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12日 星期六

沈慧安姐妹的見證分享

弟兄姊妹大家平安,我是慧安,現在就讀台大醫學系四年級。我從小在基督教的家庭長大,到曾祖父母一輩都是基督徒,而我又是在一個美滿健全的家庭,上帝的保守讓我從小沒有經歷什麼大劫難,所以今天我要與大家分享的見證就是有關於我到目前大學生活四年來的點滴、以及我如何在眾多小事上經歷神的愛、恩典、與無微不至的保護。

還記得我上回在教會作見證是在我剛要上大學的2006年暑假,那時候是在韓國的金東煥牧師來台灣分享的「但以理讀書法」特會上,我做了簡短幾分鐘的見證分享,講述 神在我大學聯考前的那段日子,如何成為我日常讀書與作息的幫助與力量。那之後我也期許自己能成為台灣的但以理,所以大一上學期,我過著相當規律的生活,每天十二點就寢、七點起床讀經,而且必讀箴言,因為我希望我能從 神得更多的智慧。

但是一學期之後我就破功了,每天的作息與讀經不再那麼規律,而且慢慢對學校的課業覺得厭煩;尤其是大二下由台大總區完全進入醫學院生活之後,我更是覺得寄生蟲、生化要背記的東西一堆,讓我對醫學系的觀感整個毀滅。因為我高中最喜歡的科目是數學和物理,最不喜歡念的就是生物和化學,所以我成天盤算著要轉系,只覺得要記那麼多東西真是讓我又煩又痛苦又沒興趣。到了大三上情況加劇,因為恐怖的大體解剖學來了,大家一聽到解剖學應該就知道這是讓醫學生之所以成為醫學生的一門課,但我對這門博大精深的學問卻仍提不起勁來,偏偏解剖學的課又很重,是大魔王,所以就算不喜歡還是要硬著頭皮念,把該背的全部背下來。好不容易大三上結束了,我開始思考我的現在和未來難道就只能這樣,每天不開心地去上課、對自己該做的事毫無熱忱;我開始想,上帝的應許在哪裡,上帝將我放在醫學系又是要幹麻,而我期許自己成為台灣的但以理到頭來會不會是一場空。

我深知我必須要尋求一些突破,因為我面對的是可能關乎我一生的行業;而另一方面,我知道我這樣的求學態度還有三不五時抱怨的習慣並無法榮耀 神。我必須重新恢復我對上帝足夠的信心,相信祂必有美好的旨意要成就在我身上。所以大三下學期一開始,我重新檢視並調整我的生活與心態,每天早上該起床上課時,我便呼喊「哈利路亞」,即便當時眼睛還沒張開,我卻瞬間得到一股力量,碰一聲就從床上彈起來,從小以來起床上課的障礙竟然克服了。接著要出門上課之前,我會聽一首我喜愛的詩歌,然後跪在向著東邊的窗子禱告,讓陽光灑落我全身,我禱告上帝讓我等一下能剛強壯膽進教室,不論學習什麼、都讓我有充足的熱情與足夠的智慧,來享受每一堂課。

感謝主耶穌,奇妙的事真的發生了,我開始每天過得很喜樂,而且學校神經生物學的課慢慢開啟了我對神經生理的興趣,除了變得喜歡上課之外,我也開始自己查找這方面的書籍與期刊論文。同時我也每週回到台大總區上一門林鴻信老師的課─「基督教思想與名著選讀」,雖然是針對一般學生而非基督徒的通識課程,但是課堂選讀的書籍如奧古斯丁的《懺悔錄》、馬丁路德的《基督徒的自由》,以及對一些基督教的歷史與人物、還有他們的思想變革的認識,都讓我重新對自己的信仰有更多深入的反思與又新又活的體驗;這是我在選修這門課前完全沒有預料到的。很感謝主耶穌在大三下為我預備如此豐盛的恩典,不但化解了我對醫學課程的厭倦,更帶進喜樂與盼望在我的生活中。而更進一步,我對神經生理的興趣也一直延燒到現在,這學期(也就是大四下)我成立了計算神經科學讀書會,有一小小群班上的同學們每週一次聚集,是我最快樂的時光。

回首這段日子,我真覺得我像一個心靈叛逆的浪子,很想要自己闖出一片什麼,但到頭來還卻還是發現,我還是要回到上帝的懷抱裡,才能得到真正的滿足與安息。其實這一路上, 神也安排了許多大小天使一路看顧我,這就像一片恩典的網,讓我想逃也逃不走 神的保守與看顧。我現在就要舉一個例子來說明這片恩典的網是多麼強大、包山包海一直包到芝麻綠豆,就是每天我到醫學院上課快要遲到時,我常常會在林森南路上逆向騎腳踏車,但是我又很怕被車撞,所以我就會在心中呼喊著禱告:「主啊,求禰為我開路!」奇妙的是,每次我腳踏車時就算對面車道再多車,我這邊的車道竟然全部靜空耶,讓我逆向還可以飆車!我不是要鼓勵大家騎腳踏車逆向,只是要說明 神真的連小事都看顧地無微不至。

最後與大家分享詩篇16:11,「禰必將生命的道路指示我;在禰面前有滿足的喜樂,在禰右手有永遠的福樂」。祝福大家不論在何處,都能憑著信心來領受萬事互相效力的恩典,並在最困難的時候也感謝讚美,上帝就必為我們開路。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