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10日 星期六

祢是真實存在的 -- 劉佩芳

寫作於2008.01.04
作者:劉佩芳姊妹

我出生在一個信主的家庭,印象中父親是一個堅持信仰的人。當時我的母親尚未信主,每個禮拜天早上,為了讓我和姊姊參加兒童主日學,他會騎二十分鐘的摩托車,先送我們到教會,再回家接不能提早到教會的媽媽,一起做禮拜。因為父親的堅持,我童年的教會生活很豐富。十歲時甚至自己提出要接受兒童洗禮。

國小畢業後,父母送我和姊姊到美國求學。國、高中在蔡牧師當時牧會的東安台福教會聚會。雖然親戚很照顧我們,也有很好的唸書與教會環境,我卻開始不快樂。我對自己沒有自信,在學校常把自己藏起來,即便在教會團契,我也往往躲在角落,不敢跟人互動。我的思想變得負面消極,常常悲觀地覺得,自己的一生大概就是這樣灰暗地過去了。

大學時我離開有很多親戚的加州,到印第安那州唸書。我決定不當宅女,開始追逐物質享樂,看能不能讓人生過得精彩。大一到大二,週末參加完青年團契,我便呼朋引伴到各大夜店跑趴。

美國華人家庭多半富裕,很多第二代也養成崇尚名牌的習慣,所以常常會去芝加哥購物。回來的路上,嫌生活還不夠刺激,我和朋友甚至在高速公路上一路飆車到一百英里 (大約等於一百六十公里)。大二那年還連續出了兩次嚴重車禍,把車頭都撞爛了。

剛開始覺得滿過癮的,可是一陣子之後,我發現這些東西都不能使我的生命豐富,反而心靈更加空虛。這段日子也造成我生活作息日夜顚倒、嚴重脫序。我的學校成績在退學邊緣,未來不知在哪,眼前只有捅下的大摟子,和一屁股的卡債。

就是這走投無路的處境,把我帶回到 神面前。記得那天早上,在浴室裡我先是哽咽、然後轉為痛哭。我很想開窗從十樓住處往下跳,結束這一切混亂。就在我一邊哭一邊盤算該如何跳時,腦中突然出現被我遺忘很久的主耶穌。絕望無助的我從心底深處向主發出呼求:「我需要你來拯救我!」

這樣在心裡呼喊完後,我裡面湧出一股莫名的平安。彷彿有一個力量回應我說:「我在這裡。」我平靜下來,走出浴室。生平第一次意識到, 神真的在我的身邊。之後,一群基督徒邀請我去聚會,在那裡透過敬拜,我被 神摸著,經驗到 神的愛。

聖經說:聽道還要行道,所以牧師教導的聖經生活原則,我認真去實行,而 神也很信實地讓我經歷祂的同在。好比說當我憑信心什一奉獻,我就得到 神意外的供應,讓我沒有匱乏。我越來越清楚 神愛我,平安喜樂漸漸在我內心滋生。我一一面對問題,人生漸漸回到正軌,最後也順利畢業。這段過程讓我知道, 神真是有能力改變人的 神,並且祂也是關心微小如我的 神。

而 神的工作不止到此而已。經驗到救恩的滋味後,我很渴望有機會服事 神,因為我覺得我的命是 神救回來的。如詩篇所說:「我拿什麼報答耶和華向我所行的一切厚恩。我要舉起救恩的杯、稱揚耶和華的名。」

我開始把時間和精力挹注在祂的國度上。原本以為自己在回報 神,但我發現,其實透過服事祂,我的人格特質被塑造、恩賜才華被開發。過去我內向退縮,因為服事,我學習主動勇敢;過去缺乏自信,在服事中發揮恩賜而學習肯定自己;過去軟弱不成熟,現在為了承接服事而學習剛強負責任。並且,因為傳福音幫助初信者成長,我看到自己的人生有意義:這世界上,有某些人的生命,因我傳給她 神的福音,而在逐漸轉變中。

最後以一個禱告結尾,求 神祝福聽到或看到這則見證的人:主啊!謝謝祢在孩子生命中工作,使孩子經歷了祢的真實,以致於有機會在人面前見證祢。懇求祢祝福每位聽見的人,一同來經歷祢,體驗祢的愛、認識祢是真實存在的阿爸父。

主求祢持續在我們生命中動工,透過尋求祢、服事祢,破碎我們,更新我們,塑造我們,恢復我們,使我們合祢心意,越來越像祢,活出祢為我們命定那精彩有意義的人生。禱告奉主耶穌的名求,阿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