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2日 星期六

莊璧華姐妹見證

        弟兄姊妹平安,很戰兢也很感恩地能在這裡分享自己的受洗見證。還沒受洗前的我,在概念裡,相信每個宗教都是良善的,教導人做好事,我大一的時候,一個同高中隔壁班的同學主動的邀請我去學校真善美社的迎新茶會,是開學的時候,我懷抱著有點不安又有點好奇的心,就去了(其實現在會覺得自己很勇敢)。會後有一個學姐問我要不要再約時間查經,我不太會拒絕別人,雖然有一點猶豫,但還是跟他約了,後來因為每個禮拜一小時的查經見面,就像聊天分享或是她讓我問問題,我覺得很好,每次都想問一些基督徒跟其他非基督徒的關係等等,而我也一邊看待跟我不一樣信仰的人是怎麼過生活,所以大學時期就這樣慢慢的穩定參加社團的活動。
        在這過程當中,其實我覺得我自己收穫也很多,我自己除了一邊認識基督信仰,一邊也在檢視自己的生活,就像神話語說的,「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我記得在大三的時候有一天晚上在靈修時就好像突然懂了,我可以將我的生活經歷連起來,不帶著自己的情緒,單單的倚靠上帝,就好像萬事都互相效力。另外,在團契裡,我自己也獲得了弟兄姐妹的陪伴鼓勵與對生命追求的態度,聽一群新認識的人講他們的生活經歷,像是跟我傳福音的學姐講話的時候很有自信的樣子,講到他喜歡的文字,她非常的眉飛色舞,講到上帝怎麼給她力量幫助他在生活上的需要等,學姐總是很真誠的在跟我分享。學姐第二次用四律問我要不要接受耶穌做生命的主時,我就這樣先做了一個決志禱告。然後慢慢參加學校的禱告會,聚會,也跟著大家去傳福音。
        發現自己罪的時候也是在這個時候,譬如我覺得自己有時候也會自私,也會貪心,也會羨慕別人,也會有時候愛世界,不過實在是因為對於自己向神祈求的事一直沒有被應允,那時候希望父母可以陪我一起受洗,加上心中躊躇不疑:我很像在沒有安全感之下加入了一個宗教,別人會怎麼看我?我是家裡的第一代基督徒耶,我遇過我室友對我說:那是教友嗎?我要怎麼回答,我要依據場合講話,還是平常我講話的方式講呢?我信錯了怎麼辦?在人際關係上,如果要鼓勵安慰受苦的人或是難過的人,用神的話適合嗎?他反駁,我又要怎麼接呢?雖然我總覺得自己會受洗,不過就是一直拖,這件事。
        有時候會因為跟小組的人見面而被提醒,總而言之就是在心中一個難以下的決定,因為受洗對我的意義是放下自己的判斷與意志,不考慮後果單單照神的命令而行。被神帶領的人生有甘有苦,即使是患難,最後也會變成祝福,這對當時的我來說,是覺得不夠好的。不過這種不知足的態度,後來的事實證明對我而言並沒有甚麼幫助,我想讓我自己的人生放鬆一點,我放淡自己在課業上的追求,不過有時候發現自己連基本的責任都在逃避。我嘗試
做了些心中的願望,可是更發現自己的不足。生活中充滿著對工作的”慢慢來”的態度和對自己不足感到的無助,縱使身在充滿著熱鬧人事物的環境裡,不過卻覺得自己過的很無聊。
        感謝神,在和平慕道的這段時間,講道很精彩,覺得牧師們有忠心的傳講神的話,牧師們結合生活,知識與聖經本身要帶的信息,每次去都覺得一定有收穫,看著我自己對未來非常徬徨,我就跟上帝約定在去年的暑假受洗,覺得不能再拖了,希望洗禮的儀式幫助加強我心中的力量,就是一個脫去舊人,穿上新人的記號。感謝神,換一個眼光看世界,要一直操練,感謝知足與讚美也是。。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