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11日 星期三

見證-吳嘉樺姐妹

大家平安,我是嘉樺。曾分享了神在我留學回國後的帶領,今天則分享去年民國100年神在我身上所做的事情。

     與神親近,時刻講話,祂在我心裡是我的主,而於每日靈修中,祂會提醒我、引領我。去年元旦我在放空當中,才明瞭自己的生活有多麼放射狀地忙碌,我在神面前禱告自省,當再往前走的時候,我是否該有所調整,因著生命總有下個階段。之後一個多月的安靜尋求,我在禱告中決定了離家租房獨自住宿,再次操練如同留學時的獨立生活,並在當中更專心安靜在神面前。
        就在獨自住宿的日子中,我逐漸發現,我真的更加從生活點滴體會到神話語的真實與奇妙,有天晚上我靈修時,我好似燈泡亮了般,我跟神說,是的,我真的喜歡讀祢的話,我願意再念點書,是關於祢的。至此,我確定神又讓我看見前面的下一步,因為當我七年前在美國撰寫碩士口試報告時,我曾在電腦前大聲對自己說,我再也不要唸書考試了,我拿完這學位就是最後一個了。這晚跟神的對話,讓我看見二十幾歲的我尚未成熟,不少老我的部分仍很明顯,包括懶惰、愛選擇輕鬆度日。我要求完美的個性,總是拼命三郎,但在責任以外,其實我就會逃避自己的拼命與嚴格,而躲在溫暖被窩寧願慵懶裝傻。神到底是如何奇妙地點滴改變我?祂透過一塊塊拼圖,整理、雕塑我,當我被琢磨到一個程度時,且我裡面更加坦白向祂時,時候到了,我能容易地接納祂要給我的禮物,盡心盡力已不是拼命,也不是要求完美,而是單單與祂連結,在祂裡面與祂同工,所以是很享受的,心裡面是平安與放鬆的。
        我寫了封email給蔡牧師,之後跟牧師、師母約談,但我仍想偷懶,直接讀博士學位,然而看資料也才會要接受現實,就是神學的學位基本款仍是道碩,而牧師也開口就是建議我考道碩。我想,不是啊,我是要念書,不是要牧會。然而,透過跟牧師與師母的對談,我才開始看明白過去七年的拼圖:上帝給我某些才能,但不是只在音樂,祂同時也給我一個關懷整體的心,因而我在服侍的每間教會或機構,總是不只看自己的份內,而是留意觀察整體的運作。也難怪,在美國、或回台後,人們建議或期待我再拿個音樂博士,我都無動於衷,原來,因為我心中的負擔,是整體的。再難怪,這七年中,我在教會或機構內,卻也在教會或機構外,以至於,操練從上帝的眼光去看時,看到的能夠是趨向真實狀態,像撥雲見日般,逐漸看明白這個社會,逐漸體會明瞭人的心。因此,念道碩不論是否要牧會,我明白了這是上帝給我的下一塊拼圖,祂繼續透過拼圖,塑造我,帶我更能安然與祂同行。
        跟牧師與師母談完,我又跟多位屬靈同伴或長輩聊。神的光,所照的範圍愈來愈大,因此所能見到的路也愈寬且長。要遞出報考資料時,老我的懶惰還是會掙扎,繼續原本的輕鬆度日有何不好?可是神當然有辦法,透過長輩的話,透過生活點滴裡祂的同行,我最終俯伏,在感動的掉淚當中對神說,是啊,我還有什麼好逃避的?跟神往前走吧。直到考試當天,還沒考完所有科目,我交卷離開教室的空檔時,我撥打了電話給母親,說著這樣考下去,真的沒有回頭路了!好可怕啊,因為,「在台上,是很危險的…」。母親懂我說什麼,她繼續以禱告支持與守望。後來,將台北一切打點交接後,開始了往返新竹的生活,我也更加體會到神為何這樣安排。我在新竹能夠專心沉浸在祂話語中,在台北則能專心在神的家,透過每日生活,我也明白到神繼續的預備以及使用是什麼。當我看見的拼圖愈來愈多塊以後,我反而看到更多的空白,原來神是這樣無限,這樣大,我因著真正明白了,就不會有以前的疑惑所帶來的害怕,而是因為放心,知道祂的穩妥,所以嘴角上揚,感受到與祂同行的幸福,且曉得將會享受更多源源不斷的恩典與快樂。
        在地上的時刻,還有沒出現的拼圖,感謝神,是祂自己讓我知道拼圖的美好,甚且,就連空白也是美好的。願神讓我們都享受著生命的拼圖。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