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12日 星期六

見證-莊智皓弟兄

        今天我想見證的是我和一位吉他學生Leland互動的過程。Leland是我在美國教會一對夫婦的孩子,是自閉症者。在認識他之前,我對自閉症一無所知。

06年回到台灣後,他媽媽找我教他彈吉他。雖然有點擔心如何和他溝通,以及他的學習狀況,但最後我還是答應了。
每周2次的上課就這樣定下來。我教他的方式不同於一般學生,省掉很多細節和機械式練習。但真正原因並不怎麼光彩,因我對教他並沒有抱很大期望和信心,只是設定讓他能彈簡單歌曲而已,也沒預期會教很久。
有一次他媽媽幫他爭取在一個婚禮上表演,我在台下很緊張,心想:他會不會把場面弄得很尷尬?若唱不好別人會怎麼想?要不要上台陪他?沒想到在緊張之餘,我的眼睛卻發現一雙全場最溫柔的眼神—他媽媽。那雙凝視的眼神,帶著安定、相信和鼓勵,至今仍令我印象深刻。
3年多來,他進步很快,讓我很驚訝。這也讓我想教他一些較難、想變更「厲害」應該練的東西。但我開始發現他並不是那麼能夠跟上,有些東西會練的很掙扎;有時也會分心;而我開始覺得教他很累,不自覺中會有點兇,常專注在他的失誤上,吹毛求疵,甚至出現自己都無法理解的行為,例如我曾要他反覆換同一組和絃,只要手按錯,我就拿尺敲他手,這反而使他更緊張…,也從那時開始,透過他媽媽轉述,我才知道他會大叫,那是一種很恐怖、聲嘶力竭的「啊!啊!啊!啊!…」的喊叫。雖然他媽媽安慰我,說Leland以前就常這樣,只是長大後比較少。但我相信,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和我或有關係。接下來的1年,我都在掙扎中。我知道不能讓他緊張、開心就好,但心裡卻又有另一個聲音:不行!學音樂就是要求完美、不斷進步,不能容許瑕疵!
我不斷反省、調整,但有時仍無法控制自己,我們之間的關係時好時緊張,他的情緒也常常波動。但他媽媽還是常安慰我,並介紹我看一些關於自閉症的電影,透過電影,我也開始學習在現實中去同理這孩子。
我漸漸感覺自閉症是一種不一樣的人格特質,就像每個人有不同的個性。他們其實也會思考、也有情緒、也會喜歡、不喜歡,能感受你的情緒、你的真誠、善意,或疏離、偽裝。只是某種原因使他和世界彷彿有一堵牆,讓他無法用話語、肢體、眼神完全溝通、表達自己。
從前我只是將他視為眾多學生中的一個,甚至是一個「幫助」對象,直到一路走來神幫助我重新看見,在人生路上,他也是我的伙伴,而不是個路人,我對他所付出的一切,他其實都看在眼裡、記在心裡;他是一位很nice的朋友。記得剛來上課時,每次我剛坐下,他就會自動來翻我袋子,拿出節拍器、調音器,剛開始我還無法意會,覺得他怎麼這麼失禮、亂翻別人東西?後來我才知道他是想幫我拿出來準備好。
還有一次上完課,他不知從哪裡拿出了一個小車牌,嘴巴哼著歌,但眼睛不看著我,一股腦遞給我,我還在納悶時,他媽媽剛好出來,告訴我那是Leland在美國買回來要送我的,我一看上面竟然還有我的名字呢!那一次我真的很感動。他或許不善表達自己,但這麼一個簡單動作就足以表示一切了。感謝主!祂讓我能與Leland一起同行。聖經中說:「神卻揀選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揀選了世上軟弱的,叫那強壯的羞愧。」神提醒我用更包容、開放的眼光,去接受和自己不一樣的人。現在我還是固定和leland上課,我不只學習為我們上課禱告,也為他禱告。現在他也是我的老師,他教導我怎麼去接觸我的其他學生、和跟我不同的人。
將感謝榮耀歸給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