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22日 星期六

靳元良弟兄的見證分享

各位弟兄姊妹平安。我是靳元良,在四月復活節那天受洗。那天是一個很特別的日子,因為從今而後我多了一個生日,而且是跟耶穌一樣”特別”的生日,我也正式的成為一個新造的人。


詩篇63:7, 8:『因為祢曾幫助我,我就在祢翅膀的蔭下歡呼。我心緊緊地跟隨祢;祢的右手扶持我。』孩提時代,由於母親這邊的家族都是虔誠的天主教徒,小時候每次跟著母親回到外公家,去參加一些彌撒,跟著唱著一些詩歌,心裡便不知為何的湧出喜樂。每次望彌撒也就跟著母親唸著:『我們的天父,願祢的名受顯揚,願祢的旨意奉行在人間,如同在天上…』長大了在合唱團裡唱到相同的詩歌,才知道雖然文字上的用法有些不同,但原來這就是所謂的主禱文。不過當時對這位天父並沒有什麼太深的認識,只是知道望彌撒的時候大家會吃一塊奇怪白色的餅,喝一小杯明明是葡萄汁但是台上那位神父偏要說成是酒的飲料,而且我還不能拿呢。


大學以降,參加大大小小的合唱團,接觸非常多的宗教音樂。我還清楚的記得,第一次踏進合唱團的團練室,那天練習的曲子是韓德爾的彌賽亞。當時並不知道什麼是彌賽亞,只記得小時候似乎聽過一個耶穌在馬槽誕生的故事,不過唱這樣的歌頌讚這位彌賽亞實在很過癮就是了。有個小故事是這麼說的:如果有99隻迷途的羔羊來歸向耶穌,那麼最後的那隻,耶穌會親自來找你。現在回憶起來,那時應該就是耶穌來找我了吧!唱著唱著久了也慢慢對這個信仰產生了好奇,便自己想到教會來看看,究竟這個信仰在世界上這麼多人的身上做了哪些奇妙的事,使得人們這樣的遵從頌讚這位上帝?於是在兩年多前我來到了和平,在社青裡與許多弟兄姊妹一同分享,服侍,在主裡萬事互相效力,交到了許多一輩子的朋友。最近我們的教會適逢建堂,蔡牧師前陣子與我們分享了傳道書第三章的經文:『天下萬物都有定時』。去年我參加的合唱團也發表了一部巴哈清唱劇:上帝的時間就是最好的時間。在台上聽著管風琴緩緩的奏下音樂,伴隨著我們的和聲,我開始試著去相信這位造物主對我或許也有著最好的安排。


在人生的道路上一定不會是一帆風順的,即便在旁人眼中看似生活得很順利,似乎能夠不花什麼氣力的就可以一路唸書念到博士,其實都這把年紀了還是學生,箇中的酸甜苦辣也實在是不足為外人道,而旁人口中的羨慕究竟是真是假實在很難去判斷。『何時畢業?』也變成了我心中最大而且還要不時被旁人不經意的戳一下的夢魘。從小在父親威權式的管教之下,我慢慢的被塑造了一個極度壓抑的個性,處事的態度都相當悲觀,瞻前顧後,無法自在的活著,有時也會因為太在意旁人的眼光而受傷。認識這個信仰越深,慢慢發現自己這樣壓抑的個性可以試著透過耶穌的愛發生轉變。原先以為改變不了的事,在祂卻是凡事都能。並不是說從此就無風無浪,但把眼光轉向神的時候,旁邊吵雜的聲音就消失了。

腓立比書3:13,14:『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著標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穌裡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這段許多人都耳熟能詳的聖經節在每個挑燈夜戰還有實驗失敗連連的時刻給了我非常大的鼓勵,能時刻提醒自己定睛在上帝所要我走的道路上,更要時時謝恩,懷抱著一顆感恩的心。漸漸的,憂鬱愁煩的日子減少了,在生活的小確幸中喜樂的時間變多了,而我更深切的體會到,主是時常與我們同在,而非不可親近的。月底我即將要出發前往德國進行為期一年的研究,在即將出發的前夕上帝又讓我遇到了許多難題,在遇到的當下坦白說還真是挺怨懟上帝的,心想:主阿,祢不要在這個時候整我嘛…。但在忙亂的期間 主用以賽亞書30:20,21安慰我:『主雖以艱難給你當餅,以困苦給你當水,你的教師卻不再隱藏;你眼必看見你的教師。你或向左或向右,你必聽見後邊有聲音說:這是正路,要行在其間。』於是我開始順服的面對所有的困難,最後所有的事情真的都迎刃而解,而且甚至超越了我的所求所想。

約書亞記1:9:『你當剛強壯膽!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惶;因為你無論往那裡去,耶和華─你的神必與你同在。』雖然不知前方的道路為何,我都要持守在上帝應許的道路上與主同行,從今時直到永遠。願上帝賜福給在座的所有弟兄姊妹,也保守看顧台灣這片土地在這段時間遭受到風災的人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