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6日 星期二

微聲盼望

黃念謹執事的見證分享

    今年是我信主的第七年,沒有發生七年之癢,卻經歷一場信心的考驗。考場在我公公的畢業典禮――罹癌七年的他安息了。這是我屬靈生命的第一場,沒有預演、無法實習、也不得延期;是一場由不得我缺席的典禮,卻是一段有主同行的路程。

一個非我掌握的結局
   2/28主日,他虛弱到不能洗澡了,先生恩賜趕回內湖家協助。我的心情就像當日回應詩歌「有人在為你禱告」歌詞中寫的:「有時候你禱告感到力量用盡,你眼淚掉如雨滴,終日不停;主關心,祂能瞭解你痛苦有多少,祂要別人為你提名禱告。」是的,主瞭解我將面對的,所以透過詩歌顯明祂的安慰和同在。隔天,公公住院了,醫生說:他僅剩兩個禮拜到一個月的生命。我流著淚心裡說:主祢才是掌管生命的主,不是醫生…。3/7也就是一個禮拜後的晚上8:43,他息了世上的勞苦。

不斷崩塌瓦解的信心

    公公不斷下降的心跳數似乎像一波波的地震使我的信心逐漸崩塌瓦解…連續劇中悲痛到暈厥的狀況,竟兩次發生在我身上?!
原來我沒預備好,我也從未想過死亡已靠近……因我相信上帝聽了眾人長久的禱告,祂一定會給他進天堂的門票、一個屬靈的印記,在他嚥下最後一口氣前。所以絕對不是這個時候…因為我沒有「看見」他受洗,沒有「聽見」他決志…什麼神蹟都沒發生…這極大的失落、失望和挫敗衝擊著我,我「自責」對上帝託付和公公靈魂的虧欠,我「憤怒」上帝使信靠祂的我羞愧,我「懷疑」上帝的作為和存在,我「逃避」每一句帶救恩應許的經文。

「你在這裡做甚麼?」(列上19:9b)

    我掉進了墳墓中;悲痛聲好大,眼前好黑;狹小的空間只有放大的哭泣聲,黑暗似乎快將我吞滅。但如大衛詩人所說的,「我往哪裡去躲避祢的靈?我往哪裡逃、躲避祢的面?我若升到天上,祢在那裏;我若在陰間下榻。祢也在那裏。我若展開清晨的翅膀,飛到海極居住,就是在那裏,祢的手必引導我;祢的右手也必扶持我。」
一個禮拜後的主日,我和恩賜為了獨自面對上帝,去到了信友堂禮拜。當天證道題目是「微小的聲音」,引用經文是列王記上19:1-14,以利亞在迦密山上大勝巴力450位先知後,卻被皇后耶洗別追殺,逃進山洞的一段。上帝藉著這段經文光照我那幽暗的光景。我按主的心意學習去愛、去服侍我的公公,為他的靈魂得救禱告;像以利亞一樣為主大發熱心,但結果卻非預期,且還要被異教的治喪儀式追趕;於是我的內心就充滿著以利亞所充滿的灰心、失望、不滿、恐懼,且躲了起來。

微小的聲音不微小
    信實的主如何引領以利亞走出山洞,祂也如此地恩待我。祂允許我走進哀傷的曠野,並供應我一切哭泣時的所需,不論食物、體力、時間或陪伴。之後耶和華告訴以利亞說:「你出來站在山上,在我面前。」那時耶和華從那裡經過,在祂面前有烈風大作,崩山碎石,耶和華卻不在風中;風後地震,耶和華卻不在其中;地震後有火,耶和華也不在火中;火後有微小的聲音。
「所以,有神蹟,只是很小聲。妳聽見了嗎?」公公過世的隔天早晨十點,晶晶牧師在電話中說,在她未得知公公過世的消息前的凌晨兩點,她領受到從主來的兩段話語:(詩131:2)「我的心平穩安靜,好像斷過奶的孩子在他母親的懷中;我的心在我裡面真像斷過奶的孩子。」和一首詩歌的歌名「相約在主裡」。這就是那微小的聲音。

耶和華作我永遠的光

    「黑暗也不能遮蔽我使祢不見,黑夜卻如白晝發亮。黑暗和光明,在祢看都是一樣。」(詩139:12)「我的仇敵啊,不要向我誇耀。我雖跌倒,卻要起來;我雖坐在黑暗裡,耶和華卻作我的光。」(彌7:8)感謝主,我雖有挫敗,但上帝未曾失敗;我雖跌倒,祂卻使我對祂的恩典、慈愛、作為有更深的體會和認識;我雖躲進山洞,祂卻賜下信心,以愛和接納牽我的手回到侍奉的禾場,回到屬靈的家。

  
    這場試驗結果一直讓我不堪回首,但如今我能站立在這傳講見證,再次地見證了祂在我身上的作為。謝謝您們在那段時間與哀哭的我們同哀哭,使我們不孤單;當以利亞在何烈山上兩次回覆上帝:只剩下我一個人時,上帝告訴他,我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未曾與巴力親嘴的。您們就是那七千人。
「我的民啊,我必開你們的墳墓,使你們從墳墓中出來,領你們進入以色列地;我的民啊,我必開你們的墳墓,使你們從墳墓中出來,你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結37:12-13)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