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25日 星期五

代禱的力量

見證者:許素菲執事

那年寒假,先生、我和兒子去莫斯科,台北家中只留下婆婆和三歲的女兒,去了一個月,家中都平安,就要回台的那天,家中發生火警,見到書房中燒毀的書桌與沙發,女兒簡直不敢置信,原本活潑開朗的小女生變成結巴嘴了,原來年初她看到我們用打火機在樓下放煙火,就在先生開在對面的公司拿個打火機,到書房玩起打火機,當煙味傳出後,驚動對面公司的同事來滅掉火。因已報案出動消防隊,消防隊長揀起打火機問:「小妹妹,你是不是用這打火機點火的?」她本已很害怕,這一問更受到驚嚇,從此就變成嚴重的口吃。

我在往後的一年之間,天天牽著她的小手禱告,求主耶穌醫治感動,感謝主!一年間語言已恢復了正常的功能。

一年半後我們全家遷到莫斯科居住,女兒去當地幼稚園上課的第一天,我下午去接她時,老師指著座位底下一灘尿,說:「你看!」由於女兒面對陌生的環境,完全不會說俄語,動都不敢動,這下子口吃復發,而且比先前更嚴重,這時天天牽他手禱告,也不能改變她的口吃,原來二度創傷所造成的後果是更嚴重,我以及教會兄姊為她不住的禱告,前後大概又過了近十年才克服語言的障礙。

當她小五回到台灣時,不但看不懂看中文,對台灣又有文化的斷層,但因為女兒的教育是在西方啟蒙的,上課超愛發問,什麼阿里山在哪裡?蔣經國是活的還是死的?對台灣的城市更是南北大搬家,再加上起初大概每科都考不及格,綽號叫「憨人」。國中時,下課時同學最喜歡找她尋開心,問他鄧小平是誰,她不假思索的說歌星,同學就叫她「憨呆」,她雖不介意,但她的自我形象已受到很大的虧損。

這就好像我的teenager時,也是在失敗、挫折、和自我放棄中走過來的。我曾迷失在屬靈的曠野中過青春黯淡的歲月,女兒卻很幸運的在和平少主、少契陪伴中成長。

這樣的呵護超越時空,就在她十五歲又獨自前往美國,再度邁向一個陌生的文化時,神卻擴展了她的視野,加深了族群的包容力,也提升了多元的學習能力,更令人驚奇的是她的語言的表達能力,除了會中、英、俄語,還開始學西班牙和日語。她的語言能力,不但被神重建了,語言竟成為她的最強項,她不只在課堂上有良好的表現,也會用言語勸慰輔導別人,也從十八歲開始多次擔任僑界的活動的主持人,甚至於在申請獎學金時,與工作時,她只要能有面試機會,往往就可以勝出。擔任一些家教,每個學生和家長或老師都很喜歡她,成績很差的學生經她教幾週就變資優生。

她常問我為什麼她這麼幸運?我告訴她妳知道有多少人在為妳代禱,有教會禱告會的兄姐,也有我學校查經禱告小組的姐妹為妳禱告,上帝的膀臂大大的扶持妳。

每個人都有很多無法掌握的事,但我們透過常常一起讀神的話語,彼此代禱的分擔,我們所掛慮的,我們天上的阿爸父神,豈不更牽掛,不論參團契小組,禱告會,千萬不要讓自己成為屬靈的孤兒。

你們只要求他的國,這些東西就必加給你們了。-路加福音12:31

我又告訴你們,若是你們中間有兩個人在地上同心合意的求甚麼事,我在天上的父必為他們成全。因為無論在那裡,有兩三個人奉我的名聚會,那裡就有我在他們中間。
-馬太福音18:19、20

主要我們為國度禱告,也要藉著彼此的代禱,卸下我們的重擔,也在一定的時候回應了我們的需求。祂遮蓋了我們的羞辱,醫治了我們的創傷,反敗為勝,因為要叫我們靠神誇勝,知道祂是恩典滿滿的神。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