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3日 星期三

信主得勝記 -- 鄭超睿

寫作於2002/07/28
作  者: 鄭超睿 弟兄
 

我出生於一九六九年,成長在一個溫暖小康的家,家人沒什麼特別的宗教信仰。從小我的成績就很好,國中畢業後順利考上建中。高中一年級的時候,班上的導師是基督徒,開學後不久,有一次老師在課堂上說了幾句信仰上帝的好處,當時的我對於自由主義非常認同,我當場向老師抗議課堂上應中立,不可以為特定的政治或宗教信仰宣傳,老師當場瞪大了眼睛,從此再也沒有在課堂上傳福音。回想起來,我也曾經做過敵對福音的事。

我原本唸的是自然組,但其實真正想念的是法政科系,後來我背著父母偷偷轉念台大政治系,父母因此對我非常不諒解,大學的時候常常參與反對運動,畢業後到金門服役,因為我政治背景不為當時的軍方所喜,辛苦地過了兩年。退伍之後,我在立法院擔任立法委員助理,然後一九九四年赴英國唸書,今年初回到台灣。

第一年我去到倫敦,聖誕節前夕有一個熱心的台灣朋友邀請我去參加華人教會的活動,那時候我覺得為什麼裡面每個人都言必稱上帝,我覺得這群人明明唸很多書卻非常反智,這是我第一次被人邀到教會去,不過實在沒留下什麼深刻的印象。第二年我離開倫敦到愛丁堡唸書,在我唸博士第二年的時候,又有人邀我去教會,這次去的是英國人的教會,我心想,我應該對影響西方文明深遠的基督教有更深的認識,所以就答應了。主日崇拜結束後,我就馬上想要溜掉,沒想到被牧師叫住,問我願不願意跟他一對一的讀經。我心想,好啊,一對一應該可以問很多問題,到時候鐵定把你問倒,於是我就答應了。

之後一個禮拜有兩個下午,牧師約我到我住的地方附近的咖啡店邊喝咖啡邊查經,沒想到短短幾個禮拜內我竟然開始從閱讀聖經當中得到一種平安的感覺,我常思索許多關於人生意義的問題,一直沒有得到解答,就開始想要從基督教裡找找看。那時的我本是為了理想出國唸書,年紀略長後卻發現人的能力實在很有限,內心就有些空虛。幾個月後,我就主動告訴牧師,我想要受洗。沒想到牧師竟然拒絕,牧師要求我必須先戒菸,因為抽菸是罪。我自高中畢業後就一直有抽菸的習慣,香菸向來是我苦悶時候的良友,特別是寫東西的時候,手上總是菸不離手,要我戒菸實在是不大可能,而且我也不覺得抽菸是罪。所以我想,教會我還是會去,不過先不要受洗,當個秘密的基督徒算了。沒想到回家後上帝竟然對我說:其實你可以試試看,我會幫你。我就跑去跟牧師說,我不確定能不能戒菸,不過我聽到上帝跟我說話,牧師很高興,就幫我安排洗禮,當我從水裡出來的時候,覺得有一種很輕鬆的感覺,更沒有想到,我抽了很多年的菸也莫名其妙地戒掉了。

信主幾個月後,心想要是有個說自己的語言的團契不知道有多好。沒想到上帝卻對我說,這件事可以由你來起頭。我覺得很納悶,因為我才剛信主,就把這個感動丟到一邊,那時我是台灣同學會的會長,有次我去機場接機,結果接到一個從台灣來的弟兄,他原本就有預備到國外要被上帝使用,我們就知道,上帝果然要在愛丁堡興起一個團契。後來我又莫名其妙的當了第一任的團契會長,這個團契目前已經增長到三、四十人了。

感謝主讓我在國外信主並且有機會在國外傳福音,在我的服事之中,看到很多人的生命因為信主產生改變,也看過身體被醫治的,精神病被醫治的。但要跟大家分享的是, 最大的神蹟,不是病得醫治,也不是菸癮得到釋放。最大的神蹟,就是當主耶穌進入我們的心中,讓我們產生信仰。路加福音十八章27節耶穌說:在人所不能的事,在神卻能。

1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不好意思,我是超睿。我是1967年生的,不是19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