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8日 星期六

見證分享─葉恩旬姐妹

各位弟兄姊妹平安,我是恩旬。

上一次在和平見證分享已經是快兩年前的事了,那是我要出國去荷蘭交換學生之前。而在去年的今天,是我結束在荷蘭八個月交換的最後一天,也是我前往巴黎兩個月去學法文的前一天。真是時光飛逝,我回國也快一年了,在歐洲生活的種種仍歷歷在目,彷彿昨日。我無法簡單地總結在歐洲這十個月裡,在文化體驗與生活旅遊的經驗,其中大大小小的趣聞軼事,可能要分好幾回才能一一分享完。若要問我在歐洲最大的收穫為何,應該就是神讓我在異地他鄉體驗祂豐富的恩典和奇妙的預備吧!

整個交換學生的過程,從準備資料、申請出國,到在歐洲闖蕩的每一天,都充滿了恩典。這一路上,上帝總為我預備了不同的天使。在準備申請資料時,因為有台大外文系邱錦榮老師的提點與指導,我有幸能以全校英語組第四名暨生農院第一名之姿通過甄選。剛好我選擇的學校,荷蘭烏特列茲(Utrecht)大學,上一屆的交換學生,其中一位是在台大校園團契的學姐。透過她,我不僅順利地在荷蘭找到講英語的教會,更透過她認識了我在荷蘭的貴人,一位去鹿特丹唸碩士,現在在烏特列茲工作的姊姊Angela,她讓我在生活的大小事上有個人可以諮詢,我也時常會去Angela家串門子一起享用晚餐,而我也經由Angela和她仍在鹿特丹唸書的妹妹認識了她們那裡的華人教會和小組,我甚至還幫他們的聖誕晚會編舞呢!而我在烏特列茲的教會認識了該城市的 Christian Union,一個給國際基督徒學生的團體,有每週的小組查經和每個月一次的文化之夜,另外有不定期的出遊活動。

在我參加的查經小組裡,我認識了一群一輩子的好朋友。特別有兩位來自英國和芬蘭的姊妹,及兩位來自美國和德國的弟兄,在我遇到困難的時候,我可以毫不猶豫地跟他們說,請為我禱告。即便是我離開荷蘭在巴黎的時候,他們仍是我很大的信仰支柱與屬靈夥伴。到巴黎時則是在學庸的輾轉介紹下,找到了一間於巴黎郊區的家庭教會。一個屋簷下住了15個人,法國人與中國人各半。在女主人,一個法國老奶奶,的照顧與督導下,學習信徒共同聚會居住,彼此服事分享的生活。在這些過程中,我經歷到神萬全的預備,讓我不論去到何處,祂都為我預備了一個「家」,有許多弟兄姊妹用愛來擁抱我、款待我。

雖然在神的國度裡,大家都是一家人。但人在異地他鄉,思鄉情切時,愛國的情懷似乎就更顯澎湃。在國外的期間,異國文化對我的衝擊相對是少的,神挑戰我的,是將我丟到一個版塊遠的地方,從一個新的角度來檢視我的故鄉台灣,透過與來自世界各國的國際學生朋友們分享各自的國家,拓展自己的世界觀,藉由更深入了解其他國家文化而看見台灣的獨特性與發展性。
不只如此,神更藉著我在一個板塊遠的地方,繼續挑戰我對台灣的福音觀、宣教觀。那是在某一個平常日的晚上,我和查經小組的朋友們一起去參加了一個由荷蘭基督徒學生主辦的「宣教之夜」。當晚除了請到美國的一位講者分享外,另外也有四個國際與荷蘭本國的宣教組織參與並開設工作坊。

關於這四個工作坊,由於當時全程用英語進行,我只認出了一個大家熟悉的機構「福音船」,但另外有一個組織是在做東亞宣教的,他的英文縮寫是OMF,代表人也提到了一個名字叫Hudson Taylor。或許講到這裡已經有人知道這是哪個組織了?但我當時真的不知道,我只看見他宣傳本每一頁的頁緣都用繁體中文寫著「叫一切信祂的,不致滅亡,反得永生」;只看見有一群和台灣沒有血緣也沒有任何關係的一群人,卻願意將自己如此奉獻給台灣,給我的故鄉,我的同胞!我當天回家立刻上網查了這個組織,沒錯,他就是原本的「中國內地會」,現在更名為「海外基督使團」;Hudson Taylor就是大家再熟悉不過的戴德生,內地會的創辦人。這晚的經歷我有很多的感動,當晚一回家我也立刻將感動寫下,分享在青契的部落格上。由於今天的時間有限,就歡迎大家上青契部落格去搜尋,我的文章標題是「上帝的藍圖」。

在經歷了那晚「宣教之夜」的感動與激勵後,燃起了對福音的熊熊烈火與雄心壯志要來賣力地為主奔跑了!其實我把在歐洲的這一年視為我的安息年,而真正的挑戰是在去年回國畢業後才開始。雖然我很清楚自己不想立刻接著唸研究所,想要先工作,但我對於要做怎樣的工作,可說是一點頭緒也沒有。剛回國的那時候,其實自己是處於非常混亂的狀態的。感謝主的是,在這一片混亂之中,祂仍幫我預備了我的第一份工作。而且還是回到我的母校,在台大國際事務處上班。但是摸索未來方向以及生涯規劃的這條路仍是持續的進行著。

我去瑞典的極圈裡面玩的時候,有和朋友去雪山健行。原本爬山就是要花點力氣的事了,但現在原本堅實的土地,鋪上了一層新落的雪,每踩一步積雪都至少高達腳踝,讓原本的山路需花費雙倍的力氣前進。在一片白茫茫之中,偶爾還會走偏離道路,這時候就會發現自己身陷雪堆直達腰際!要是沒有同伴的一臂之力,恐怕很難靠自己爬的起來。

我覺得我現階段的人生狀況,也好像在雪山健行。平常一樣的生活,現在感覺要花雙倍力氣來走,偶爾不小心走偏了還會掉進雪堆裡。最慘的是我的天氣一直是在雲霧中飄雪,幾乎看不太清楚前面的道路到底長什麼樣子?我一直記得大一第一次要做見證時,蔡牧師提醒我說,大家都習慣只有把那些光彩亮麗、已蒙主應許的事拿來見證分享,但或許我們需要多一點挫敗與痛苦的分享,因為或許有人也跟你一樣,正在經歷類似的難處,而你的見證是否就能成為他的安慰?

或許我現在還在雪地中蹣跚爬行,但我知道有主與有同行。我也深信當我回過頭來看見那雪地裡只有一對腳印時,我會知道,那是主耶穌抱著我走過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