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4日 星期四

在服事中認識神 -- 林伯穎

寫作於2004/05/30
作  者: 林伯穎 弟兄
 

各位弟兄姐妹,大家平安!我叫林伯穎,我現在就讀台大心理系三年級。我來自屏東潮州,我的母會是光春教會。我的家中有一個爸爸,一個媽媽,還有一個妹妹。我從小生長在傳統信仰的家庭,家中大部份的親戚都是民間宗教,而會到教會來是經由媽媽的一位朋友的帶領,在很自然的狀況下,在國小二年級時,去參加教會的夏令營,也糊裡糊塗地被上帝騙來教會。就這樣一直就在教會中長大。我從小的記憶中,每次到了星期日,總會被媽媽帶去上主日學,拿全勤獎是常有的事,一點都沒有去思考這個信仰到底對我有什麼意義,只覺得那是我生活的一部份,可以有要好的朋友一起玩,他們也陪伴著我的長大。雖然對信仰沒太深的認識,但現在回想起來,那時主日學教的東西,都是深刻在我的腦中,成為我信仰的種子,慢慢在醞釀要發芽!!!

到了國中,也忘了在什麼情況下,被抓去聖歌隊,這是我第一次的服事。那時不知那來的勇氣去唱的,因為曾在我國小時被老師說我是音痴,這樣的一個人竟然可以就這樣一直在詩班待下去。我也很慶幸能在那時候就有個服事的機會,能讓我在當中學習到許多事物,從不會看五線譜,到可以自己摸索去試著把音唱出來。除此之外,也讓我愛上唱歌讚美上帝,在唱歌的服事中感受祂的同在,讓我深知我沒有離開祂。雖然我還是時常走音,我卻還是願意去服事,而在聖歌隊唱歌也成為我信仰上一個重要的幫助,當不開心時,就會自然而然的想到一些詩歌,順口就唱了出來,一字一句都成我的力量和幫助。

當我第一次大學聯考放榜後,知道自己考得不理想時,父母就叫我再重考一年,當時覺得重考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每天在暗無天日的重考班中度過,一想起來就害怕。感謝主,保守了我在重考班的生活讓我過得很快樂,在繁忙的課業中,還能有空回到教會去服事。而隨著聯考的壓力又再次逼近,我的心就愈來愈緊張,不知有誰能幫助我,爸、媽都不能,老師也不能,就只能靠我自己。這時我就想到,我還有一個上帝做我的幫助。(好像常常在考試時,特別會想到上帝)當時,我下了個決定,我決定要受洗,願意認耶穌是我一生的救主,願意一輩子服事神,不離開神。那年的4/8復活節,我和妹妹一起受洗。受洗後,當然免不了要看起屬靈一點囉!!!我也就很認真的去參與服事中,甚至在考試前最後一個星期天還上去獻詩,就在這樣服事的過程中,我得到平靜,可以去面對我的考試,最後我也順利地考上台大心理系。

在我上了大學後,正如一般的大學生一樣,享受著快樂的大一生活,當初跟上帝的約定也忘得一乾二淨,整個大一上學期很少到教會來,想說可以有個多彩多姿的大學生活,根本沒想到要去教會!!!不過上帝比我厲害,就在上學期快結束前,把我抓了回去,透過一個學姐的邀約去做禮拜,然後又被一個以拗人著名的學姐騙去基督精兵營,她跟我說團契有很多人要去,我也就呆呆地被騙去,到了營會才發覺我被騙了!!但,我還是很感恩上帝有如此的安排,讓這個營會成為我信仰生命的轉捩點。在五天的時間當中,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花蓮門諾醫院黃勝雄院長的專講,他說到他為什麼會甘心放棄在美國的名聲地位和財富享受,選擇到花蓮服事的心路歷程,在他身上,我看到了基督的樣式,也有那馨香之氣油然散出。

當然,回到學校生活後,那種願意在服事中與神同行的感動似乎就看不太見,有參加過營會的人就知道,人是很健忘的,在營會中會感動到痛哭流涕,回來後也忘得特別快,那種感動是不持久的。但,上帝也不忘繼續帶領我,在偶然的機會下,被學長邀去參加福音隊,一開始是抱著好玩的心態,可以去到花蓮玩呢!!!又想,反正暑假都閒閒沒事做,就乾脆去兩隊吧!!!就這樣我在大一的暑假,就去了兩隊的福音隊。這也開始了我對福音隊一段不解之緣。

在瑞穗福音隊中,看到在主裡的弟兄姐妹,雖然曾傷害過彼此,卻能在主的愛中彼此寬容,彼此原諒。在長濱福音隊中,看到怡真姐一個女生,在偏僻的鄉村中,又是民間信仰如此盛行的地方,為傳主的福音在做工,這些點點滴滴都一再地感動我,而看到那裡的小朋友是那麼純真地在接受我們習以為常卻一點也不珍惜的福音時,更是深刻感受到我們能成為神的兒女是多麼值得高興的一件事!!而參加過福音隊的人也都知道,在你付出時間去帶這群小朋友時,你得到的東西可能是更多,上帝也沒有虧待過他的兒女,祂的恩典也充充足足地加在我們身上。

我深信,每一個服事都是神所給的。在沒有服事時,我會感到我遠離了神。感謝主,祂沒有離棄我,卻將我找了回來,讓我經歷與祂同工的美好。最後我要用一句經節跟大家分享,記載在歌羅西書三章二十三節,「無論做甚麼,都要從心裏作,像是給主作的,不是給人作的」。也願服事成為神給我的祝福,也成為萬民的祝福。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