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4日 星期四

被上帝尋回的羊 -- 賴百莉

寫作於2004/05/23
作  者: 賴百莉 姊妹
 

大家平安! 我是百莉。我的家人來自台南,但由於父母在很年輕時,就一起上台北工作,所以我從小在台北長大,因此其實我算是一個道地的台北人。我的生命和生活其實很單純,因為我從小就生活在一個很單純的五人小家庭當中:有爸爸、媽媽和我的兩個妹妹。就是因為這樣的單純,所以當教會邀請我講見証時,我非常地為難,也拒絕了二次,因為很害怕講得不夠精彩,不夠有吸引力。更重要的是---我不知道要從何講起上帝在我身上的作為,特別是在今天,有許多朋友還不認識那奇妙偉大的神。所以,我今天能夠在這裡談論見証,乃是上帝的作為,因為我的口才很不好。

我在2001年畢業於台大牙醫系,現在在天母的天泉診所擔任牙醫師。其實,回頭看看我的求學路程---套一句我的好朋友所稱呼的,算是媽媽們心中的 “模範生” 吧! 因為我從小學到國中都是班上的數一數二的好學生,在高中,也很”自然” 地考上北一女,然後再來就是台大。雖然我這樣地優秀(呵呵呵),可是我從小到大都沒有真正地感到快樂過,更不好的是父母親從來不會關心我的內心感受。所以我在個性上,有著很明顯地憂鬱性質,簡言之,就是很悶---直到我在大三時,才”真正” 地認識耶穌,而附帶的,也變得快樂多了,並且找到許多可以了解我,願意聽我內心感受的朋友。

至於我如何信主的呢?其實現在想來,上帝還真是厲害,利用我單純的個性,就把我找了回來;還記得在我大一新生報到的第一天,報到結束之後,從台大體育館走出來 (當時還沒有台大巨蛋),就遇到一位在門口發小單張的姊姊。那位姊姊很親切,頭髮留得好長好長,戴一付眼鏡,講一口很標準的國語,很像大陸的高級政府幹部。而她對自己名字的介紹更讓我覺得印象深刻:她說,她叫 陳芝華 ,芝麻的芝,中華的華,是學園傳道會的同工…我心中覺得真是好笑,竟然有人用芝麻來介紹自己。後來,這位看起來真的很善良的姊姊簡單地關心我這位很緊張的大學菜鳥,各自留下姓名和電話,就分手了。

在當時的我,才剛交了一個男朋友,也是我的第一位男朋友,他是我的國中同學,我在國中時就暗戀他了,後來在高三聯考時偶然的機會下重逢,一起唸書準備聯考。後來我考上了台大,他考上了輔大物理,但是覺得不理想,所以打算重考。因此我的大一生活重心,全部都圍繞著他在轉,陪著他度過壓力極大的重考生活。有時候,我還得忍受他因為壓力太大而莫名而來的生氣。當然,另一方面,由於我的生活重心都在他的身上,而大一的課業也較為輕鬆,所以也常常需要他來陪伴、解悶。後來,他考上了成大,因此就南下就讀。而我們就開始了南北二地的戀愛。其實,在一開始我們的交往,我是偷偷瞞著我的父母的,但是當我們的戀情曝光後,我的父母親極為反對,我也常被母親跟監。在當時我,十分痛苦,因為每天都要撒謊,都要編謊言向父母交待我的行蹤。

後來男朋友下南部讀書後,我們需要常常打電話,而我也必須要常常跑到外面去打公共電話給他,以免被母親發現,如果他打電話給我,被母親接到,就必須要馬上掛掉。久而久之,母親也對他愈來愈反感。但是,我依然堅持和他交往。在當時,可以說是我非常地 “迷戀” 他。後來,到了我大二,他大一的暑假時,他放假回來利用暑假在補習班打工。在打工時,他認識了一個女孩,後來瞞著我和她交往。簡言之,就是腳踏二條船。到了最後,我終於忍無可忍了,我們大大的吵了一架,就在他打了我一巴掌後,我們便正式分手了。

我們分手後,我十分地難過,沒有人知道這件事,我也找不到什麼人來分享我的苦境,有時候,我甚至難過到想要自殺,從我家頂樓上跳下來,死了算了。可是很奇怪,在我那樣對生命絕望,覺得自己一點盼望都沒有的時候,心中常常有很多鼓勵我不要放棄生命的話語出現,扶持我,鼓勵我。就這樣,持續了一個月後,在我一次不知道該作什麼事,在家裡翻東西整裡抽屜時,看到了一張大一時,芝華姊姊留給我的聯絡電話,我便照著上面所留的電話,打了過去。(現在想來真是覺得很奇妙,我當時為何會莫名奇妙的打電話給她呢?) 就這樣,我便從那時開始,由芝華姊帶我重新認識上帝,開始讀聖經。我在大一時,也曾嘗試讀讀聖經,但是才剛開始讀第一章,就覺得它深奧難懂,而不再去讀它了。但是當我二年後,再翻開它時,竟然變得很喜歡讀,讀了心中就有力量和平安。我想我的心,我的眼睛真的是被上帝打開了。

就這樣,我在大三信了主,參加我們學校醫學院的基督徒聚會,然後,在這樣的聚會中認識了一些朋友,介紹我來和平教會聚會。在和平教會參加為大專生成立的團契。在這樣的團體當中,我感受到大家對我很單純,朋友們都很願意聽我分享感受,也願意接納我,因此,就這樣我的生命得以延續到今日。真是多虧了上帝一路的暗中保護和安排。我想,如果我大一就很單純地信了主,而沒有離開上帝身邊背叛祂二年,經歷這些苦頭,我想我的信仰可能就沒有今天這樣地深刻。直到今天,我的父母尚未信主,也常有來自母親對我的信仰的逼迫,但是我因為深信上帝的存在,因此也未曾因為這樣的逼迫而放棄了信仰。而且我也找到了生命的意義和盼望。如今,雖然我還是單身,但是比起過去的我,我是活得自由,又有平安多了。因為上帝應許我,永不離棄我,我知道把我的盼望和重心放在祂身上,總比放在可變的人身上,有保障多了。

這一路走來,雖然很辛苦,但是卻也讓我見証到上帝的真實存在與祂一路的保守。所以,算是很感恩的。我在信主後,也曾一度跟著福音隊遠征法國傳福音給大陸人,也在旅程中經歷到很大的低潮,常常會對上帝沒信心,對祂的存在感到懷疑,但在隊友的禱告下,我在禱告中看到了上帝非常的榮耀,自己也在過程當中,心被上帝破碎,然後又得到了一個全新的心,全新的生命。如果真要細數上帝對我的恩典,真的不是裋裋的五分鐘可以講完的。但最重要的是,上帝祂到最後,總是沒有放棄我。祂說過:「你們中間誰有一百隻,失去一隻,不把這九十九隻撇在礦野,去找那失去的羊直到找著呢?找到了,就歡歡喜喜的扛在肩上,回到家裡,就請朋友鄰舍來,對他們說:『我失去的羊已經找著了,你們和我一同歡喜吧!』 感謝神,這樣看重祂的羊,也就是我們在地上的兒女。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