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30日 星期六

見證分享-鄭惠霙姐妹

喪偶四年來我體驗到生活結構的全面瓦解和人生夢想的破滅…

高中時夢想和期許自己要當一個賢妻良母,經營一個甜蜜幸福的婚姻和家庭!16年的婚姻美夢結束了,我經驗著人際關係的劇烈改變,和夫家、娘家都經歷著嚴重的混亂或緊張,這個家曾有的界線破了,許多的介入干預接踵而至,雖然有些是好意,但我心中的衝擊、痛苦、茫然…都是靠著主忍耐,這些關係如今都已發展出新的秩序和界線。

我感受到單親教養的困難,我發現孩子好像少一個大人管教,更盡情自由地享受在教會團契、學校社團和福音宣教事工中,留在家裡的時間越來越少,並且經常晚歸…對於我的勸誡和要求毫無回應。

前年,一次當我在電話中發現她如此不把我的話語當一回事時,我立刻暴怒咆哮,然後戴上墨鏡一路坐公車含淚去陽明山散心。去年暑假,在她們安排短宣活動時類似不尊重我的事件再度爆發,我痛苦到決定用離家出走幾天的方式來處理自己的情緒。

禱告後決定尋找在雙愛心禱小組認識的詹紫雲姐分享和幫助,最後也在心禱的操練中,再次學習放下自己的驕傲,學習浪子回頭中的慈父。而也在這樣的痛苦中,我感受到天父對那些把祂放在生活邊緣,卻幾乎花所有時間在世界上的人事物的兒女的痛心,我也因此提醒自己要常常與神親近才能討神喜悅。

原本我的專業是職能治療師,11年前信主後沒多久,因為聖靈的感動和先夫的支持而走入幼教界,開始經營一家幼兒園,也希望作福音宣教的生命教育。四年前我本應該結束另謀發展才是,但心中就是想把那些孩子帶到畢業,雖然經濟是個挑戰,但感謝神三年來的預備。

當最後半年在準備結束營業或是轉讓?在和房東溝通協調的過程,面對最後將如何處理一大堆的教具教材和設備?我常感到無力不能勝任,好幾次我總要一個人到榮星公園那顆法國梧桐樹旁,在那裡感受著先夫的愛,也對上帝哭訴禱告。 2008年底,七年前曾談及合作的兩位資深幼教老師來找我,結果在兩蒙其利的狀況下,兩校合併,一舉解決了彼此的難關。其中一位莊老師說她在這件事的經歷中和我一樣感受到神的幫助—當時我們彼此都突然想尋找對方,而且她也已經認真慕道中,看到她所經營的也正是自己想經營的樣式,並且她還承諾我可以繼續在幼兒園任教,甚至將來我孩子的孩子也可以在這裡接受免費學前教育。

去年5月收到一個喪禮的通知,是一位職能治療界的前輩病逝。我為這事開始禱告尋求神的旨意,包括要不要出席。喪禮那天,得知一個重要消息:署立桃園療養院職能治療科主任,是我學姐和榮總老同事,即將退休,巧的是,現在的院長也是我過去的長官,她認識我。離開這個行業14年之久,我從未想過重回醫院,曾經甚至向神禱告,為了好好經營那福音幼兒園,我願意完全放棄職能治療師的工作和專業,曾經我連後來開始的專業執照都沒去考,但2004年,我竟能奇蹟式的用我的高考資格換得了證照,職能治療界人人都知道,這在法令上本是不可能的事。如今想來,這可是神的預備?

桃療那工作,是公務人員缺、也是二級主管缺,是現今我所能得到的最好職位了。得知後我不敢奢望,只是交託和禱告。記得當時,我父母也正期待我能好好找個工作,父親甚至要我去重考大學法律系……6月20日星期六早晨靈修後不久,我接到院長的電話,簡單談一下,我知道這是我必須表態接受與否的時候了,我不敢拖延地接受了這挑戰!最後她說:『你可以告訴你爸爸媽媽了…』這件事令我那些敵基督的家人都不得不稱奇!

回想這四年,真是走過流淚谷,但神在其中緊緊抱著我走,供應我們衣食無缺甚至豐厚,完美解除我的重擔,又為我預備上好的工作,重建我的新生活。

我實在要稱頌這位憐愛孤兒寡婦的真神!祂真是值得倚靠!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