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3日 星期二

祂是我的救主

吳嘉樺姐妹

我生長在台北市,來自一個基督化的家族,到我已經是第五代。這在基督徒只佔總人口不到3%的台灣來說,實在是一個莫大的恩典。只是,人若不懂得珍惜神所賜予的,也是會如同迷失的羊一般,不知走往哪裡,也感受不到生命的意義何在。

在中學以前,其實幾乎沒有得到屬靈上的教育,父母也並沒有穩定的教會生活。在我爺爺過世後,我們更是沒有再去他生前所牧養的教會,完全離開了這份信仰。但之後我看著身為長孫的哥哥,在我們家附近找了間教會開始固定的聚會生活,我也被喚起了對基督徒身分的意識,也跟著在那裡的高中團契開始聚會,並隨之接受洗禮。原本從小一直是古怪性格的我,在人際關係上從未搞好過,在高中時卻變成大家眼中的熱心、有愛心的女孩。看似我得到了重生,但對神的認識還很模糊的我,這個只認為自己對、個性好強的我,其實仍然是孤寂如同過客,跟誰都沒有建立起深厚的關係。人都會想要被愛,但我同時又總寧願把自己關起來,因為不想被刺。我總習慣先把刺豎立起來。當時甚至討厭被教會的大人們貼上優秀學生的標籤,因為青少年叛逆期的我覺得那樣的讚美很沒有必要﹔我開始無形的反抗,即使身為團契主席,在教會卻總是我行我素,沒有笑臉,看什麼都不順,一直到我考完大學。

大學的頭兩年,我雖然一直是擔任教會詩班的司琴,但根本沒有活出榮耀神的見證,生命是隨波逐流,一切是失序的。現在回想,我其實是一直想試著追逐愛、得到愛,但根本不懂得愛,所以生命是不完整的、是混亂的。然而神的恩典一直在─祂對我的愛其實從未收回。升大三的暑假時,我想做點什麼來掙脫現況,就報名在校園福音團契舉辦的營會中擔任輔導。在那一星期當中,我第一次付出全心的愛,為著這些弟弟妹妹們﹔因為我知道神是這樣的愛他們,而我也真迫切希望他們知道、也接受這份愛。這樣的經歷,讓我的生命也開始逐漸真正的改變─原本總是築起一道牆隔絕他人的愛與關心,卻又想要被愛,實因只是害怕同時被傷害﹔但神讓我越來越認識祂那完全的愛,慢慢的神也給我「付出愛」的能力。我在付出的過程中,也在被神安慰、醫治。之後的三年中我在教會的青年團契開始穩定的服事,帶領著弟弟妹妹們與他們一起成長,同時也在學校的校園團契裡接受造就,及同樣的以一個姊姊的角色跟學弟學妹們一起成長﹔更回到母校擔任高中校園團契的輔導,陪伴著那些妹妹們。因為付出愛,我感受到了愛。終於,我因為看到、體會到神的完全的愛,我明白了神的創造的完整與完成。生命能夠美好,是因為神的愛與恩典救贖。

祂救了我,因為若沒有愛,就是無望。祂賜給我愛與恩典,甚者,祂讓我更認識祂、更明白祂的救恩、更明瞭祂為我所做的所捨的,以至於,我來到祂的面前,回應祂的愛,順服祂、將自己獻上。神的恩典不是只給個人:這十年中我的父母也回到教會,最後我的弟弟也是。神把我們一個個找回,讓我們在祂的愛裡繼續建立以祂為首的真正基督化的家庭,也因為有這樣的家,我能夠沒有顧慮的奉獻,因為我們真是理應如此。

我仍是不完全的,但神讓我在祂裡面得以完全。我仍是無法這麼去愛人們的,但神給我更多的愛去愛人們。把自己獻上,只是因為,我本該如此……
感謝,祂是我的救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