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4日 星期四

尋找 -- 柯幸宜

寫作於2004/05/09
作  者: 柯幸宜 姊妹
 

弟兄姊妹平安!

今天是母親節,先祝在座的媽媽母親節快樂。

我是幸宜,在台南長大,是家中第一代基督徒。目前就讀國北師特教系四年級。從小我是由媽媽撫養長大,因為爸媽在我三歲那年離婚。簡單把我的成長過程分成四個階段:第一是才藝填鴉期、接著是叛逆反彈期、再來進入憂鬱轉變期、最後則是夢想堅定期。

國小六年我的成績一直不錯,而媽媽因為只有我一個孩子的緣故,很盡心的栽培我,讓我學各樣才藝:舞蹈、書法、游泳,也補數學、英文。但同時,媽媽對我的管教也非常嚴厲,成績退步幾分就打幾下。印象中,曾經在晚上不敢睡覺,因為怕睡在旁邊的媽媽會在半夜變成虎姑婆…

升上國中,告別才藝填鴉期,開始面臨課業壓力,國二之前還能在班上排名前三,國三分到升學班後,要很努力才能維持在班上前十名。起起落落的成績讓我跟媽媽的關係愈來愈糟。當時的我無法了解為什麼只是看個課外書就會挨打,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媽媽在我身上抓出了兩道傷痕,這兩道傷痕對我的傷害不只是外表而已,而是內心深深的怨恨。當天晚上我甚至興起了逃家、輕生…等可怕的念頭。

就在我最叛逆的時候,上帝帶領一個基督徒同學走進我的生活。我們同班了四年,卻在國三分班後變得親密,透過一起吃午餐分享彼此的生活。從她口中我開始聽到一些關於教會的事情,或是團契發生了什麼有趣的事。從小一個人長大的我,很羨慕有這樣一群人可以在聖誕夜到處報佳音、在報佳音後一起玩通宵。我心中漸漸浮現一幅上帝家中美好的畫面。

高中聯考後,我們考上不同的學校,雖然我考上第一志願,可是過得並不快樂。記得高一的月考我是班上倒數幾名,讓我對讀書提不起興趣,自卑感越來越深,也因此高中有一段時間非常憂鬱。而因為那位基督徒同學的緣故,我參加了學校團契。在南女團契中,我開始認識這個信仰,認識上帝,在團契裡我發現我很自在,因為她們不以成績來衡量一個人,在一次的飛躍營會中,我明白了自己是上帝眼中獨一無二的寶貝,我找到自己的價值!因而決志信主成為基督徒。

信主後的生活並非從此一帆風順,我的成績沒有變得更好,但我跟媽媽的關係卻慢慢轉變….

在南女團契上帝為我預備了很好的輔導,當時她在成大唸研究所。每當我低潮或是跟媽媽發生衝突時,不管多晚她都會在電話中用神的話語鼓勵我、為我禱告。讓我可以去體貼媽媽的心,試著不去在意那些傷人的話語,了解責罵的背後有著深深的關心與擔心…團契中的每個人也經常為我跟媽媽的關係禱告,我跟媽媽開始可以像朋友一樣的聊天,只要不談到信仰…

大學聯考,因為從高一基礎就不好,我只考上私立東吳大學。媽媽因為學費昂貴加上擔心我未來找不到工作而希望我重考。那時我並不想再面對聯考的壓力,找各樣的理由試圖說服媽媽,跟媽媽起了很大的衝突。於是我又打電話給團契輔導,聊了很久之後,我決定聽從輔導的建議順服媽媽的意思。

進入最後的夢想堅定時期。感謝神因著重考,讓我考上國北師朝成為老師的夢想前進,也因此來到和平教會。和平教會是我在台北屬靈溫暖的家,在這裡我看到一群認真追求信仰的學長姊,團契的探訪讓第一次離開家的我感受到溫暖的關心。我開始參加成人主日學,而每年寒暑假的營會-大專靈修班、大專門徒營,讓我在信仰上扎根,更堅定自己所信的。

大學四年,雖然離開家,但我跟媽媽的關係卻不斷地被修補。記得是在大一參加青宣的營會中,操練禁食禱告,那天的主題是為家人禱告,在禱告中我哭了,我知道上帝要我饒恕過去媽媽對我造成的傷害…

今年我跟神禱告希望在大學畢業前能受洗。以前跟媽媽談到受洗,媽媽非常的反對,因為一般民間信仰的觀念讓她覺得唯一的女兒要背祖忘宗了…無法用言語表達清楚我的信仰,我開始每個禮拜寫一封信給媽媽,不只是聊生活的點滴也分享一些經文。媽媽常在電話中告訴我如果太忙就不要寫信了,會讓我有點灰心。但透過這次見證的整理,讓我看到過去母女關係的針鋒相對到如今卻能彼此體貼,這一切若不是出於神是無法成就的…

感謝神在我成長過程中安排了不同的天使,國中的基督徒同學、高中的輔導帶領我進入這個信仰;大學四年,在和平教會更有許多的天使幫助我走過生活中的困難與挑戰。我相信上帝能讓我認識祂,有一天也能讓媽媽認識祂。不論我是否能受洗,我相信神已經預備,也請大家繼續為我和我的家人禱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