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29日 星期日

生病不是苦難,而是... -- 陳昭明

寫作於200707/29
作  者: 陳昭明 弟兄

各位弟兄姐妹平安:

  我是昭明,當了三十三年的基督徒,在和平聚會也超過廿年,這是第一次站在台前做見證。從今年三月廿六日到現在,這段時間,是我第一次那麼深刻的感受上帝醫治的大能;以前只是聽過許多見證說 神的大能如何醫治人們無法治療的疾病,而這一次, 神醫治的恩典在我的小女兒悅吟身上彰顯。

  今年三月廿四日,我的太太懷孕還未滿三十五週,因為不正常的出血而住院安胎,原本以為打打安胎針就沒事了,沒想到從來就沒有高血壓病史的老婆,血壓從廿四日住院時的150,一路飆升,在廿六日上午收縮壓已經超過210了,而舒張壓卻掉到30幾,當下決定不再安胎,準備下午進產房。感謝神,在三月廿六日下午15:55,我的內人方婷平安的自然產下女嬰,體重2650公克。

  可是當小孩一出來,醫生就覺得不對勁,腹部明顯隆起,身上有不明紅點,因此立即轉送基隆長庚,才上救護車,小孩因為呼吸較喘,血氧濃度只剩六十幾,就插上氣管內管,到了基隆長庚加護病,一抽血,白血球數值高達12萬(正常值是5000~10000),血小板偏低,血紅素不足,凝血功能欠佳,鉀離子偏高,懷疑是先天性白血病,所以又立刻轉送林口長庚兒童醫院。到了林口一樣是進了加護病房,看著自己剛出生未滿廿四小時女兒,身上插滿管子,儀器的數字不穩定的跳著,為什麼才剛出生,就要受到這樣的痛苦。為什麼這樣的苦難會臨到我...為什麼...我真得不懂。

  隔天三月廿七日上午會客時間,到林口看悅吟,護理長就告訴我剛剛檢查發現悅吟的腦部異常,因此要我陪同做詳細的電腦斷層。報告一出來發現悅吟腦部出血相當嚴重,整個右腦幾乎出血,而左腦也有三分之一,護理長要我有心理準備,說:從沒有見過新生兒有這樣的狀況,一般來說對小孩生命非常不利,就算活下來,以目前出血情形,也會影響到未來的發展。因此在當天下午,和內人再度跑了一次醫院,簽了放棄急救同意書,對我們而言是何等痛苦的決定。神啊!就將這孩子生命的主權交給你,求你憐憫這孩子吧!

  由於孩子年紀太小,無法進行化療,因此血液腫瘤科醫師也告訴我們,目前醫院能做的就是支持性療法,先維持她的生命徵狀,同時也確定悅吟是「先天性骨髓性白血病M7型」,這種疾病在新生兒非常罕見,一般而言比較常發生在唐氏兒身上,為了找出原因,建議我們做染色體篩檢。

  4月10日染色體報告出爐,主治醫師告訴我們悅吟是個唐寶寶,頓時心情真是down到谷底,怎麼會...之前產檢不是一切ok嗎?怎麼現在是個唐氏兒呢?但因為悅吟的外觀一點也不像,因此醫生建議我們再做一次。記得當時我問了醫生一句話:「誤差機率有多大?」醫生回答我:「99.99%結果會一樣」。

  接下來悅吟開始遙遙無期的住院日子,至於怎樣治療、會不會好轉、何時出院,連醫生也不知道,因為這種病例在國內真得太少了,後來自己去查文獻,在國外的報告新生兒發生機率是百萬分之37。而我及家人每天能做的,就是下班後到醫院,在床邊為悅吟禱告。這段時間,真得感謝和平教會牧長及大家的代禱,除了4/8晚上三位牧師及八位長老到林口長庚為悅吟施行幼兒洗,曾牧師幾乎是每週都會到醫院為悅吟禱告。而這時候除了禱告,還是禱告,因為生命的主權在於 神,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

  感謝神的憐憫與安慰,5/22第二次染色體報告出爐,染色體竟然是正常,悅吟不是唐寶寶,接下來腦部斷層報告,顯示血塊大部分被吸收了,白血球也降到正常值以下,血紅素、凝血功能、血小板漸漸正常;而悅吟也展現旺盛的生命力,自己拔掉呼吸氣、中央靜脈導管、點滴,終於在6/9出院回家。現在的悅吟,除了肝脾依然腫大,要定期回診追蹤,其他一切都算正常。

  這段日子,有兩件事要與大家分享。從老婆待產到生小孩後出院,總共五天的期間,因為病房可以上網,所以就在病房內線上收聽佳音聖樂網。三月廿六日忙悅吟住院的事,一直到晚上十二點多才回到婦產科,當晚心情真得很難過,也很複雜,同時還要安慰剛生產完的老婆,說實話根本煩惱到睡不著,一直在想為什麼?只記得在三月廿七日清早六點多,就在半夢半醒當中,從佳音聖樂網裏傳來一個聲音:『孩子,一切出於我;孩子,一切出於我』,我頓時驚醒,這句話深深感動我,是的,這一切都是出於 神的旨意,這孩子的出生、生病、甚至讓我的家庭面臨這樣的痛苦與挑戰,都是出於神;而未知的一切,也將出於神,我為何要煩惱?做了那麼久的基督徒,我有真正的交託給 神嗎?這句話是上帝要對我說的:『孩子,一切出於我』,衪已經預備了一切,我現在要做的,就是全然的交託,用禱告將生命的主權交給 神。

  第二件事,在四月份一次蔡牧師的主日講道中提到詩篇廿三篇:「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這一段,記得牧師解釋幽谷,有入口也有出口,它不是一個封閉的山谷。神雖然讓你走進這山谷,衪也必帶領你走出來。是的,悅吟的疾病在當下對於醫生來說確實束手無策,但人的盡頭就 神起頭,醫療團隊只能邊做邊看,給予支持性療法,根本無法對白血病採取任何積極的治療;但當神醫治的大能動工,衪讓悅吟的白血球未經化學治療就降回正常值, 神帶領我們走出這死亡幽谷,在這當中人能做的,就是憑著信心禱告,和將重擔交託給主而已。

這段時間,讓我再次經歷 神的恩典,如同約伯記所說:「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過去許多人被 神醫治的見證,今天確確實實在我的家庭發生。我不知道明天會如何,也不知道悅吟未來會不會再發病;但我知道,當全然的交託,我將不再煩惱,而主所成就的,甚至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如同詩歌我知誰掌管明天所寫:「許多事明天將臨到,許多事難已明瞭;但我知主掌管明天,衪必要領我向前」。

再次謝謝大家為我們家庭代禱,相信悅吟的生病不是苦難,而是一件祝福。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