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17日 星期二

我活著是為了基督

我活著是為了基督 黃瑽寧弟兄

  “神啊,我的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我的心渴想 神,就是永生 神;我幾時得朝見 神呢?”(詩篇42篇)

  我常常跟我太太說,若是沒有耶穌基督在我生命中,老實說,我很不想要活著。我是個厭世主義者,遠從高中時代開始,我就不知道人為什麼要活著。聖經有卷書叫做傳道書,它的第一章是這樣說:
”空虛,空虛,人生空虛,一切都是空虛。一代過去,一代又來,地卻永遠長存。有人用智慧、知識、靈巧所勞碌得來的,卻要留給未曾勞碌的人為分。人在太陽底下操心、辛苦、勞碌,究竟有甚麼益處呢?活在世上一天,所作所為無非痛苦愁煩,夜夜不得安寧。這也是空虛。”

  記得第一次看到這裡時,我心裡想,對啊!這不就是人生嗎?正值青春憂鬱的年紀,我常常質疑生命的意義。我問:生不在我,活也不在我,死後也留不下甚麼,財富?名聲?智慧?也將不再屬於我,即便懷念我的人,也終將死去。那麼青春奮鬥是為了甚麼?終日勞苦又是為了甚麼?放縱宴樂又能改變甚麼?

  照理說我應該是這世界上最不配問這些問題的人。過去,我生在一個完整的小家庭;家裡兩個孩子,與寄住的表弟,都是我父母親的寶貝,對於我們的健康,教育,生活,是盡其所能的照顧與付出。我求學的過程,在世俗的眼光看來是一帆風順:從第一志願到醫學院,雖不是成績頂尖,卻也沒讓家人操心過;我的身高外貌皆屬中上,運動細胞也不差,喜歡唱唱歌彈彈吉他;回想起我的學生時代,對別人來說,似乎沒甚麼可抱怨的。現在,我是一位兒科醫師,擁有美麗智慧的妻子,即將出世的兒子;經濟下滑的大環境下,我的薪水雖然不高,但也完全不受景氣影響。像我這樣的人,懷疑生命是不是沒有意義,似乎有點太過份。

  但是每一天,我還是忍不住問自己:我是為了誰而努力?為了誰而快樂難過?如果您也每天這樣問自己,也會發現,繞來繞去會繞進一個死胡同----死亡。為了錢嗎?為了家人?為了老闆?為了名聲?為你自己的快樂?然而,這些東西在人生的最後一刻,通通都帶不走,只能留在這世界上。人生的旅途是這樣無聊,好像費盡千辛萬苦出國旅遊,回來的時候要你把吃過的東西都吐出來,買的東西都留下來,相片全部殺掉,連擁有的回憶都被洗腦,那麼,這趟旅行的目的在哪裡?聖經的傳道書九章說:”活著的人知道必死;死了的人毫無所知,也不再得賞賜;他們的名無人記念。他們的愛,他們的恨,他們的嫉妒,早都消滅了。在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事上,他們永不再有分了。”如果這樣,倒不如我現在就不旅行了,一了百了,不是更爽快?

  當我真正相信耶穌基督之前,這些問題一直催逼著我尋找答案。12年前,就在我受洗接受耶穌基督的那一天,我找到了,這就是答案:
“那在基督裏死了的人必先復活,被提到雲裏,在空中與主相遇。這樣,我們就要和主永遠同在。”~貼撒羅尼書四章16節。很清楚簡單,人活在這世界上,是因為上帝是我的老闆。老闆說,以後你要來天上跟我永遠同在,所以在世上的勞苦不是白搭,世上的快樂也不是虛空,因為肉體死後,天上還有世界等著你,那裡才有真正永存的靈魂。

  大衛在逃難的時候,心情應該也是很想死。他在愁苦中就跟上帝說:”神啊,我的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我的心渴想神,就是永生神;我幾時得朝見 神呢?”,意思應該是,讓我快點死一死算了,可以早點見祢。可是神在大衛心裡的回答是:你憂悶甚麼呢?煩躁甚麼呢?仰望神就好了,因祂笑臉幫助我;我還要稱讚祂呢。白晝,耶和華必向我施慈愛;黑夜,我要歌頌禱告賜我生命的神。

  自從在信仰上越來越清楚以後,我每天都告訴自己,現在我是為主的緣故活著。主耶穌要我好好看病,我就認真的看病;要我對家人好一些,我就對家人好一些;多念點書,來讚嘆上帝創造的偉大與美妙,那麼念書就不再是壓力了;做人不要計較,因為將來在天上沒有人在乎你現在得到甚麼,所以我就放輕鬆。我發現,當人生把”自己”放一邊,把上帝擺中間的時候,做甚麼事情都可以很輕鬆,也很容易看到別人看不見的樂趣。既然這趟旅行我甚麼都帶不走,只有與主同行的回憶與經驗可以帶到天上,那我當然要好好累積這部分的人生!你會問,那麼天上的日子與目的又是甚麼呢?咳,我想,等我到天上以後再問上帝吧!

  傳道書的作者最後的結論很好,他說:”一個人能夠吃喝,享受他辛勞的成果,便算是幸福的了。要不是出於上帝,誰能吃喝?誰能享受?所以我想,人不如時常歡樂,吃喝享受辛勞的成果。這是上帝的恩賜。總結一句:要敬畏上帝,謹守他的命令,因為這是人人應盡的義務。” 這段上帝的話是我人生的出路,是我最喜歡的生命哲學。每一天我周遭都充滿了神的恩典,我吃喝,我快樂,都是出於神。我深知道,耶穌愛我,他要我每天過得快樂紮實,而且將祂的愛與祝福分享出去,感染與我接觸的每一個生命。上帝啊,我會努力,請與我同在。阿們。

1 則留言:

土口衣 提到...

謝謝黃弟兄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