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6日 星期日

迷失的小羊 -- 吳怡哲

寫作於2008.11.09
作者:吳怡哲弟兄

各位弟兄姊妹平安,我是9月份颱風天在和平受洗的怡哲,今天我要跟大家分享我決定受洗的歷程。

我生長在一個平凡家庭,爸爸那邊是基督徒家庭,媽媽是嫁給我爸後才信主的。從小只知道吃飯的時後要禱告感謝主,卻也不知道為何要感謝主,心裡想說這些飯菜又不是上帝幫媽媽煮的。

小時候跟著爸媽上教會,聽不懂上面的牧師在講什麼,只記得每次上教會時我和我弟都衝到最前一排去坐,然後聽著牧師的催眠講道就睡著了。

上國中的時候,家裡移民到加拿大。雖然說是移民,其實也只有我跟我弟在那邊。我爸媽就如同大家所講的空中飛人,台灣、加拿大兩地飛來飛去。

當時我們年紀小,爸媽最擔心的不外乎是我們會不會學壞。所以我媽很積極地在加拿大幫我們找了一間長老教會。我們家離這間教會很近,因為我們教會是借用別人的教堂,所以聚會是在週日下午。我們完全沒有太遠或爬不起來的藉口。

因為我媽覺得,去教會的小孩不會變壞。聽到這邊,你們一定覺得『是的,沒錯』。但是我們小孩對於教會是很被動,總是要被爸媽連哄帶騙才肯去教會。當時有兩位大姊姊,很熱心地幾乎每個禮拜都打電話來邀請我們去參加青年團契。我和我弟總是有一次、沒一次的出席,長大後才知道我媽在教會放了很多〝眼線〞,這些眼線也都很盡責地來〝騷擾〞我們。

說來也很奇怪,我和我弟可能覺得電話響不停,這兩位大姊姊實在是太熱心了,漸漸的,從一個月才去一次,變成兩個禮拜去一次,變成每個禮拜都會想去。很奇妙地,我們好像開始習慣了教會的生活,也開始會去參與教會的事工,我弟後來也在我們那個教會當上了執事。

不過反觀我,也許因為大學、研究所都在不同的地方唸,到新的地方需要適應的時間,教會生活也因此常常被中斷。不知不覺中,我姊、我弟都已經受洗了,我變成家中唯一沒受洗的人。我媽三不五時都會適時地提醒我說,不要忘記這一件事。我姊有時候也會不經意的跟我說:死了後,我們可能在不同國度,有點遺憾。

因為從小就接觸這個信仰,雖然知道不會再去信別的教,卻很叛逆地不想跟上帝建立什麼關係,不想在眾人面前承認祂,也不知道自己在抗拒什麼。

長大後,我開始慢慢瞭解到,原來每一頓飯都是上帝所賞賜的。一路走來,雖然父母不在身旁,在國外生活能這麼平安也是有上帝的保守。但這一切因為太過於隨處可得,以致於我都忘了上帝的存在。常常是有困難的時候才會想到上帝,像是找不到車位的時候,才會想要禱告來祈求上帝賜給我一個車位。

在我順遂的時候,卻都完全忘記祂的存在。我覺得很對不起上帝。但這也讓我深刻地體認到,即使我這樣子對待我的上帝,上帝並沒有因此而離棄我。反而用各種不同的方式,來讓我感受他那偉大的愛。

當我告訴我父母決定受洗的那一刻,我知道我父母是喜悅的,我的心更是喜悅。因為我終於願意開始跟上帝建立好的關係,終於願意回到上帝的懷抱了。我形容自己原是一隻迷失的小羊,現在找到路回家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