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16日 星期一

見證--沈佳縈姐妹


腳前的燈,路上的光
各位兄姐平安,我是佳縈。上帝在前陣子給予諸多恩典,例如碩士班口試順利,由不錯的學校畢業後馬上找到工作、跟同學旅行抽到i pad等等。但我也在想,別人聽到這些內容的反應,會羨慕的是這個事件,還是渴望神? 事件的結果在我們眼光中是「好的」才叫做見證嗎?我這陣子有很大的感觸,可以親自經歷上帝每時每刻真實的同在,就是見證。約一年半前我曾站在這裡見證上帝如何帶領我從台南、新竹至台北念書,現在是續集上演。
或許對很多人來說,可以在這裡聚會,是習慣又平常的事,但我可以留在和平就是上帝的見證。我內心非常渴望,畢業後可以回到台南工作,但因我家族台南擁有一家工廠,家中長輩早已表態,要我學位拿到立刻回廠幫忙。然而,我卻希望可以在別的公司先操練,所以必須畢業後馬上確保拿到夠好的工作,而且為了避免家族壓力,必須捨棄台南。我就在房租即將到期的兩周內南北奔波,一方面到處面試、一方面必須跟長輩,和已經在工廠幫忙的堂兄弟姐妹溝通。期間身心俱疲,尤其面對長輩指責不懂飲水思源,情感上十分煎熬。但在禱告內心卻有一股奇妙的平安,上帝掌權,祂也會親自指引。
路就奇妙地打開了,公司的小主管是交大的學長,熱情又主動打電話邀請面試,隔天就通知錄取,而我也清楚地明白,這條路是上帝開的,讓小主管「剛好」是我同系的學長,又「剛好」部門缺人,「剛好」在104看到我的資訊,而「剛好」我必須在兩週內確定結果,而上帝也讓我也順利在當週找到淡水的租屋處,月底搬到淡水上班。
感謝主,讓我從此就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不,接下來是辛苦的開始。工作第一個月,兩個同事相繼離職,所以我工作第二個月就成為部門最資深的管理師,又只招到一個新人,於是,三個人的工作分配給兩個人。週間幾乎天天加班到十點才離開辦公室,而且我的底薪是研究所同學當中最低的。而我當時答應敬拜團夥伴,只要我畢業後留在台北,我就義不容辭擔任敬拜團核心同工,淡水當然也算台北。
所以,週間天天加班,週末兩天在敬拜團練習和教會服事。期間也有留在淡水聚會的想法閃過,但上帝也很奇妙,即使體力上好幾度吃不消,但內心卻因為知道這是神親自開的路,祂必有藍圖,一如祂過去的帶領。到了10月開同工會,才知道原來佩芳已經擔任團長兩年,在尋求2012年新團長接棒。上帝是否很奇妙呢?每一個環節都有關聯,每一個十字路口都有祂的指引,即使,走上的並不是自己或其他人可以理解的那條路..回台南自己當老闆不是很舒服嗎?研究所畢業還做一份工作環境惡劣,薪水又不怎樣的工作,甘心嗎?就近在淡水聚會不是很方便嗎?週末不能休息不是很累嗎?團裡這麼多人,非得妳來當團長嗎?
這種讓人難以羨慕的故事可以做為見證嗎?若在為難的環境中能多經歷、依靠上帝,對我來說,就是見證了!我若只定睛在自己身上,就只能像癱瘓的病人,什麼也無法做;但若與同奔天路的夥伴懷抱對耶穌的信心,當他們齊力打開屋頂並墜下軟弱的我,上帝就用最軟弱的人成為最真實的見證。因著人的有限,與同工的配搭,上帝無以倫比的愛才被彰顯出來,這就是最大的見證與恩典!
願榮耀歸於神!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