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22日 星期五

陳秀惠執事的見證分享

陳秀惠執事的見證分享

我出生在一個傳統民間信仰的家庭,媽媽很虔誠。小時候常看到媽媽拜啊拜的,印象深刻的是過年時,媽媽煮了好多好吃的菜,我們卻只能看不能吃,肚子餓扁了,問媽媽:「可以吃了嗎?」媽媽總回答:「不可以,我還沒拜。」生病了,媽媽也會帶我們去行天宮收驚,看著尼姑拿著香,在我前後左右擺動著,嘴裡唸著:「阿妹呀,回來喔。」所以,我也學會了這些動作。我從來不知道媽媽在拜什麼,我比較有興趣的是廟旁賣的東西。

我家有六個兄弟姐妹。大姊小學要好的同學,是牧師的女兒,她常邀請大姊到教會去,大姊就帶著底下這些小囉囉們去教會。我那時才4、5歲,對教會印象深刻的是背完了老師說的話,可以選一張漂亮的聖誕卡,和兩顆金柑仔糖。這一段去教會的時間並不長,因為後來媽媽不准我們去,我們也就不去了。

我小學六年級的時候,媽媽生了當時很罕見的脊髓骨病,一般人常出問題的是腰髓,但媽媽的是頸髓。以當時的治療法,就是睡石膏床,所以,我小時候,就要開始照顧媽媽,幫她洗澡,餵她吃飯,住院的時候,我就要到醫院當看護。同時還要幫忙打掃整理家裡,又因為我家開的是雜貨店,也要顧店做生意。

媽媽生病的時候,內心非常惶恐,她常說:「不知道得罪了哪個神明,以至於讓我得了這種病?」她總對每個來探望她的親友說:「你們去拜拜的時候,幫我祈求,我病好了,一定去還願。」這種惶恐不安的心,一直折磨著她。直到我的一個嬸婆,她是基督徒,知道我媽媽病了,時常來看她,陪她讀聖經,唱詩歌,讓媽媽內心得到很大的安慰。主耶穌成為她最大的精神支柱。

媽媽決定受洗前,有問過我們大家的意見。爸爸尊重媽媽的決定,我們孩子因為小時候去過教會,全都同意,一家人就開始去教會。。信主後媽媽很平靜,面對著一群幼小的孩子,她所能做的就是為我們禱告,把我們交託給主。媽媽在病床上躺了6、7年,在我升高三的那一年暑假蒙主恩召。她雖然死了,卻讓我們這一群孩子都在主的帶領保守中茁壯成長。

在我們家還沒信主前,有一件事使我印象很深刻,那就是我小學三年級的時候,曾連續三天夢見有一個人駕著馬車,從後面要追殺我,我一直跑、一直跑,跑到懸崖邊就嚇醒了。第四天我簡直不敢去睡覺,拉著媽媽的手臂,又不敢說,拖到很晚了才上床,因怕做惡夢,於是我做了生平的第一個禱告。我跪下來禱告說:「主耶穌呀,不要再讓我做惡夢,謝謝祢,阿們」那一晚就平安的入睡了。那個夢就不再出現,幼兒時的經歷影響,深深的烙印在我心裡。因著這樣,我深深的覺得,在幼小的心靈,種下福音的種子,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於是我大學一年級就開始教兒童主日學,一直到我婚後辭去了淡江中學高中國文老師的教職回家帶小孩,我仍然繼續教主日學。並且參加〝媽媽成長班〞的成主課程,帶領送孩子到教會上兒主的年經媽媽們一起討論,一起分享。

我記得有一位媽媽說:「我們這些媽媽的能力有限,但掛念孩子的事,一輩子也放不下。我們不能一直跟在孩子的身旁,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帶他們到主耶穌的面前,讓他們認識主,成為他們一生的幫助和力量,自從有了這種體認之後,我不管刮風下雨,一定都會帶孩子來教會,參加主日學。」

一年多前,我參加了〝生命教育〞的事工。利用晨光時間到國小為小朋友講繪本故事。幫助孩子建立優質的思想價值觀,讓孩子因為生命的改變,而自然的表現好行為。每週一次進班30分鐘,透過不同的繪本呈現,孩童除了聽活潑有趣的繪本故事外,也透過題問討論,更深入的思想,讓他們漸漸的融入生活中。

這樣每週的備課、進班,看起來是付出,實際上最大的收穫是自己。一次又一次的被更新,感覺越來越有活力,外體雖然越來越老,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感謝主!這就是生命教育。

在這一堂的禮拜週報裡(5/17),我們也夾了一份加入生命教育的志工們的心得分享。大家可以看一看,歡迎大家按著你們的時間來加入,我們生命教育的行列,或主日學的行列。謝謝!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