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4日 星期四

呼求 -- 謝宇琪

寫作於2005/03/13
作  者: 謝宇琪 姊妹


瑪拉基書三章10節:你們要把十分之一的全數送到聖殿,使聖殿裡有豐富的食物。我是上主──萬軍的統帥;試試我,你們就會看見我打開天上的窗戶,把各樣好東西豐豐富富地傾倒給你們。

各位弟兄姐妹平安,我是社青團契的宇琪。我2002年9月15日在和平受洗,今天我就是要來分享我信主的過程。

其實我最早接觸基督教信仰,是在國中的時候。那時候有一位國文老師,當時她對我很好,常誇獎我的作文寫得很好,還特地送我ㄧ本「荒漠甘泉」,並且在上面題了字鼓勵我,這本書我到現在還常常翻閱。記得有一次她還帶我們到師大附近的一間教會(應該不是和平)過耶誕節,當時班上同學都很興奮,還在教會裡照相留念。

在北一女的高中生涯結束之後,我進了台大外文。我記得有一次我沒準備完期中考或期末考,所以故意選了一間空教室,打算臨時報佛腳,當時在台大有很多的團契或信仰社團,結果果不期然,就有人拿著傳單向我傳教,我當時臉都綠了,直接向對方表明:我下節課就要考試了,書還沒有唸完,所以不太方便聽她解說,結果對方並不放棄,還一直要我繼續聽下去,我當時心想這個人真白目,就開始跟那個姊妹槓上。她給我看一幅圖,我記得當時的圖畫上有兩個圓,一個很規律,另一個一片混亂,規律的那一個中間寫著基督教信仰,她問我要選擇什麼樣的生活。我當時就告訴那位姊妹,我當然要選規律的圓,可是她的圖畫錯了,誰規定規律的中間一定是以主為中心?我不太記得後來是怎麼結束的,但和她辯論的這一段話我一直還印象頗深。

出了社會,第一份工作的主管和公司的總經理也都是基督徒,但我對基督徒始終維持淡淡的感覺,並不特別。直到幾年前我祖母過世,才又是另一個轉捩點。我祖母是一個虔誠的佛教徒,她有受過戒,有法號,也有袈裟,早晚都要禮佛誦經。所以基本上我家也算是佛道教混合的家庭,像我以前都常要去拜拜。但祖母過世前,她得了老年痴呆,而且又一堆病痛,她變得很怕死、很不平安,我就開始思考,為什麼她有堅定的宗教信仰,卻還會這樣?然後又有親戚跑來跟我家人說,是因為我們信錯宗教,我祖母才會久病不癒,要我們改信日本蓮教,也就是每天要向日出的東方朝拜和念經的宗教。後來我媽為了希望祖母病好,全家就改信日本蓮教,當然我祖母最後還是過世了。所以我又想:到底什麼宗教才是對我有助益的?

剛好那時認識一位台大外文的學姊:施婉菁,她也在和平聚會,信主不久,她知道我正在思考生死的問題,便建議我來參加信裕兄的慕道班,所以這就是我踏入和平的第一步。上完慕道班,我並沒有馬上受洗,還再上了玉燕姊的主日學,拿新眼光讀經回家看。就在我轉換工作之際,其實那時還沒有找到工作,有一天禮拜時,我就想試試看十一奉獻,奉獻個一千元,結果同個禮拜,我就得到了一個月薪約四萬元的工作,我那時心想,真準!一毛不差,月薪四萬,十一奉獻應該奉獻四千,剛好一週一千。早知道就奉獻多一點,說不定還可以得到月薪更高的工作,這當然是開玩笑的話。所以我就在得到工作的那一次受洗了。也就是2002年9月15日。

信主至今,我算不上很敬虔的基督徒,也常忘了謝飯禱告,像現在我又回去唸書,在新竹師院,功課太多時,讀經的時間也不多。但我真的很感謝主時時刻刻的保守,我常覺得主的恩典數算不完,只要我軟弱時,向主呼求,祂通常都給我幫助。有時如果沒有立即的幫助,我也相信祂一定有祂的旨意在其中,只是我太笨不知道而已。除了感謝,我也願主賜我能力與智慧能夠完成今年度在社青的服事,最後謝謝大家的耐心傾聽,相信主必與大家同在,阿們。

下午 06:10 2008/8/14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