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4日 星期三

反省見證─林輝彥神學生

反省見證─林輝彥神學生

認識上帝認識人,對自己的生命及信仰歷程的反省。

離家求學:
有許多南部的學生,到了選擇大學時,都只填北部的學校,想離家越遠越好。我也不例外,這樣可以擺脫父母親的管教、監控。就選擇了政大資訊科學系。因為台北生活的多采多姿,為了讓我不因為這原因而遠離上帝,於是在我上台北前,我決定受洗,告白我信上帝,求祂保守我不離開祂,也讓家人放心。

進了學校,就開始尋找團契。當時政大校內登記的團契是校園團契,就去參加,那時覺得和教會的青年團契差不多。後來在剛起步的網路上,找到了長青團契的BBS(電子佈告欄),得知了政大長青,就在某次的聚會時,自己去敲教會的門,進去聚會。從此開了我在信仰上的眼界,看到了信仰的多樣性及動力。團契的聚會不只是在教會之內信仰上帝、耶穌而已,也上山下海地在街頭上、工廠中去接觸、關心身邊的人、事、物。

大學畢業之後,進入成大資訊工程研究所。在進入比較專門的資訊研究領域後,發現這並不是我有興趣的,於是我開始在學校內找尋。上帝奇妙的帶領,藝術研究所有一位老師剛學成歸國,有開宗教音樂的課,於是我去上課,幫助我認識許多音樂和宗教上的關係及演進,讓我有更多去思考音樂和信仰的問題。

工作-國防役:
研究所時,興起了出國唸書的想法,但是家裡的經濟狀況無法支援我,所以就選擇了國防役,以四年的時間來賺取一些學費。雖然這四年中,因為沒有興趣,只是為了賺錢及抵服兵役而工作,所以工作得很沒有動力。但是感謝上帝,工作的環境讓我可以存之後的學費,也讓我有許多時間回想過去在團契的經驗,讓我可以為將來準備,於是我去加強我的語文,也在尋找我將來要唸的學科及委身的地方。

在國防役合約到期之後,雖然可以繼續在原單位工作,但我毅然地把工作辭了,逼迫自己決定。因為從前的我遲遲無法決定,不能專心去做某件事。沒有專心針對某個決定去努力,所以覺得每一個選擇都困難重重,不敢去嘗試。於是開始自卑,心情煩悶,抱怨上帝為什麼沒有讓我明確地知道自己被祂放在什麼地方,在那裡委身。

Taizé、台神:
2006年6月和以前大學的團契輔導及神學院的學生到Taizé去。本來是打算看看能不能到那裡而可以得到從上帝而來的答案。很可惜並沒有什麼異象或是聲音出現,告訴我答案。但是卻是看到、聽到更多的耐心等候的分享經驗,他們在等候上帝的時間中,盡自己所能做的事。回國之後,又接連遇到阿公、阿媽相繼去世,使得心情煩悶急燥、抱怨上帝沒有明確地讓我知道的想法逐漸消失。

因為對信仰與文化之間的興趣而對神學產生了興趣。從Taizé回國之後報考台神。雖然還不知道上帝要放我在那裡,但事前的訓練準備是需要的。雖然在考試前遇到了疼愛我的阿公、阿媽離世的傷心事,但上帝還是讓我用平安不煩燥的心情來準備,

進入神學院,看見了老師及同學為著自己的異象而努力,讓我很感動,也很羨慕。在神學分科那一次的上課中,老師講述唸神學院未來的可能性時,有些可能性激動了我的內心。可是有時會閃過”神學院塑造出某種類型的人,我不想要被塑造成同類型”的反叛想法。或許自己還無法完全放手。

結論:詩篇139篇的分享
一開始,詩人就承認上帝完全的認識他,接著,從對這樣的知識感到驚歎,進而轉向害怕及怨恨。最後,他以禱告要求及邀請上帝來鑒察他並認識他。

它記述了有關一個在上帝面前掙扎摔交的人,他是誰,以及他如何與上帝聯繫。它反映了上帝面前生活的各個層面:信靠和確據,但是也有懷疑、恐懼及抗拒他的同在。

信仰並沒有排除我們對上帝的懷疑、哀慟及控訴,反而製造了能夠表達及容忍這些負面感受的空間。 願我們同行在這信心的朝聖道路,彼此服持、鼓勵。

上帝啊,求你察驗我們,知道我們的意念;求你考驗我們,洞悉我們的心思。求你看看我們有沒有狂妄的思想;求你引導我們走永生的道路。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