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4日 星期四

回頭 -- 張志仁

寫作於2004/08/15
作  者: 張志仁 弟兄


各位弟兄姊妹平安:

我是志仁,從小在和平長大,像台下的素心姐就是我少契時的輔導,而我今天來要來給大家講兩個故事。

第一個故事是耶穌說的,記載在路加福音15章。耶穌說:「某人有兩個兒子。有一天那小兒子對父親說:『爸爸,請你現在就把我應得的財產分給我。』父親就把財產分給兩個兒子。過幾天,小兒子變賣掉一切分得的財產,帶著錢,離家走了。他到了遙遠的地方,在那裏揮霍無度,過著放蕩的生活。當他花盡了所有的一切時,恰巧那地方又發生了嚴重饑荒,他一貧如洗,只好去投靠當地的一個居民;那人就叫小兒子到自己的農場去看豬。在那裡沒有人給他任何東西吃,他恨不得拿豬吃的豆莢來充飢。後來,他醒悟過來,說:『我父親那裏有許多雇工,他們糧食充足有餘,我難倒反而要餓死在這裏嗎?我要起來,回到父親那裏去,對他說:爸爸,我得罪了天,也得罪了你。我再也不配作你的兒子;請把我當作你的雇工吧!』於是,他動身回父親那裏去。當他離家還遠,父親遠遠望見了他,就充滿愛憐,奔向前去,緊緊抱著他,不停地親吻他。小兒子說:『爸爸,我得罪了天,也得罪了你;我再也不配作你的兒子。』可是父親卻吩咐僕人說:『趕快拿最好的衣服給他穿上,拿戒指給他戴上,拿鞋子替他穿上,把那頭小肥牛牽來,宰了,讓我們設宴慶祝!因為我這個兒子是死而復活、失而復得的。』」

接下來我要說第二個故事,是我的故事:之前提到我從小就在和平長大,真的是從小,我的父母在和平結婚,自從我有意識以來就跟著爺爺、奶奶到和平教會來,從幼主、兒主、少契、學青,一直到我廿歲。從小就有很多人誇我聰明,而國中時的智力測驗也證實了這一點,因而造成了我依賴小聰明的習性。學生時代,雖然功課並不頂好,但也還能靠小聰明應付過關;聯考成績,雖不怎樣,但也還都有學校可以念。就這樣無風無浪、平平順順進了大學,也因為這樣,我一直以為,所有的困難,靠自己就可以解決。大二的某一天,我突然不知道為何要來教會、為何要參加團契了,一方面厭倦了、另一方面也有點羨慕非基督徒同學的自由,不用每週被綁死在教會裡。所以我決定要走,但是另一方面我又怕自己迷失在這個花花世界裡。於是我向上帝禱告,我說:「主啊,我想飛,我要出去看看這個世界,但我不求變成一隻老鷹,因為我怕我會找不到回家的路。主啊,求你讓我變成一支風箏,讓我飛出去,但是請你親自看顧風箏的線,不要讓它斷了,若有一天你要我回來時,請拉拉這條線,我就會回來。」然後,我就從教會中消失了。

起初的那兩年,我依然過得很不錯,在學校裡我身兼班上MIS小組組長、系學會執行秘書、監察委員、學生會音樂廳長、校刊總編等職務;課業方面,只要是我有興趣的部分,也都是名列前茅的;身邊又有個不錯的女友。當時,就算稱不上是個風雲人物,至少活的也是燦爛精彩。而當初的禱告也慢慢的被我淡忘了。後來,隨這職務的交卸、和女友分手、家裡又遭逢變故、課業也開始因著打工而變的一塌糊塗,但是那時我依然認為靠這自己的努力,我能克服這一切。但我的情緒也在當初的自信和對未來的無知不安中來回震盪。

離開學校後的軍旅生涯更不用說了,在緊張及不正常的生活作息下,壓根就沒想到上帝的存在。退伍後的職場生涯亦是起起伏伏,不甚得志,而我先前的雄心壯志也漸漸的被消磨殆盡了。其間,家人及一些朋友也勸我回教會去,但我都當成馬耳東風,聽過就忘。

直到大約一年半前,之前少契的契友瑞敏突然打電話給我,說她現在也回到和平社青聚會了,問我要不要也回來看看。剎那間,我想起了之前的禱告,我知道上帝在收線了。於是週四下班後我就來到了和平,或許是近鄉情怯吧,我一直在門口徘徊,遲遲不敢進門,心中一直想著,進去後大家會怎麼看我?會問我什麼問題?裡面還有沒有人是我認識的?現在的和平是否和當年一樣?最後在心虛及害怕中我退卻了。但感謝主的靈一直在我心裡做工,一週後,我終於鼓起勇氣,走進了教會。感謝上帝,祂不止給我最好的衣服,拿戒指、鞋子給我穿,為我設宴,最重要的是祂為我準備了溫暖的家。而且我也逐漸開始瞭解到,先前的順遂與挫折是神對我所做的調整,祂藉著這些過程要來調整我的驕傲及自滿。而我也很感謝天父,在風箏越飛越遠時,祂不僅沒有遺忘手中的線,而且還運用各種方式來調整我、造就我,並且帶領我回家。

通常,故事到了這裡,接下去的就應該是主角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可惜這並不是童話故事,所以故事裡的主角依然在現實生活中掙扎奮鬥,依然有徬徨、依然有挫折。但是因著依靠上帝,我不再被徬徨、挫折擊倒,也不再為自己的缺陷而焦慮。因祂說過:「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林後 12:9)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