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24日 星期日

作主見證 -- 林聖勇

寫作於2006/06/24
作  者: 林聖勇 弟兄


親愛的主耶穌、各位弟兄姊妹、牧師們大家平安,我是聖勇。 

很高興今天有短短幾分鐘,能夠拿著麥克風,訴說神在我身上所做的哪些奇妙的工。主題會跟我身上的改變一樣,都是圍繞著福音隊。

在和平教會長大的我,幼幼班、兒主、少契一直到青契,沒有一項是缺席。但是,在大家眼中看起來開開心心、似乎沒有任何煩惱的我,其實不是這個樣子的。

而到了國高中以後,變成非常的自我為中心,以我獨尊、自以為是,根本不在乎其他人的想法,我做的就是對的。簡單的說,我就是地核、地心。舉個例子來說,在哪些時候可以看到我?在兒主時被張老師責備的人群裡可以看到我,在教會玩躲避球把舊的兒主教室(就是現在已經拆掉那個)玻璃打破的人裡面也可以看到我,謝飯禱告時我總是先拿兩個點心放在口袋裡頭,很難想像吧?嗯…還是不難?(不會吧)

總之我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孩子。藉著搞破壞、嘲笑別人來取悅自己。這樣的結果,卻傷害了朋友家人,我是這麼告訴我自己,是社會造成的,我沒有錯,錯都是別人,又不是只有我這樣,大家都一樣,我這樣是自我防護,因為如果我不這麼做、說不定受傷的是我。而我只是社會底下被實驗的白老鼠。(現在想想,其實只是吃的白白胖胖的肥老鼠吧)

而在十九歲那一年,有了小小的改變。 

去年暑假,參加了和平教會裡頭青田以及瑞穗的兩個福音隊。在那裡,一連七天的營會,我見證到了小孩子純真可愛的笑聲與不造作的行為,在那群天使面前,我非常的羞愧。冰山從那時候開始被溶化,也才發現,我過去的笑容,大部分是虛偽、是痛苦凝結而成,或許可以說那其實就不是笑容,而我根本就不快樂吧。 

接著要分享的是我要再次去福音隊的原因。某次聽到福音隊裡另外一個隊員他與小朋友的故事。狀況是他與小朋友再所謂的雅虎及時通(就是現在年輕人透過網際網路聊天的機器),小朋友問他:「大哥哥,你今年會來參加福音隊嗎?」他這麼回答:「我今年一定會去,可是我不知道你能不能來。」嗯…或許是現實面,亦或是行政上面的限制,小朋友不一定能來參加福音隊。但至少,至少他們都在等待著—等著你的出現,期待著你的存在。

這種感覺很奇妙,當你因為某些因素,可能是工作,或者是聖經上面寫的瑪門,甚至是你的自尊,你的面子,’ 當你把你身上的某一部分”讓”出去的時候,你很難想像,有一群人正在等著你。等待原原本本的你。等待你每年回去,等待你每年與他見面,因為小朋友的害羞,或者自己的彆扭,你們的談話也許不到三句,那又如何,他只期待著著原原本本的你。

對我來說,不可置信。

有一個人,也這樣在等我們,不論我們失去了什們,或是得到什麼,變成什麼樣子,祂都在等你,等你的答覆。這樣的等待實踐了生存的意義,這樣的等待會拉著你的領子,要你做出決定。更美妙的是,在你做出選擇的同時,會有一種被提到空中的感覺。

幸運的,我願意對神坦白,願意跟大家坦白,更能夠對自己坦白。  

更要感謝神,也許再也沒有單純的環境,不過如果我仍保有單純、滿足的笑容,那就很夠了!

我願意承認我有罪,也許現在還沒辦法原諒所恨的人,但至少我已經做了選擇,我選擇把微不足道的自己擺在上帝面前,然後讓神所使用。 

祂為我死、我為祂活。這是一個最棒的選擇,而在我這麼決定的時候,我的頭髮也被吹亂了。與你們分享,謝謝!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