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3日 星期三

信仰的應答 -- 王道仁

寫作於2001/10/07
作  者: 王道仁 弟兄  

我是台北人,在台北出生,出生後不久就跟著爸媽到美國進修四年,聽說當時好像是搭著最先進的子母飛機嬰兒車過去的(其實就是嬰兒車上飛機)。四歲以後就在台北長大、在台北生活,是道地的台北人囉!

我從小在基督教家庭長大,也在台北和平長老教會長大。不過自從升上小學五、六年級,就覺得教會的兒童主日學非常非常的幼稚,因此整天帶頭跟老師作對,拒唱幼稚兒童詩歌、拒聽重複的合班故事外加戲弄分班老師。後來我們老師秉持基督徒的愛心,居然准高年級不用聽合班故事!真是太誇張了......至於那些被我們玩弄的分班老師,我到現在都還很敬佩他們的愛心和不屈不撓的精神。從小其實還是有滄桑史的:從三、四年級開始,我在班上的人緣一級差,推測罪魁禍首是自己很驕傲又很愛現。到了五年級左右就整天想自殺,不然就回家哭。那時最喜歡看植物,我想可能因為植物不會傷人吧!因為活著很痛苦就常常問人為什麼要活著 (這就是我信仰問題的開端),後來在上帝的看顧、眾人的幫助和代禱下,平安渡過最危險的時期,沒有將自殺付諸行動。到了六年級,同學也看到了我對驕傲愛現的收斂,逐漸有比較好的關係。

不過最感謝上帝的階段是小學六年級下學期進了教會少年團契(國一到高三的年齡層):一方面脫離了兒童主日學的苦海,另一方面少年團契都是比較成熟的大哥哥大姊姊。這時候才開始真正覺得被別人接納,才開始覺得自己有朋友。

當然啦!戲弄嘲笑別人的功夫在少年團契的訓練之下更加的犀利,當時的大哥哥大姊姊還有同年的朋友(...ㄜ...)感謝他們對我的包容。

升上國二,因為少年團契推動靈修,我在國二的信仰的應答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了自己的靈修生活,也開始和上帝建立直接的關係。國三時期,參加了教會的慕道班(專門給不是基督徒的朋友或剛成為基督徒的朋友參加),於是我開始有了很大的轉變。這其實也是我自己不自覺的,一直到我後來檢討起來才覺得真的轉變很大。我開始收斂起嘲弄別人犀利的嘴風,開始學會關懷別人,開始加入團契的各項工作。或許整體是說:我變得比較成熟了吧!我猜想:應該是上帝所賜下的的生命在我身上逐漸成長的結果。

這時有人難免會發個疑問:「我對信仰都沒有懷疑嗎?」我的回答是:「那怎麼可能?」以我這種理性思考為主的人,當然對信仰充滿疑惑。我從小就問很多問題,從問題兒童變成問題少年變成問題青年。當時我在慕道班就和老師不斷的辯論:慕道班一週上約兩三個小時,可是我有時在上課辯還是辯不完,又正好和老師住得近,會一起回家,就沿路繼續辯。辯到後來我終於覺得:我可以完全相信了!因此就在國三畢業的暑假,接受了教會的堅信禮。

接受了堅信禮以後,我對信仰並不是從此堅信不移。(咦?那為什麼叫堅信禮呢?),只要哪天我又想到另一個可以質疑我信仰的論點,我就又會開始不斷思考、不斷思考、不斷思考......直到有一天,我終於覺悟到:人就是只有有限的一生,人就是只有有限的理性,我不可能想完所有的問題的!我覺得我已經想得差不多夠多啦!因此在我升高三的暑假,我作了一個慎重的決定:從此不再隨便動搖囉!

從高中到大學,我在各方面都學習到很多,不過我在信仰上最大的問題就是:我空有很多信仰上的知識,知道很多基督徒「應該」要做什麼,而且會強迫自己去做到,但是卻缺乏從心底對上帝自然的愛。這是我一直在學習的,也難怪我這幾年的代禱事項、生日願望、新年展望,除了信仰問題還是信仰問題。不過也感謝上帝,在祂不斷幫助之下,我也不斷在成長。悄悄地,信仰問題已經開始變小囉......

好像已經講完了嘛......回顧過去,雖然成長得辛苦,但也充滿上帝的恩典。展望未來的道路,雖然會有困難、痛苦,但我也將看到上帝在我身上精彩的工作!因為我已經將一生託付給最值得信賴的上帝,也是最愛我的上帝。信靠祂就不用擔心囉!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