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21日 星期日

慈愛的主 -- 和光惠

寫作於2008.12.14
作者:和光惠姊妹

我的父母親在我國中一年級時同時受洗。記憶中對基督教的信仰僅止於自從父母信主後,每年舊曆年的祭祖儀式及整桌的祭品,就自動取消了。

父母對於信主認知不清,以致認為信主只與他們倆有關,故未積極帶領我們子女信主。但慈愛的主並未因我尚未信祂而撇下我。

有一次在閒聊時,母親告訴我危急時要記得呼求主來救。誰知就這麼簡單的提醒,卻讓我平生第一次親身經歷主真實的存在。

事情發生在我大學畢業後開始做事時。因工作需要很晚下班,每次回到家中都已晚上十一點多,我的兩個哥哥則輪流到山腳下接我回家。有一次他們倆人同時有事不能來接我,我就自行上山回家。誰知當我正走入慣常走的暗路時,一股莫名的恐懼閃過我的腦際,我的背脊倏地發涼,陡然全身肌肉緊繃,緊張得心臟像要停止一般。我覺得有個鬼緊跟在我背後,當時嚇得只想拔腳飛奔,無奈腳已怕到發軟,舉步為艱。頓時腦中一片空白,不知該如何求救!就在那時另一個意念閃過際“ 叫耶穌”。我立刻在心中大喊:“主耶穌救我”,就在這時一股說不出的平安從頭上澆下。我的心立即充滿平安,腳步不疾不徐一路走回到家。

這件事當時雖驚心動魄,事後我卻忘得乾乾淨淨。未曾替主作見證並榮耀 神。一直到我信主後,經聖靈光照,我才恍然大悟那夜神與我同在。

我的人生一直到認識主之前,自認很都平順滿意。學業、工作、婚姻及養育一雙子女隨夫常年在國外居住,雖然各國環境有異,但作為一位外交官配偶的職份都能勝任愉快。

當我們第二次返國居住時,問題卻逐漸出現。已是國中一年級年齡的女兒,中文程度卻只有小學一年級的程度。每當看到女兒放學回家時的表情總令我擔憂又不忍。又突然發現自認女強人的我,愛她卻無法救她!

女兒在有限的時間內要死記國字外,尚須強記歷史及地理;而數學及物理的試題也是中文,讓她頭痛不已。她在師大附中的雙語班就讀,學校對他們的要求不算嚴格。但同儕之間,明爭暗鬥,與她在國外時,同學間彼此坦誠開朗的相處截然不同。這對她而言猶如雪上加霜,上學被視為畏途已是不言而喻。看她背書包有如千斤般重的身影及面容。有些不太熟識的鄰居都會提醒我。那時我仍渾然不覺女兒的壓力已成為我的壓力。仍舊驕傲自信女兒的問題絕對難不倒我, 卻不知這正是我最大的弱點,因為家庭及孩子是我的最愛,而此時 神已悄悄地預備我的心。 
 
每次我們回國都住在外交部的宿舍,當時有兩位姊妹邀請我到她們家去聚會。我不疑有它,欣然接受,不料初次聽到詩歌就淚流滿面,為了顧及顏面深怕丟臉,就拒絕再去聚會。但她們卻主動登門造訪替我禱告時,我仍會莫名地感動落淚,最後當她們徵求我受洗意願時,我毫不考慮就答應了。

從前只喜歡看文學名著的我,受洗後只想看屬靈的書。讀經也成了我每天最享受的時間。

  
彼得前書二章七節說“所以祂在你們信的人就為寶貴,在那不信的人有話說 ,匠人所棄的石頭,已作了房角的頭塊石頭”受洗後的我就立即重生了。

初信主的時期,我曾信心滿滿的跟一位姊妹分享“無論主要我去那裡我都去”。但是當消息傳來,我們被派前往的國家和我先生的官階完全不符合;在百般委曲下,我的信心跌倒了。但我們還是順服,並未作任何申辯就赴任了。

如今回顧,才知神的道路高過我們的道路,神的意念高過我们的意念。在過去的六年,神藉著我們一再的順服,讓我先生和我學習倚靠 祂,呼求 祂的寶貴功課。其中有藐視、 有誤解、有寃屈、在信心的道路上驚濤駭浪。但感謝 主!

最後卻應証了聖經上的話“凡倚靠耶和華的必不致羞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