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18日 星期三

心導管支架手術

心導管支架手術
王偉華長老

去年聖誕夜,突然接到敏圓長老的邀請,要我於第三堂禮拜作見證時,當下腦海再一次浮現去年6月4日作心導管手術的一幕幕場景。

其實作完手術後,就想主動報名為主做見證,但是稍一疏懶就已經過了大半年了。謝謝敏圓長老的邀請,讓我有機會在眾人面前做見證,述說上帝的慈愛、數算祂的恩典。

去年5月有兩個早上覺得胸口有點悶, 但幾分鐘後就好了,就沒當一回事。不久,有一次我和教女兒雅信書法的曾老師講電話,她說我的聲音聽起來有氣無力的,懷疑我的心臟是否有問題?我想好吧,那就去作個檢查吧!

在5月6日到台北醫學院心臟血管科作心電圖檢查,醫生診斷沒有問題。看完病後,突然想起距離上次健康檢查已經過了五年,聽說北醫的健康檢查設施完善,就走到了健診中心,並預約了5月28日的健康檢查,特別多作了全身腫瘤和心臟電腦斷層掃描。

沒想到5月28日健康檢查完聽取報告時,在眼前的螢幕上所呈現的竟然是3條冠狀動脈都各阻塞了將近95%,這樣的結果,真是叫人難以置信,因為平常並沒有明顯的心臟問題的症狀啊!當下第一個反應是拒絕接受這樣的結果,然而經過禱告後,心裡反倒覺得感恩,要不是聖靈的引導,我是不會另外再多做這些健康檢查的,也就不會知道心血管阻塞的嚴重性,而我從事國際貿易,經常到國外出差,萬一在醫療設施落後的旅途中發生心肌梗塞,後果更是不堪設想。

接下來的6天裡,一連串緊湊密集的身體檢查,運動心電圖(稍有缺氧)和心臟超音波、一連串的教會活動、小組聚會、口述歷史訓練營、小會、一連串的安排、交代公司的工作…等等。

到了6月3日,人就安靜無奈的躺在醫院了。躺在病床上時,想起前一晚開小會的場景,就像是和牧師,長老們一起坐在一部車上,同奔天路。難道上帝現在就要我下車了嗎?可是我還有好多事情要作呢?還得跟好多人講講話呢?

6月4日,排在第一檯刀,一大早曾牧師和幾位同工就陸續來到病房為我禱告,就好像是為一個即將開拔到前線作戰的戰士祝福。不一樣的是,我僅僅裹著薄薄的手術袍,躺在病床被推著到開刀房,一點也沒有戰士的威風與凜然。

身體是冰冷的,感覺是孤單的、無助的、害怕的,然而就在此刻忽然有一首詩歌溫暖了我的心。
〝在花園裏〞:獨步徘徊在花園裏,玫瑰花尚有晶瑩朝露,忽有溫柔聲,傳入我耳中,乃是神子主耶穌。祂與我同行,又與我共話,對我說,我單屬於祂;與主在花園中,心靈真快樂,前無人曾經歷過。

接著〝詩篇23篇〞也悄然的覆蓋著我全身。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祂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我雖然走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祢與我同在,祢的杖,祢的竿,都安慰我。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

感謝主!祂是信實的,祂是滿有恩典慈愛的。靠著主,我就剛強壯膽,雖然躺著,但不自覺的像一名戰士般威風凜然起來。

接下來兩個小時的手術,我清醒的知道心導管在我的血管裡流竄,螢光幕上還看見它流竄到那裡呢。那時我全然交託天父上帝,心裏持續的哼著〝在花園裏〞這首詩歌,感受到與主同行,就不再擔心害怕了。

手術結束的當天下午還有餘力,趕緊打電話給第二天要作同樣手術的兒主老師張貞惠姊妹,現買現賣的傳授心得。

三個禮拜後,進行第二次手術。又放了3支藥物支架,前後共置入了6支藥物支架,把阻塞的血管打通撐開。感謝主,祂不誤事,祂不但醫治了我的身體,也使我的靈魂甦醒,享受與主同行的喜樂。

我要感謝家人給我的支持,我太太美玲不捨的淚水與愛;兒子立信邀我們全家到他的房間,帶我們一起唱詩,一起分享,一起禱告;女兒雅信從擔心、不安到交託禱告,再再都帶給我極大的勇氣與信心面對人生的困境。

特別要感謝葉健全長老、蔡淑芬長老在醫療過程上的幫助,感謝教會弟兄姊妹的關心與代禱。
更要感謝天父上帝,在我人生最軟弱的時候,是祂抱著我走過來的,回首來時路,那雙孤單的腳印,原來是祂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