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2日 星期二

兩年半讀完聖經班上課感言 -- 蔡境予

寫作於2000/06/01
作  者: 蔡境予 姊妹


親愛的弟兄姊妹們平安:

我從小在基督徒家庭長大,保守估計,我可能是第五代以上的基督徒。(因此我的前代祖先很有可能是當初台灣初代教會的信徒之一)葛培理(Billy Graham )在他的書中形容那些星期天到教會去的人物的時候這樣說:

「赴禮拜成了一種義務—常常是一種痛苦的義務,就像去看牙醫,等到師說完『阿們』,病人才如釋重負,結束了一週一次的治療。」

我現在認真的回想,我的青少年時期,真的就有一大段的時間是這樣度過的。還好一路走來,總也有許多親愛溫暖的天使(特別是我最至親摯愛恆切努力始終不灰心的母親)用不住的禱告捍衛扶持著我,我才得以平安如意走到今天。直到現在,我仍清清楚楚記得那個沒有睡好、不經意醒了過來的早上,我的守了一輩子寡,90多歲的曾外祖母所帶給我的激動與震撼。(我的曾外祖父在我外祖母—他的第一也是唯一的一個小孩—3歲的時候就過世了。於是外祖母小時候因為窮困,以至於生病無法就醫損害了耳膜,直到現在都無法聽見任何聲音。後來外祖母也是生了5個女兒,仍沒生出兒子。而即便生活多患難,並且終其一生斗大的字不認得一個,我的曾外祖母仍靠著羅馬拼音把聖經從頭到尾看了不下數10遍。在她的身上,我認識了什麼叫作對上帝全然的盼望與愛, 什麼是驚人的對生命的堅持與勇毅力!

在她即將回天家的前幾年,我的小阿姨還去跟伊甸會申請了一本特大號,一般是用來置放於會堂最前方的羅馬拼音聖經,讓她雖早已視茫髮蒼仍能拿著放大鏡一個字一個字一點一滴反覆的讀 神的話。寒冬的清晨,曙光微透,金色的陽光篩過扶疏的花木,灑在地上,映著佝塿的曾外祖母跪著禱告的背影,成為深刻在我腦海裡,心目中最美的一幅畫。那個早上,那個跪著的身影,使我在對整個基督有任何認識之前,就先了解了它最深一層的意義。

我在想,事實上也很少有人是一開始就直接經驗上帝的吧。多數的基督徒都是從別人身上間接體會出來的:也就是從那些基督徒的聖潔和愛心。我們中間,可能也有人曾經跟我一樣,沒有興趣去翻閱那本又大又重黑色皮面的聖經。我們只對另外的一本,那本活的,由基督徒的行為寫成的那本感興趣。只是很可惜,這種通用的本子有時候不是那麼容易碰到的。倒不是因為基督徒當中有一些敗類,而是那些人根本就不是基督徒!所謂基督徒,並不是指全部教會裡的人,而是在心靈和意志選擇基督的人。因此,如果要真正了解基督教,由聖經開始,仍然是最正確的。如果我們去看四福音書,我們就能驚訝的發現,基督的言行竟那樣地具有超然性和權威性。有一句話這樣說:「沒有人看見過上帝,只有祂的獨生子將祂表明出來。」上帝並非不可知, 祂差遣了基督,作為神性最好的說明。歷世歷代,有那樣多的學說令人傾心,有那樣多的人物令人激賞,但真正能讓我們帶著悲憫和不能自已的感動愛這個世界的,仍是神的話和基督信仰的本身。如果我們都能親自來查考這本聖經,從神的話來認識祂,我們將不只是像在「欣賞」某些學術派別而已,而是驚訝,甚至被震撼而折服!

就認得字的現代人而言,直接從查考聖經和禱告來體認上帝,就好像讀原文的著作,比較難,卻較為正確。至於靠觀察基督徒而獲得的間接了解,就好像讀坊間一般的翻譯本,較容易,卻也較易錯誤。當然,不容諱言,生活上有不少的學問都是從翻譯本得來的。但是如果可能,為什麼不從原文本著手呢?

不知道你們當中現在是否有人正處在信不下去,或覺得此信仰與我有何關係的光景。誠實的說,我自己的信仰歷程,特別是對於神的信心,也並非一帆風順、從未動搖過。記得10來歲時,性別意識正當啟蒙,(從小由於母親是小學老師,教課時就把我丟在任教的學校的圖書館,於是雜七雜八讀了一堆稀奇古怪的書。沒記錯的話,我大概是小學還沒畢業,就已經把瓊瑤、亞森羅蘋、倪匡等全集看完啦!)越讀聖經,越去思想信仰對於我的意義,越覺得非同小可。由於傳統基督教神學的父權本質,以及長久以來忽略甚至醜化女性和女性的經驗,以致於常常有許多的時候,我會覺得這整個信仰簡直壓的我喘不過氣來!於是我就開始真的認真考慮,是否從此離開(主流)教會,甚至離開這個信仰。其實我也清楚的知道,自古以來早有許多關心人權與自身性別定位的女性主義者選擇出走。我相信那些離開了的人,當他們在最後不得不作出這樣的決定的時候,絕對是情非得以與痛苦的!還好後來藉由更多的閱讀與思考,以及我現在回憶起來覺得是「上帝的伸手干預」,以至於讓我更深的體會與認識到:原來,對於女性的壓迫與其他種種形式的壓迫,彼此之間實是互為關聯甚至密不可分的。當父權社會結構一再窒礙了女性在知識、靈命、社會上的成長,使得女性無法展現完整的人性的時候,藉由自己親自查考神的話,以及神所保守賜予的智慧,我們就能憑著信心超越這一切,依然聽到神本來的聲音和慈愛的心意。

教會的成主,我參加過「耶穌生平班」、「慕道班」,以及陷害我在主日上台作見證的這班「2。5年讀完聖經班」。這幾班我都很喜歡,收穫良多。舉例來說,「2。5年讀完聖經班」這班,採用了總會出版,望惠姐所編的這套教材。裡頭循序漸進,層次分明,每課都列了與生活相關的討論與分享。記得有一陣子功課壓力很大,又常常覺得服事很重,累的快受不了,竟開始覺得人生很辛苦的時候,有一個晚上,我從青契聚完會回家,預習這本課本,想隔天上課才能與大家一起討論。本以為預習個20分鐘就可以睡覺了,沒想到那一次的進度剛好到第5課;彼得前書──活潑的盼望。第一頁的課程大綱即引言道:基督徒會受苦嗎?然後翻過來隔頁的討論與分享題目第3題更直接問到:「你曾經為主受過苦嗎?當時感受如何?你怎麼知道不是因為自作孽而受苦呢?」讀到那時,我頓時覺得有如五雷轟頂,興奮的把彼得前書認真的讀到了天亮。一大早到教會來上課,格麟兄還為我們學生整理出了整本聖經大概總共幾處解釋到關於苦難來源的幾種譬喻和說明,由於罪啦、靈命成長啦、好使我們能安慰人啦、彰顯神的榮耀啦,甚至於是靈界爭戰…等等,於是我整個人覺得彷彿心中大石落地,重新又有了對神的渴慕與對服事的熱心。從那次以後,每一次我都很認真的先把要上課的教材預習過。因為我越來越清晰的體認到,認真的讀神的話,將幫助我對神有更多認識,更能不費力的與神建立起正確、合宜而美好的關係。

我知道,在來教會聚會的會友當中,一定也有不少人是被那些崇拜時的音樂,以及講道所吸引的。我也不否認,世上有許多東西,尤其是那些美好的東西,常常都是用以表現至高的真理的。但它們永遠不是真理本身!使教堂神聖的絕不是莊嚴的牧師,也不是白袍的詩班,而是充塞其中又照耀其上的上帝的榮光──甚至也不是那種榮光,而是上帝本身!是祂的愛和就救恩,使一切的東西有了不同的意義,一切的人有了不同的意義。不是教堂裡的寧靜,不是大風琴的合音(那種東西跟柏拉圖要也有!),而是人類基本的需求──要活的美、活的有意義、活的積極、活的永恆!這一切可以,並且也只可以──在基督耶穌裡找到!

一直很喜歡那個比喻:

「神的靈如風,看不見,卻到處充塞。」

衷心感激神,還有你們,讓像我這樣從小到大不知道傷害過多少人,得罪過神多少次的軟弱的罪人,還可以在這裡跟你們分享我的見證。但願在未來的日子裡,我們都能立志更多去認識祂,更多去愛祂;勇敢的走出自己的世界,而不以面具示人;坦然的說出自己的感受來擁抱人群,卻又在不潔的事上,勇敢的分別!我深知在我一生的道路上,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即使身為醜陋、有限、不完美的人,仍能時時記得仰望美麗、全能、完美的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