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日 星期五

公開信仰的道路-李易真姐妹

最近這幾年每逢佳節回南部過節,常常讓我感到開心又苦惱。開心是因為可以回美濃看阿公、阿嬤;苦惱是因為不知道如何在我們李家中公開我的信仰─尤其是過年和掃墓時,不知在超過六十位親戚面前是否能不拿香。

有一年過年,為了逃避拜拜的時刻,我選擇幫阿嬤打掃油膩膩的廚房;隔年我則是在拜拜時間逼近時跑去上廁所。但是家人總是會一直叫我過去。所以好幾年來我手上還是拿著香,心裡卻禱告請上帝原諒我,當時相當的辛苦。其實我很想跟家人一起在庭院或墓園紀念祖先們,但是我又更想要順服上帝。而每次這種處境臨到時,我都非常的掙扎和痛苦。我不敢告訴阿公我不要拿香,因為我害怕破壞我跟家人的親密關係,或是導致家庭革命發生。加上小時候曾經被阿公和阿嬤嘲笑過,而讓我更沒有勇氣。所以每年回南部,我都會請小組人幫我代禱。於是就這樣子度過了三年。

有一天我看到了一段經文,同時上帝賜給我力量與勇氣,讓我決定要在家中公開我的信仰。去年的新年我有機會跟阿公談說我不想再拿香拜拜。我問他:「我可不可以用我的方式來紀念祖先?」他一口答應我,沒有再多問。

關於這件事我只要跟阿公說,因為只要他答應,其他人就無話可說。那一年阿公只要求我敬禮,因為這代表對祖先的尊重。於是我真的沒拿香,用禱告來代替傳統儀式。雖然我跟阿公已經有了協議,但是爸爸還是對我的行為很不滿意,一直對我說:「我等一下要找妳說話。」我超擔心的,感覺不好的事情就要發生了!過沒多久,爸爸還真的來找我談這件事。爸爸說話時我表現出愛理不理的樣子,想要逃避這個話題。但感謝上帝,阿公在旁邊,並且他說了一些話請爸爸尊重我做的決定。

去年暑假遇到我人生中的第一個親人的死亡。我陪伴著他去醫院檢查身體,直到他必須住院治療,而連續一個月在美濃與高雄市之間往返。但最後因胰臓癌而去世。這個人很疼我,也在信仰的道路上幫助我有很大的突破,而他就是我最愛的阿公。

因著阿公的死亡,我更能夠鼓起勇氣在大家庭當中表明我的信仰立場。我想,處理喪事的過程是公開信仰立場的一個好機會。畢竟去世的是我阿公,而且我已得到了支持,所以我完全不用害怕其他長輩的眼光和看法。當大家手上拿著佛經時,我則拿著聖經;當大家在唸經時,我心裡則湧出詩歌與禱告。但有時候他們唸經實在唸太久了,讓我感到很不舒服,我就會離開那個環境。可是我又不能跑去看電視或去個睡個覺,所以我選擇去清理許許多多的杯子、倒茶、切水果或煮甜點給客人以及在唸經的人們吃。我不認同他們的神明,但我體諒他們的疲累。

在家裡公開自己的信仰,實際上遇到了許多的困難,甚至是排擠。過程中我感到害怕,也曾流淚。但是我現在很自由,不用再鬼鬼祟祟的。而且現在許多長輩們都知道我不拿香拜拜,於是不會遞香給我。而他們對我態度也沒有因此而改變。現在我回南部不會再因為這件事而害怕、困擾;相反的,我可以在眾人面前承認耶穌是我生命的主。

最後,我想和大家分享當時那段鼓勵我要在人面前承認耶穌是我主的經文。它是約翰一書4章15節:「那公開承認耶穌是上帝的兒子,上帝就在他的生命裡,他也有上帝的生命。」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