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5日 星期日

見證--許素菲執事

不是我愛禱告

一、我本不愛禱告躲禱告會
從小我因自卑而練就一身傲骨,個性非常拗,凡事不求人。我不愛和人說話也不愛和上帝說話,參加和平青契後,仍然未改變,由於擔任文書,被要求參加禱告會,就因被要求開口禱告,我嚇到從此用各種理由躲過各種禱告會。
二、始熱衷禱告會多結果子
後來擔任老師參加大專基督徒老師退修會,回應韓偉院長的呼召--在學校做校園宣教師。而和基督徒學生的第一個接觸點就是學生的禱告會,神竟然在一個例行的代禱中,立刻醫治開學以來嚴重的頭痛。
那是與禱告會結緣的開始,後來因為校牧授命開始建立一個小組,由於我尚未受神學教育,加上在過去那種「獨行俠」的作風,使我不知所措,我就買了十幾個小地毯,帶學生每週中午兩次跪著禁食禱告,神也祝福小組由四個基督徒發展到平均聚會五十多人,幾乎都不是基督徒,其中多人成為傳道人。
由於擔任學生輔導越扶越倒,挫折使我到華神延伸部進修了許多課程,我的禱告仍停留在為事工和個人禱告。
三、因婚姻的試鍊進深禱告
婚禮上婆婆再度中風,我雖心甘情願挑起所有的家事,但婆婆守了半輩子活寡,許多苦毒的言語冷不防的就如利劍,刺向這個搶走唯一兒子的女人,我不回嘴扮演一個無辜小媳婦。
婚後半年老公辭去公職改去當商人,我家中的費用,及公司的急用,已不是我有限的薪俸所能支付,常常懸著一顆忐忑的心去張羅三點半(那時還有票據法)過著寅吃卯糧的日子。
種種的痛苦驅使我帶著兩歲多的兒子,去參加禱告山在台北週五的敬拜讚美禱告會,每次敬拜讚美,強而有力有關禱告的信息,連續一小時以上為全世界各地的禱告,有為蘇聯東德的鐵幕被打開,宣教士能進入地極,深入到剛被打開的中國農村宣教,也為全台灣甚至台北市各區的屬靈爭戰,聚會兩小時半,牧師為會眾心中默禱的事禱告,經歷深度的醫治與恩典,也拓展我為國度禱告的視野。
四、地極的禱告會神的同在
90年代,後共產脫序的社會中我留學俄羅斯,各種苦難交相聚集,對神倚靠的心就愈堅定。
在地極要傳福音,要禱告的事可多了,例如:華人因為無別的娛樂,就來教會看熱鬧,但常常也就是一輩子唯一的一次聽福音的機會,「坑、矇、拐、騙」的人都進來莫斯科華人教會,我的一件義大利的皮毛長大衣就是在教會被偷;因此屬靈的爭戰是前所未見的,社會治安更是惡劣到極點。
曾在一次禮拜中荷槍警察團團包圍禮拜堂,牧師不得以中斷信息,請全體反覆著唱詩歌,來撫慰不安的人心。我們每天都要為平安求主,許多華人在路上甚至家中被襲擊甚至死亡,我家也被襲擊到外門的玻璃被打碎,電鈴被扯掉,但我仍然堅信神家中有保守。每週參與教會禱告會或小組聚會,甚至半宵禱告會,都是把年幼的兒女留在家,經歷到神的保守。為禱告付出代價,神也提升我禱告的境界,竟能看到神的聖潔、榮耀,也常常在異象中禱告,與神面對面,嘗到神全然的同在的滋味。
五、不是我愛禱告是神催逼
孟子曰:「予豈好辯哉?予不得已也。」我本來不喜歡禱告,卻被催逼去禱告而蒙恩。
假如至今你不需和別人一起禱告,仍活得好好,一定要感謝主,因你很蒙恩。但若你想活得更榮美,你一定要與眾人一起禱告,因為多得的應付出給需要的,更要負擔國度的需要。
假如你心靈正陷入某種痛苦,無論是經濟、感情、工作、親人、人際關係、健康,你一定要找到支持你的團體,千萬不要獨自忍受;和平教會的禱告會,或各個肢體中的兄姐也都等著關懷你。我們會陪伴你走過流淚谷,神也會提昇你,使你成為別人的祝福。
六、神在尋找一人堵住破口
以西結書22:30我在他們中間尋找一人重修牆垣、在我面前為這國站在破口防堵、使我不滅絕這國,卻找不著一個。
神對禱告侍奉更深的心意乃是要呼召,為國度堵住破口,希望你參與,建堂因為有你們的代禱,突破重重困難,建堂後可預期到擴展的國度,更需要你的參與代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