喪禮上,看到小叔起乩代替「神」說:「某某人的魂已經在我這裡了,他不會在陰間四處遊蕩。」當時,我毛骨悚然,心想:「陳家的人死後都被他家的『神』帶走嗎?我死後難道也是這樣?」

事後,我回密西根州大當訪問學人。在那裡,我參加路德會「國際學生友誼之家」(Friendship House MSU,

http://friendshiphousemsu.org/)聖經研讀班。和老師Jill道別時,她說:「我們也許不再相逢,只希望以後能在天堂相見。」我心想:是的,只有信主,才不會被陳家的「神」帶走。

今年暑假在聖路易華盛頓大學就讀MBA的兒子找到實習機構,這有助於將來獲得工作的機會。我向神禱告,盼望他明年順利畢業,分擔我貸款的重擔。我知道:「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必如何」。謝謝眾多兄姐帶領我認識主,讓我學習主的話語,主牽我的手勇敢前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