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3日 星期三

百合花的小故事 -- 黃玉燕

寫作於2002/01/06
作  者: 黃玉燕 姊妹
 

我接到電話的時候,記得是午夜過了。

怎麼可能?事情怎麼可能這樣發生?志賓在中和架設第四台天線時,從四樓墜下,送醫不治,他摔死了!為什麼在夜晚施工?他一定是太疲勞,不小心失足。為什麼必須這樣趕工?而且難道沒有安全措施?他們怎麼忍心叫他一個人摸黑做高危險的動作?聽起來如真似幻……,說不定只是昏迷,還有救!

劇烈的撞擊之後,腦子裡鬧哄哄的一串問號,慌!驚!難以置信,麻麻木木,本能的抗拒事實。終於難掩悲痛,無法成眠。

之後,我真正最在意的事便是問主:「你已經接納了他的靈魂嗎?他可以到你那裡去嗎?」其次的難題就是該怎麼去安慰他的母親和哥哥?

志賓是民國七十九年間,我在土城工業區和幾位同工一起向勞工傳福音時,在路上遇見,與他談道的男孩。當時他是高職的夜校生,白天在工廠上班,羞澀內向,可是願意留下姓名、資料。就這樣他成為福音中心的孩子,很乖順,話不多,但是可以感覺他的誠懇、純真,還有對我們的信賴。他來參加聚會、查經、聚餐、郊遊……等等活動,跟其他的青年成為朋友,拿著天藝團契的票,跟同學一起去看戲。志賓的爸媽在他還很小的時候就離異,國中畢業後,到台北來,半工半讀,和哥哥一起住在土城。過年過節他很少回家,我們常邀他來福音中心或來家裡吃飯。畢業後一兩年,他告訴我很想參加大專聯考,據我判斷,希望渺小,不過還是鼓勵他,而且還幫他補習英文。

大專聯考落榜後,他離開電子工廠,也許想另謀發展,我們沒有很刻意主導他的選擇,總以為還年輕,讓他自己去嘗試、去探索。而福音中心也因為教會的策略是要把它併回板橋的母會,我們就回板橋聚會。志賓不太能適應人較多的團體,還有聚會的方式,他沒有持續來教會,也還沒受洗,不過我們仍保持聯繫。
他二十五、六歲,我總感覺他的人生尚未真正開始……

在他土城的家裡,幾次探訪他的母親、哥哥,我和教會的弟兄姐妹都以永生的盼望安慰他們,敘述了他在我們當中,與我們來往的種種,悲痛的母親似乎稍得安慰。
告別式在殯儀館舉行,之前我在花店訂了四個花籃,只有很單純的白色、黃色的菊花,我訂過很多次這樣的花籃。當天我和在土城一起服事的弟兄姐妹參加告別式,花店送來的花是黃色的菊花配很漂亮的白色大香水百合花,而且不加價,我十分意外,沒有理由發生這樣的事情啊!不明白是何原因。到了會場,志賓的哥哥迎接我們,他把我們(代表教會)的花籃擺在前面正中的位置,我的眼睛掃遍整個會場,心裡一凜,一片素雅、清新、潔麗的白色百合花!百合花正是今天會場佈置鮮明突顯的主角!哦!是上帝把菊花換成百合花,祂知道,祂無微不致!正是祂無微不至的愛!祂掃掉了我心中所有的烏雲,轉成一片澄明開朗,我只能流著眼淚感謝祂。接著在入殮禮拜中,我們唱詩歌,讀聖經,禱告,祝福,與志賓見在地上的最後一面,主與我們同在,給我們深刻的平安與溫馨,迴盪在心中,久久不息。

這個男孩,在我記憶的花園裡,的確像一朵永遠不凋謝、純淨清麗的百合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