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3日 星期三

九十九隻以外 -- 張立明

寫作於2001/10/14
作  者:張立明 弟兄
 

未曾離家的人,不會感覺家的溫暖;未曾孤單的人,不會知道友情的可貴;同樣的,未曾離開羊圈的我,也一直未曾真正了解慈父那樣深廣的愛。

我生長在一個溫馨的基督徒家庭。小時候,我們住在一個舊式的日式房子裡,裡面舖著榻榻米,在微弱的燈光下,我和妹妹常在晚上睡前依偎在母親膝上聽他講聖經故事。每個星期日,我們全家都走到不遠的一個教會作禮拜。在我八歲生日那天,父母買了一本聖經給我,從那天起,我每天讀兩章聖經,一章舊約、一章新約,直到高三聯考結束,幾乎未曾間斷。因此,我很小就知道人有罪,需要神的救贖,在小學四年級時一個夏令營裡,我痛哭悔罪並決志相信神;我至今仍記得決志後那種容光煥發的喜悅。

基督教教育自幼就這樣子影響了我的人生觀,我相信有神,相信世上有善有惡、有公理、有永恆,我們世界的觀念是理想、單純而美善的。

國中時開始上生物課,我記得那位老師的眼鏡其厚無比,他以相當堅定的口吻說:「雖然有人迷信世界是神所創造的,但科學已證明了人類是從猴子進化來的」,這堂課是我信仰的第一次衝擊。

中學時期有許多未信神的同學,當我與他們討論,甚或辯論信仰問題時,他們會反問我:「上帝在哪裡?我看不到!」「你說人是神造的,那神是誰造的?」「宗教都是一樣勸人為善,信什麼都一樣!」「信仰是不錯,不過好像有些事情不能做,不自由!」等等,使我為之語塞。雖然尋求過一些答案,但沒有使我完全滿意,我的同學當然也不會滿意。這些問題我一直放在心上。

進大學以後,思想門戶大開,形形色色的思想、人文、心理學一下子湧進我的腦海中,我那單純的信仰禁不起這些思潮的挑戰,就漸漸地屈居下風。

我開始懷疑信仰是不是心理作用?我開始批評教會中人事制度的缺失,我開始戴上懷疑的眼鏡來批判聖經,我在家與父親辯論,到教會與輔導辯論,而且頗為了自己能發現問題、分析問題而感到驕傲,甚至看不起那些傳統而單純的基督徒。後來到了一個地步,我連聖經都看不下去了,因為我無法接受它竟有不合邏輯的地方。另一方面,我一直不能證明有神,因此禱告也失去了「味道」,後來乾脆就不禱告了。我自幼所奉為圭臬的信仰,至此終於完全破產,潰不成軍,僅存的只是禮拜天「進出」教會的習慣。

驕傲的果實果然炫爛,卻帶來了我心靈最深處的空虛。我發現當我否定掉這套完美的信仰價值觀之後,我找不到更好的來取代,我變成沒有原則可循,我無法像有些同學在感官物慾的生活中享受而感到滿足,因我早已了解物質的虛幻和人生的短暫,我變得很悲觀,因為我失去了生命的方向感,我無法解釋自己存在的意義,以及我將來要到哪裡去。我發現好人壞人有一天都會死,行善變成沒有意義。

每一天,我深深地苦惱著許多理性上想不通的信仰問題,我自知並非刻意排斥這個信仰,但我實在無法單純接受。我的心像一艘破船,漂泊在狂風大浪的黑夜裡,不知道為什麼在這裡漂蕩,也不知道要漂到那裡,那真是一段難忘的、痛苦的經歷,我終日鬱鬱寡歡,父母和教會的兄姐們都很擔心,但卻對我無可奈何。

有一天在學校圖書館裡遇見一個哥哥,他說:「立明,別傻了!看你日漸憔悴,就為了這些思想上的困擾,你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我勸你放單純點,用小孩子的心來看信仰,等你心智成熟,情緒穩定後再來想這些理性上的問題。」,他沒有叫我不要想,但他要我等自己更成熟之後再來想。

那是個美麗的黃昏,我坐在圖書館窗前,面向橙紅的落日和青翠的校園,我的眼前不斷閃過許多美好、可愛、親切的基督徒面孔,各個都那麼滿足,那麼快樂、那麼關心別人……..。我突然覺得我好羨慕他們,雖然我自以為聰明在批判他們的信仰,但他們所擁有的生命卻深深地吸引我,這裡面是不是有著隱藏在深處而被我忽略的深奧智慧呢?這是不是所謂的「大智若愚」呢?我思索良久,心中更加苦悶,走出圖書館大門時已是月明星稀了。

當晚睡前,我打開那本塵封已久的黑皮聖經,用耶穌所講的「回轉像小孩子」的謙卑讀它。當我看到矛盾或不合理的地方時,我就當作是自己不懂。不再批評它錯誤,而暫時跳過去等以後再回頭看,心想說不定將來就懂了。深夜,臨睡前,我發現雖然我還不知道神是否存在,但聖經的話已經安慰我空虛漂蕩已久的心。

此後,我除了讀聖經,同時也看了一些護教學、進化論的書,結果,我深深地被聖經堅強的內證和外證所震驚。我從來不知道曾有這麼多人花過這麼大的心血在經文的考古、訓詁、預言和原文內容的研究上面。這是一本什麼樣的書,竟有這般魅力?我又發現,關於神的存在、預定預知、人性以及永恆的概念等一些哲學上的探討早在許多世紀以前就已開始,許多大哲學家、大神學家都曾思考過,而且討論得更深入,想到的層面與問題也更廣。我欣然地發現原來不是只有我有這樣的問題,也愧然地了解我的心態是多麼的井蛙夜郎。藉由一些書和一些朋友,我漸漸了解以人的有限去了解神的無限,人的短暫去了解神的永恆,人的不足去了解神的完美,當然會有困難,更何況人的理性已在罪中墮落了呢!

當時看的書裡頭,有一本「鐵證待判」,其中有一篇對耶穌的復活有很精彩的辯證,關於聖經的內容,我就是從這一點開始相信的。相信耶穌復活,就是相信他講的話,則他所介紹的上帝和他自己神兒子的地位就不容懷疑。接著,我看見他也引用舊約的話,所以我也應該相信舊約,以此類推,就這樣過了將近一年,我最後終於也相信了使徒書信的地位,這本聖經就成了我重新認識神的最大基礎。漸漸地我發現以前我在哲學上、科學上、神學上的問題都一一得到了解答,雖然還剩下不少,但已不影響我相信上帝。

在感情上,我深深地被耶穌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動作所吸引,我未曾見過如此完美而成熟的人,我醉心於它的智慧、慈愛、能力、憐憫、公義、溫柔、謙卑等等特質,而他又如此喜歡親近人類,因此我幾乎可說是「愛上了」這位融合了真、善、美於一身的主。

同時我也加入了教會服事的行列,在服事中,我經常因操心事工而向主禱告,神顯出祂的信實和能力,使我多次經歷到「超自然」的奇蹟,我對神的信心因此益形穩固。

入社會後,在大學時期打下的信仰基礎成了我最大的力量。首先是讀經,這習慣曾多次把我從物質主義、功利至上的歧路上拉回來。我發覺一個浸入社會染缸的人,很容易就在耳濡目染之下同流合污了而不自覺。當時有些同學從討論醫學變成討論車子、女友、薪水和升遷時,聖經就像一面鏡子時時提醒我這軟弱的人,不要忘記神的救恩和自己的使命。禱告的習慣則常常讓我在工作勞累而抱怨,甚至發脾氣時祈求神,並多次得到立時的安慰與愛的力量。

感謝神,因他在我出走時一直沒有放棄我,在我驕傲頑固時也不灰心,祂未曾停止愛我,因他深深了解我的徬徨、軟弱和痛苦。祂尋找我、幫助我,一直到我回到老家,重拾自由與歡笑。這樣深廣的愛,就那樣真實地發生在我這渺小的生命裡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