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4日 星期四

傳福音給軍中學長 -- 王道仁

寫作於2005/03/27
作  者: 王道仁 弟兄


我叫王道仁,剛退伍,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當兵的時候發生的奇妙的事,一切都是上帝的恩典。

之前當兵是在中壢擔任醫官,剛下部隊的時候有一位學長每天跟我朝夕相處。我的學長是輔大心理系,對我非常好,又非常的爆笑,比我裝高中生還白癡,我一定是受他的影響,其實我是很正經的。那時我們除了睡覺之外,每個時候都在一起過生活。所以我就有注意到他還會打坐,然後讀一些佛教的書。當然他也注意到我有禱告,也知道我是基督徒。我曾經問過他打坐都在幹嘛,聽聽他的分享,然後還有一次他有問我幾個對基督教的問題,不過我們分享到一半就有病人來,所以也只談的一點點。反正都是很表面、很客氣的討論就是了。

那時候我靈修,我忘了是讀哪裡,應該是保羅書信其中一卷吧,反正就是叫我們要傳福音。我小時候讀到這種聖經的時候,都覺得壓力很大,因為你沒事不會跟別人談信仰啊!有時候講下去別人還會覺得很怪。有的時候我就會自己開始想要用什麼辦法來跟某人傳福音。想說要不要發問卷、開幕道班、找教會活動什麼有的沒有的。越想下去壓力就越大。然後自己生活又常犯罪,傳福音的時候不是要聖潔一點嗎?我這樣怎麼行?這些都是因為我的個性有完美主義傾向,很容易給自己很大的壓力,甚至讓自己很不開心。

所以後來我看到這種經文啊,我覺得很累不想努力的時候,我就跟上帝禱告說:我沒辦法很努力去傳福音,因為我好累。不過呢?既然你叫我傳,我就先不要管那麼多,就單純的願意。其他就只有求主去負責了。

那時候就是有讀到傳福音的經文,所以我就做了一個禱告,跟上帝講我很累,壓力很大,我不想管,但我願意,所以哩,一切其他的求主自己想辦法。

結果啊,過了不久,我跟他在醫務所聊天的時候啊,我們不知道為什麼就突然談起信仰。不是我刻意引導喔,我當時也沒注意,但是那天不知道怎樣,他就問我說我怎麼不跟他講信仰還是怎樣的,所以我們就開始聊。他問了很多對基督教的疑惑,我們就拼命聊,好像聊了幾個小時,聊到去點名,點名完繼續聊之類的。從那天開始啊,我們就常常討論。然後我就常塞書給他,他對打坐有興趣,我就給他梁燕城的「我的神祕經驗」。結果他就愛上了梁燕城,跟我要他所有的書,我就努力找來給他。他會跟我談他女朋友的事情,我就把「改變帶來醫治」丟給他。這是很奇妙的,因為之前我們幾個月,完全不會像這樣一直談、一直有機會,可是上帝奇妙的工作,他自己預備我學長的心,也預備我的心,然後完成他自己傳福音的計畫。

快要聖誕節的時候,其實那時候我們已經講了很多,可是他還沒有做出關鍵的決定。但是有一天晚上,他心情很不好。我了解了一下,結果是他女朋友要跟他分手。我聽到快昏倒了,因為他們交往很久。那天我就陪他聊天,那時候還在想,現在要不要邀請他信主?可是這樣他感覺會不會很不好?其實我是很害羞很保守的,不想勉強別人,所以我就沒有很積極跟他講,就是陪著他講話,關心他。

我有點忘記那時候是怎麼樣,好像是講到我要為他禱告,然後他自己也可以禱告之類的,他就跟我講說他覺得如果他信上帝,他心情應該會好一點。這太扯了。上帝自己在他心裡工作!所以我就問他說那他為什麼不信,還剩什麼東西困擾他。結果他跟我聊了一會兒,就突然說,好!我了解了,我就信吧!這真的是太神奇了!然後我就帶他做信主的決志禱告,那時候太久沒用決志禱告,還差點講不出來。

後來啊!他每天晚上就跟我一起查經、禱告、讀屬靈書籍,一直到退伍。他還有來過我們教會一次。不過他退伍回家以後,因為家人的反對,所以沒有去教會,不過聽他說上帝也為他安排了另一個基督徒在他工作的地方。

其實我覺得傳福音就是這樣,不是我自己想去做什麼、想一大堆計畫,給自己很大的壓力,而是倚靠上帝,配合上帝自己的計畫,我們只要單純的抱著一顆願意的心。我們不一定有很多才能,不一定預備好,但是沒有關係,上帝不會要我們做我們做不到的事,我們就做上帝要我們做的那一小部份,其他上帝自己會看顧。就像我學長,我以為最困難的,不知道怎麼切入信仰話題,上帝自己就帶領他切入信仰話題。不知道適不適合邀請他做決志禱告,上帝就自己感動他提出來。這一切都是上帝的恩典。盼望我們一起來學習傳福音。

1 則留言:

羅波高 提到...

實在很感人,我當兵的時候也是有一個學長常常跟我討論信仰,我也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那時我都會有雞皮疙瘩浮起來的感覺,我的意思是我我那時非常的火熱,到興奮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