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2日 星期六

張競文姐妹見證

        我的創痛少年如今神使它成為我的恩典中年。高中時我家在是風光明媚旅遊勝地...苗栗明德水庫,當時崔台菁主持的翠啼春曉節目在那裏拍攝,而年假時有來自各地的觀光旅客。在我高一寒假的年初二,我同班的兩位男同學到我家找我;我陪同學逛逛同時,也介紹我父親參與這個水庫建造的工程;他在烈日或大雨下辛勤工作,完成國家建設也養活我們全家。不料一位我小學的女同學驚慌地跑來找我說:「我去你家找你,你弟弟說你和不認識的男生出去,你爸爸現在來找你了...。」當時家教很嚴格不可以和男生出去,我沒時間思考只有快速搜尋父親的身影快步向他跑去,我父親不明究理的當著許多觀光客及同學的面,狠狠摑我耳光,我拉他的手說:「爸爸我們回家..。」他又踹我一腳怒斥的說:「你給我滾回去...還在這裡丟人現眼」。我連哭都不敢,顧不得同學是否會遭遇受到父親的責難,只能快速回家。在這之前我印象中沒被父親打過,事後我有段時間不與父親說話拒絕和他同桌用餐等消極抗議,沒再提起過此事。直到有一天我帶小孩去遠企看噴泉,有一隻美樂蒂品種的小母狗跟我們玩了一兩小時沒人來找,回家時牠跳上車要跟我們走,只好先安置在朋友的店裡、給牠買用品及預防注射,兩週後大樓管理員說:「前兩天你朋友放那隻小母狗出來,牠和後面的幾隻土狗交配了。」我如晴天霹靂。頓時間我深刻體會父親當年的心情。我將小母狗送朋友,那時我女兒才3歲;心想當我的孩子進入青春期我要如何面對?

         現在我的兒女正值青少年,我從神的道理學習到做父母的不要惹兒女的氣,所以將各樣的生命經歷和領受神的話成為我的保護;接受我父母生命中沒有屬神的愛以屬世的教養方式,分享給孩子聽,讓他們體會父母的擔心,要他們學會保護自己的身心靈,就是守神的道才能分別為聖,就是到老也不偏離。如今我可以知道女兒面對異性友人的表白,她很健康的說:「我知道你對我很好,但你不是我的菜,我可以給你好友卡嗎?);或是兒子說:「媽媽妳在我這年齡的時候已經知道長大要做甚麼了嗎?」我用心回想一下,說:「其實我不知道。」他說世界上不到5%很早就知道自己將來要做甚麼,而這些人很多是成功人士。以上種種分享都天父恩典賞賜,給我為母的喜樂,可以引導、陪伴子女成長,擁有豐盛的中年幸福人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