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19日 星期日

神改造了我,醫治了我 -- 林家安

寫作於2006/11/19
作  者: 林家安 姊妹


台大政治系二年級,母會台南錫安長老會,從媽媽算來是是第五代信徒。 

如果說以往的我是舊的我,那參加完福音隊的我,可說是在基督裡新造的人。暑假對很多人而言,或許是個休息進修的機會,但是今年暑假我卻全新的經歷了神,在一次次奇事中,看到屬神的榮耀,如果可以為我十九歲的暑假下標題,那我會說這是個「奇蹟的夏天」。

今年我參加了三個福音隊,分別是青田、瑞穗和竹田,在這之中我們帶領小朋友們認識神,陪他們玩,經歷他們的生命,更在服侍中看到神在每個孩子身上所要行的美好旨意,但最重要的是神改造了我,醫治了我,不論是心理的還是生理的疾病。在參加完瑞穗福音隊後,我的身體變的很差,繼失聲、腳痛之後,我得到了暈眩症,暈眩症是個會讓人手足無措的疾病,因為他沒有確切的病因,也沒有有效的醫治方法,當時我的心理可說是焦急又難過,因為再過一星期就要參加竹田福音隊,而沒有體力的我,該如何去做這項神的服侍?前一個禮拜在教會作禮拜時,我差點在站立的敬拜讚美中昏倒,整個過程也是暈眩的,雖然這之中有兄弟們認為我是在打瞌睡,但是那時候的我真的感受到心中的無助,我就像約伯一樣質問神,為什麼我做上帝的工,還要經歷身上的苦痛?難道又是另一個和魔鬼的賭局嗎? 

在參加竹田時,情況依然沒有改善,而我也有很沉重的服侍負擔,但這時候我又陷入以往的剛硬,我想說靠自己的力量一定能,我相信自己的能力多過神,又自傲的不把我身上的病跟同工們講,那時大家對我不太諒解,覺得我沒有善盡神的工,在那樣的煎熬下,我彷彿像約伯一樣遭遇著被誤解的痛苦。在某一個下午,我自己躺在房間裡,只覺得心都冷了,淑芬姐這時候走了進來,問了我的身體,那時彷彿有種力量讓我的心開始溶解,我一邊哭一邊說,說真的,雖然我是女孩,但我很久沒哭了,因為我覺得那是沒意義的舉動,但是在哭泣之中,我說了一些我平常深埋在心中的傷口,那更是我平常不會說的,因為我尊重別人有不知的權利,但是我不知道那些傷口已經埋在我的心中很深很久很痛,我企圖騙自己,逃避自己,告訴自己這些傷已經好了,但是我不知道這些病,已經轉移成心中的恨和剛硬,背負這樣的罪在神的國度是相當辛苦,接著,同工們開始開檢討會,冗長的檢討到最後變成大家的心得分享,輪到我的時候,我竟然又說了些大家都聽不懂的話,又不止的哭,我想那時弟兄姊妹一定認為我累瘋了,我那時也覺得很丟臉,非常想要跑開,可是淑芬姐要我勇敢的在眾人面前分享我的軟弱,要我不要離開,結果我一哭完,我發現我的暈眩症竟然不藥而癒,我起初不相信開始劇烈的搖頭晃腦,想確認到底是不是好了,但是不管我用幾次,我的身體明確的告訴了我,我已經好了,我欣喜若狂,更是感受到聖經裡的一句話寫的真是好,他對我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身上顯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林後十二︰9)不僅如此,神更要如詩篇103章3節所說,他赦免你的一切罪孽,醫治你的一切疾病。 
 
彷彿就像親身經歷約伯記,我當然也有生活上的問題,依然有要解決的傷口,而且覺得天上的賭注也還沒有個結果,現在的我,正如「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見你」,更確定的知道,只要求他按著他豐盛的榮耀,藉著他的靈,就可使我心裡的力量剛強起來,沒有什麼事情能使我與神的愛隔絕,除非我自己決意背對神,如今我得著了醫治,我絕對不會再將這麼好的福音放手,更要緊緊追隨祂。
 
今年夏天已經結束了,但明年正要開始,我接下了明年瑞穗福音隊隊長,願意在神的感動中,讓更多人見證神的榮耀,將福音傳出去,傳給普天之下所有的人,因為這原是神要我們做的事,如果有弟兄姊妹受了聖靈的感動,我誠摯的邀請你明年夏天將你部分的時間交給神,用福音隊的服侍更堅定自己的信仰,讓更多人認識神,正如以賽亞向神的熱切表白:「神阿!我在這裡,請差遣我。」

(採訪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