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4日 星期六

阮雋婷姐妹的見證分享

每個人做見證的時候,都有些激勵人心的故事,要不然就是經歷種種困難最後終於成功了,類似這樣的故事,然而我的故事卻不是這樣的。它很平凡,或是坦白說還在經歷困難,很多麻煩也還沒有解決。這樣的人也配做見證嗎?連我自己也很懷疑,不過我還是努力的來想想從我出生到大,神一路看顧我的一些事情。

我從小在基督家庭中長大,上教會是一件每星期都不可缺的例行事項。還記得國小一次爸爸用機車載我,然後開始下雨的時候,我第一次用一種幾乎是測試的方式禱告,希望不要下雨,不要淋濕,就這樣很神奇的,雨幾乎是馬上停了。從那一次起我就深信不疑,一定有上帝,祂一定在聽我禱告。

大二時,有一天媽媽、我和妹妹在車上,爸爸下車買東西,車子的剎車擋突然移開,整輛車衝向快車道,但是那時剛剛好是紅燈,所以過程非常的驚險,但是我們卻順利的把車子移回到路旁,沒受到任何車輛的波及。神確實保守著我和我的全家。

從國小到國中、國中到高中、高中到大學,最困擾每一個學生的問題就是升學考試。我是那種每到一個重要關卡就會很緊張的人。小時候的我是個相當認真的孩子,但是非常容易緊張。儘管每次都緊張兮兮的,神還是保守我在國小考音樂班,國中考音樂班,高中推甄高雄女中的時候,都順利過關。

高中二年級開始自以為功課不錯,選了自然組。因為一開始討厭物理,所以從此以後功課也好、考試也好,像是變了一個人,一點也不想去面對,習題也不想去練習,成績掉了很多,但是依然我行我素,直到要大學學測的時候才驚覺事態嚴重,學測考差了,又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指考,於是用申請學校的方式,上了台大昆蟲系,儘管不是什麼明星學系,但是這對當時的我,真的是從天上掉下來的恩賜。

大學渾渾噩噩,混掉兩年,到了大二升大三的暑假,參加了大專門徒營,短短幾天的營隊似乎點醒了我,大三開始才驚覺要努力,大三的成績終於能看了之後,到了大四開始面臨了要考研究所的壓力,因為大一大二不認真的緣故,那種緊張感又再度浮現,由於不知道未來要做什麼,又去考了教育學程,結果在同時修習教育學程和推甄研究所的過程,推甄了兩間研究所,兩間都上了,這真的又是一個奇蹟。神總是不斷的在幫我,儘管我混掉了大一大二,祂也沒有不理睬我。
上了研究所,那不是一個全新的開始,反而像是一種煎熬。碩一因為要修教程的課又要做實驗,因此發生了很多問題,現在我碩三,這個學期在修教育學程,修的課是一些教程生物專業的必修,需要兼家教,再加上需要修改的論文,這學期依然充滿壓力,有的時候會希望世界能靜止下來,時間不要再繼續了,讓我停下來吧,內心深處巨大的聲音在喊叫著。


然而以賽亞書第54章8-10節的經文從我的眼前閃過:『我的怒氣漲溢,頃刻之間向你掩面,卻要以永遠的慈愛憐恤你。這是耶和華─你的救贖主說的。這事在我好像挪亞的洪水。我怎樣起誓不再使挪亞的洪水漫過遍地,我也照樣起誓不再向你發怒,也不斥責你。大山可以挪開,小山可以遷移;但我的慈愛必不離開你;我平安的約也不遷移。這是憐恤你的耶和華說的。』

我不會說像是我瞬間就被點醒的話,但是因著從小到現在,對大大小小事情的記憶,祂所成就在我身上的每件事情,我相信雖然軟弱,仍能堅固信心,相信因為有祂帶領,這一切終究會雨過天晴。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