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6日 星期六

見證-謝宇琪姐妹

       各位弟兄姐妹平安,我是社青的謝宇琪,距離我上次見證又過了好一段時間,我記得第一次見證是說到我如何接受信仰並受洗的過程,當時是因為十一奉獻感受到主的應許與神奇。第二次見證是提到我在教甄考試中,上帝神奇地為我安排出路,是在一個我在意想不到,卻非常適合我的麥寮。今天的見證我要分享調回台北之後的生活。
       調回台北之後的我很不開心,什麼都覺得麥寮好,在麥寮因為很少紅綠燈,所以騎車可以不用等紅綠燈,還有夏天時,麥寮不會像台北都市熱島那麼熱……家人也明顯感受到我的不開心,我總覺得是被家人強迫回來的,言談中充滿怨懟,尤其是台北的工作十分忙碌,不像我在雲林可以當單純的擔任一個職務,一回台北除了負責原本的工作外,還要兼任其他的工作,有一次我負責照顧的對象大打出手,我幾乎完全無法分開他們。去年我的職務又有調動,我雖每天為工作、為照顧的對象禱告,但還是接二連三發生許多事情,有緊急送醫,有上下公車,被後方機車撞到,有從花台摔下,或是被水燙傷……。
       在半年這樣的生活後(我晚上還要唸台科大研究所,和修課),去年底我身體出現了警訊,12月去捐血時第一次發現無法捐血被打回票,我以前是可以一次捐500cc的人,但當時我還是不以為意,以為只是前一晚睡得比較少的關係。結果1/20那天我突然胃很痛,痛整天,又解黑便,我才去看醫生,照了胃鏡發現已經有十多處潰瘍加胃出血,醫生和護士都說我怎麼那麼能忍,接下來服用胃潰瘍的藥之後,又出現了心跳一分鐘120下的狀況,我每天都好喘,半夜睡覺也會被心臟跳醒,甚至有兩次晚上我的雙腳腫得像異形一樣,約莫是腳底板的兩倍大,一開始我有點擔憂,不知是什麼怪病,去北醫和台大醫院看,胃的醫生說不可能是藥物過敏,懷疑是甲狀腺亢進,且抽血驗尿也排除是肝或腎引起下肢嚴重水腫的問題,但甲狀腺醫師覺得我腫得太嚴重,不太像甲狀腺的問題,懷疑我血管栓塞,就這樣我從一月底排各種檢查至今,做了很多像心電圖、下肢超音波的檢查,還是有點不明究理,但是感謝神,主管知道我不舒服,在很多繁重的工作上為我分擔,(我其實私心希望可以調整職務),而且得到很多弟兄姐妹的關懷代禱,甚至發現我其中一位家長也是基督徒,為我送上營養品。他說身體也是神的殿,是上帝用重價贖回的,我要保養顧惜,重視警訊才是。
       這次事件也讓我檢討自己,我在埋怨調回台北時,是不是也忘了上帝是掌權的主,一切的事都在祂掌握之下,我卻因為不如己意就生氣,殊不知這不也是抱怨神嗎?還有我現在兼任行政,在薪水上有加給,我總覺得自己很辛苦,剛好可以藉機把多賺的錢拿給家人或是付房貸,卻在十一奉獻上和神斤斤計較,覺得我捐去世界展望會的錢也該包含在十一奉獻上,所以和平的十一奉獻就可以少交一點,我有時在想我的生病或許是上帝提醒我要休息,也或許是自己的罪造成的。總之,我現在要挑戰自己奉獻的心態,重拾當年初信時十一奉獻的信心,也要保養顧惜身體的殿,才能繼續做主工,謝謝大家。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