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25日 星期日

服事 -- 何堅仁

寫作於2007/03/25
作  者: 何堅仁 弟兄

我是堅仁,是回鍋的和平人,復健科醫師。1971年我大一到和平,1979年又去高醫念書。很少人在見証中提到自己的職業,我會提及此事是為突顯神的榮耀與恩典。

1990年我和恩慈姊經相親、交往,在91年結婚。結婚前半年恩慈曾在工作中痙攣昏倒送醫,經住院詳細簡查並未有確切的診斷,其間有幾天的輕度發燒,約一週後沒事了,就生龍活虎地回去工作。婚後我們住在台東馬偕醫院的宿舍,以院為家,全院上下和睦相處像一家人,常常相約上山下海兼泡湯,說我們住在花東國家公園並不誇張。以後在台北都會生活的日子,每遇壓力大或心情鬱卒時只要神遊在台東的那一段日子,想著想著我常會不禁地笑出來。 

婚後三個月恩慈開始出現每週三兩天的39度C高燒,合併全身酸痛寒顫,癱臥在床,幾次的住院都找不出原因,出院診斷都是FOU-不明熱,因此只要一發燒就打點滴吃退燒藥,一兩個小時後發個大汗,燒退了,就像個正常人。這樣燒個三兩天,就不再燒了,也不用吃藥,如此週而復始。兩個月過後,退燒藥漸不管用了,發燒從一週兩三天變成四五天,溫度從39度飊到41度,發作起來頭痛欲裂、全身酸痛,台東馬偕的醫師把恩慈轉去台北馬偕,又是一連串的檢查,還是沒有找出發燒的原因。感染科醫師開始處方類固醇,不僅為緩和疾病的進行,也因為一週高燒41度四五天的生活品質實在太糟了。在退燒藥與類固醇的陪伴下發燒發作起來依然猛烈,但恩慈的体溫可以控制在38至39度C之間,日子總得過下去。久之,我們也習慣了38、39度出門去小野柳、三仙台,體力允許就去詩班練習,固定參加主日崇拜。 

馬偕的醫療團隊已經盡力了,92年三月恩慈被轉介去榮總的風濕免疫科,並開始服用免疫抑制劑,在試藥的四月間,我們發現恩慈懷孕了,這當然是個大意外。知道了這個消息,大家都沒有來恭喜,所有的主治醫師只有一種說法:你也是醫師,你看著辦吧!關心我們的兄姊親友安慰我們說:恩慈還年輕,可以再生。恩慈哭了,又失眠了幾天,因為了心中有極大的爭戰。十五年前的心情,我記憶深刻,我有出人意外的平安,竟然沒有一絲慌亂與掙扎,但我知道恩慈在等我說句話,我說:我們常看到外國的宣教士在台灣領養非親非故、殘障的小孩子回本國當自己的小孩撫養,這個小孩是我們自己生的,神要我們自己撫養。從此我們不再為腹中的生命哭過,也不擔心孩子以後會如何,神已經親自背負我們的重擔,我們已經開始體會到全心倚靠神的美好。雖然懷孕期間恩慈還是持續高燒,類固醇還是停不掉,懷孕前三個月我們仍舊儘量少吃止痛退燒藥。我們每天除了為小孩的健康禱告,也更多求神賜給我們的是敬虔的後裔。小孩比預產期早五週出生,除了肚臍、腹股溝疝氣外一切正常,家父將他的長孫取名為主恩,因為神真的施恩在我們家。主恩今年已十四歲半,長得比我帥,比我聰朋,喜歡參加少契,聽蔡牧師講道。 

恩慈產後還是持續發燒,也一直進出醫院,答案都是不明熱。拖著發燒的身子與全身的酸痛,我們自己照顧小孩,幸虧有久病的家母從台北來支援十天,恩慈的媽媽遠從巴西趕到同住一個月,但終究我們要負起作父母的全部責任。要知道每一個嬰孩都是白天最可愛無知的天使,三更半夜的野蠻人,早產兒尤其如比。主恩出生後前三個月每兩個小時要吃一次奶,又吃得很慢,我們輪流起來、或乾脆不睡,聽詩歌、彼比交談,我喜歡按摩恩慈的酸痛(復健科醫師的毛病),能夠讓她少吃一顆止痛藥或在按摩中聽到她的鼾聲是我極大的滿足與安慰。恩慈病中我們只有倚靠神,相依為命,因此我們有很多分享的甜蜜時光,那個時候恩慈早已聽熟了我在和平的經歷,沒見過蔡牧師(那時還是醫師)就早已經是蔡牧師的FANS了。

九三年夏天我們離開台東來到土城,轉換工作並就近照顧父母,但熱病並沒有留在台東,類固醇也只好一直服用。來到北部比較有機會參加各種醫治特會,我們樂於參加,看到別人得醫治我們就很開心,雖然之前曾經從台東飛到台北參加醫治特會,也在台東參加過一次吳勇長老的特會,在按手禱告後一回到家就病得更厲害,但我們未曾抱怨神。榮總風濕免疫科這時轉介恩慈去榮總傳統醫學中心接受另類療法,去了六個月也不見什麼效果就停了。94年三月恩慈的媽媽又專程回台照顧我們一個月,好讓我們喘息,並接受進一步的檢查,三月底全身核醫掃描已經安排好了。岳母回台前已與岳父每週五禁食禱告六個月,主張恩慈和她上禱告山尋求神的旨意,我們都很期待核醫掃描檢查後上禱告山。岳母勇敢地建議停葯一週後上禱告山,之前每次一停藥,發燒就反撲得更凶,類固醇藥量就要增加,這次停藥期間,沒發燒,一週過後,也沒發燒,一直到今天,不再有不明熱侵襲。神的旨意已經夠清楚了:祂願意介入我們的家,親手觸摸親自醫治。每個家都要建立禱告的祭壇,每個人心中都要有一座禱告山好讓我們隨時退到那裏與神親近。 

兩千年前有相似的情節發生,門徒西門的岳母害了熱病,經耶穌觸摸後,西門的岳母的熱病就退了,她就起來服事耶穌和門徒。我們看到耶穌的觸摸帶來即時的醫治,也學習到『起來服事』的典範。當西門的岳母的熱病痊癒了之後,她不是起來說聲謝謝就好了,她乃是起來服事主。這給我們一個很好的示範,當我們得著上帝的恩典以後,不論身體得到醫治還是內心得到醫治,都要起來服事主,回應上帝的恩典。讓我們彼此勉勵吧。謝謝神,謝謝大家!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