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月21日 星期日

在大難裡認識主 -- 邱錦榮

寫作於2007/01/21
作  者:邱錦榮 姊妹

我於2006年12月10日在台北市和平基督教長老教會接受洗禮。我任教於台大外文系,過去我們全家曾經在溫州街附近的台大宿舍區居住了二十年,距離教會僅僅一公里多的路程,但這段約莫二十分鐘的路雖近實遠,二十多年以後才走到。如今回想,我不認識主,多次與主失之交臂,我找不到主,是 主找到我。

在大難裡認識主

2005年7月,我獲知此生最痛苦的訊息:先生罹患肺癌,已有轉移。此後的悲傷排山倒海而來,彷彿肢體被撕裂。過去十年來,我一直是一個淺淺的佛教徒,經常以修身、利他作為祈求平安的籌碼,並曾兩度到道場坐禪七,體驗到空靈的感覺。但是這次遭逢大難,我感到極度空虛乏力。

8.3當日早晨,信仰基督的夫家二嫂在研究室帶領我祈禱。我深受感動,淚如決堤。從此後二哥二嫂帶領我走進信仰之路。我們弟兄姊妹三家經常於週末輪流在一家聚餐、交流、讀經、祈禱。同年十月,我摸索找到和平教會,在蔡茂堂牧師的牧養裡認識主,渴望求道。從此後放下執著自傲,接受造物主的教導。我受的教育是西洋文學與文化,方法學的訓練一直是在人本主義思維的框架裡操作。當我反省到這一點時,有些破繭而出的體悟。

存在的基本焦慮

回想過去人生的每一個階段都有特殊的渴望和需求:愛情、婚姻、工作、名利等等,即便苟有所得,也只是暫時的滿足;沒有一樁是追求到了,即可以長久滿足。我個人在世俗層面,有令人稱羨的婚姻,兩個體貼的兒子,在任教的大學曾擔任系主任。但是這些表象界的成就,從未真正解決個人存在的基本焦慮。去年的復活節,我向天父許下心願:要在經歷先生的癌症裡親眼見 神,得到見證,這是我餘生唯一重要的事,不僅關係肉體的生命,更關係著生命終極的意義。我曾聽聞一個比喻:人的心上缺了一角,只有屬靈的生命可以填補那個缺憾。如果我不能追求到親眼見 神,此生不過一場虛空。我正在學習將 神的道路、真理擺在所有世俗價值之上,渴望在生命的過程裡得到主賜的安息。

追求那最美好的福份

每一日我在獨處時,隨時隨地做心靈祈禱(mental prayer),一天至少一次以上出聲祈禱(vocal prayer)。在陷入幽暗低潮,看不到主的光亮時,我不停的重複呼求:父啊!求你與我同在。恐懼侵襲時,我在這樣呼求中得到安靜。因為斷斷續續地感受到來自於天上的恩賜,我衍生了信心,要追求那最美好的福份,永恆的安息。

準備期末考

我起步太晚,必須時時刻刻用功趕上,祈求天父悅納。讀馬可福音九章,癲癇小孩的父親求主耶穌驅走啞巴鬼,主問他:你信嗎?他答:My Lord, I believe. Help thou mine unbelief.第一次在經上看到「我信心不足,求主幫助」的例子,頓覺溫暖而信心增加。事事可求,連信心也可求。最近看見一則自問自答:人為什麼越老越常讀聖經?他們大概在拼期末考吧。

I was thinking about how people seem to read the Bible a whole lot more as they get older; then it dawned on me . . . do you think they’re cramming for their final exam?

我懷著這樣的心情,準備這一生的期末考。但願與 主面對面的那一時刻,我明瞭這一生的功課。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