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4日 星期四

學習 -- 陳必晟

寫作於2004/10/17
作  者: 陳必晟 弟兄


我叫陳必晟,剛剛從台大環工所畢業,老家在台中,我爸爸是退休的牧師,媽媽在台中女中教國文,媽媽大學時代是和平人,而我,大學在青年團契,現在參加社青團契。

我是後來才發現我的名字對我的影響很大,你想想看大家看到我會叫我的名字:「必晟、必勝!」,常有同學在考試前會想和我握個手,他們相信和我握過手後考運會特別地好,因而無形之中,我期待自己在許多方面都可以表現比人突出,每每在面對挑戰時,總是小心地躲過危險阻礙,想為自己的人生掌舵,卻忽視了那位能讓風和海順服的上帝。

我會用自己的方試來建立自己屬靈生命,我在大學聯考前就跟上帝禱告,求祂讓我能夠考上台北的學校,因為台北有許多規模大、造就完整的教會,如果我上來台北,就有機會更實在裝備自己,為主所用,其實也嚮往遠離家鄉,有一種浪漫冒險的感覺。

一到台北,我就開始努力地逛教會,去找心目中最理想的教會,找年輕人多、有服事熱誠的、有生命力、同工組織完整的教會。大一上學期我幾乎1個禮拜有5天都跟教會的人在一起,同學晚上看到我常問,你今天怎麼沒有去教會,對於這種看起來屬靈的生活我很滿意。可是一個學期後,我在課業與教會服事的時間上發生衝突,和家人討論分享後,上帝帶我到和平。

剛剛來到這裡的時候,青年團契很少人,跟我理想中的教會差一大截,第一次同工退修會去九份只有5個人。可是在這看起來做不了什麼工,快要倒掉的團契卻有幾個心向團契、認真關心學弟妹的學長姊。在青契的這幾年,上帝讓我知道,就算很少人,對團契有心、有愛,祂就在團契成就了許多奇事。

有一年我爸媽上來台北,為了台中內新長老教會的重建募款,因為我們教會在921大地震的時候倒了。我和他們兩個一起做禮拜,我媽在唱聖詩的時候,不知不覺地就眼淚流不停,她跟我說這麼久沒來了,結果這裡還是和以前一樣,看她流淚,我也鼻子一酸,眼眶熱了起來,我不敢再唱下去,雖然我對那首詩歌不熟,歌詞也不是很感人,可是每多唱一個句,眼淚又再衝鋒、突圍出來,我才想到,我正走過跟媽媽以前走過的腳印上,和有許多雲彩般的見證人的腳蹤。

在團契的服事中我從學長姊和其他同工身上學習到許多服事的技巧,漸漸地,我在很多事情上都覺得應該自己做就可以了,邀請同工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我會考慮我和他的交情好到哪裡,這個人能否用心做、有能力做,我能盯他完成嗎?多多少少,我是希望事工可以在我手上俐落地完成,我會希望計畫目標能照我預期的完成,期初同工退修會、愛修會、和送舊晚會我都只找1、2位同工一起做,往往做完都覺得好累,但是還是感恩上帝讓我在許多困難的事工上順利走過。

一直到2年前做瑞穗福音隊隊長,我覺得我已經是經驗充足,因為出發前開了很多次籌備會,還有一群可以熟悉、可勝任的同工。可是在福音隊中還有是很多時候叫不動人,包括排戲時間、備課時間延遲、課程活動設計改變、有同工不開檢討會、…,大家有問題往往會丟到我面前。做到倒數第2天時我覺得自己快不行了,就在大家上床睡覺時,我只想坐下或躺在外面跟上帝哀嚎,因為我心思和力氣都用光了,又因為我不想讓大家看到我倒下的樣子,我還跑到大馬路上去躺了一下,反正這時候都不會有車,很奇妙的,教堂外面的星空竟讓我想起一句聖經的話:「我觀看你指頭所造的天,並你所陳設的月亮星宿便說:人算什麼,你竟顧念他﹖世人算什麼,你竟眷顧他﹖你叫他比天使(或譯:神)微小一點,並賜他榮耀尊貴為冠冕。 你派他管理你手所造的,使萬物,就是一切的牛羊、田野的獸、空中的鳥、海裡的魚,凡經行海道的,都服在他的腳下。」我才想到,我不是做工給人看的,卻應是做給完全了解我、接納我,而且看我為寶貝的上帝。

當我越想以自己的功夫、自己的方式掌握生命,神就會收了祂的手,而自己負責自己的生命是很累的,耶穌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 我心裡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裡就必得享安息。 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

也許分享一個見證應該有個完美的結局,不過呢,這個如何交託功課我仍在學習,有時我忘記背後的守護者,祂會讓我自由的去衝衝衝,當我衝累了,祂會伸出他的手,安慰我的心,正如聖詩461首上面講到的:
「我的信心若無定,祂必牽我手;我的愛心若在冷,祂必牽我手;設使魔鬼將要贏,祂必牽我手;祂必與我到路尾,祂必牽我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