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4日 星期四

"陪他(她)走過" -- 黃杏月

寫作於2003/08/03
作  者: 黃杏月 執事
 

親愛的弟兄姊妹平安,我是黃杏月,和平教會關懷同工,感謝上帝的恩典!恩典是不分大小,小從改變心情,解決家中水管堵塞問題,大到改變生命等,都值得數算的。上帝曾應許:一人信主,全家得救,對自己是第一代基督徒來說,這句經文是非常深刻,一直有這樣的負擔向家人傳福音。

『上帝啊!我該怎麼做?』

常常口沫橫飛講述福音,邀請他們上教堂,但是阻力很大,甚至家人刻意安排假日外出,避開我們的邀請,想辦法影響我們也不上教堂。

弟弟自軍官退伍後,經營事業尚稱順利。並結婚生子,有了自己的家庭。天天過著有酒喝的日子,滿腦子想賺錢,自稱無神論者,自己覺得凡事靠自己,我們勸他戒酒、談福音,總不得其門而入。

『上帝啊!為什麼這樣好的福音,我的家人一點也不需要!』

自己因為排行老大,家中有事,第一通電話就會打給我,妹妹說我這裡是問題集散中心,感謝上帝,雖然家人,尚未有人接受救恩,但卻相信信耶穌的人,去年九月弟弟精神開始出狀況,談到賺錢就像賺到一樣,興奮得不能入睡,甚至需要靠打針來幫助,在家裡指揮妻子孩子,甚至親人,像在軍中一樣,自稱是公司的董事長、總經理,人家都要聽他的。逐漸,這樣的情形愈來愈嚴重,有一天被送進醫院,因需要一段療程,觀察躁鬱情況。

原本一家四口的經濟支柱,家務分擔及小孩的管教,突然因為他的垮下,全部停擺,還需要受人服事,家裡亂成一團。弟弟因怨恨家人送他進精神病院,拒絕接見任何人,家父希望我陪他勸他,取得弟兄和孩子諒解,常常一個人奔走台北花蓮之間而心情就像先知以利亞對抗巴力先知一樣,好像孤軍要去作戰。

『上帝啊!你怎麼興起這樣的環境,讓我獨自去面對我的弟弟,也是一位精神病患!』

見面弟弟就對我說:趕快把我放出去,不然,我快要發瘋了,原來他在裡面,和警衛爭吵,就被綁起來。接下來的日子,一方面需要安撫他的情緒,一面也要鼓舞幾乎快崩潰的弟媳。當第一次邀請她為弟弟禱告時,弟媳竟不情不自禁放聲哭泣,這陣子來的委屈和壓力,一股腦地發洩出來,當時自己靜靜地陪著她哭,上帝的恩典和豐富的慈愛,垂聽憂傷人心裡的禱告,屢次在禱告中得釋放的弟媳婦,也願意帶小孩子進教堂。

上帝是憐憫人的,不但扶持並賜力量給弟媳婦,感動當地教會牧師及會友們伸出援手,定期探訪弟弟的家,為這個家庭開了一條出路,約半年後,弟弟的躁鬱逐漸平穩下來。

感謝上帝,當上帝的恩典臨到弟弟的家,他們全家開始走進了教會。上帝啊!你真有魅力,謝謝你這樣回應我,聽我的禱告。讓我經歷了這奇妙的過程,把一切的榮耀和頌讚都歸給上帝。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