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月1日 星期日

軟弱 -- 蔣龍杰

寫作於2006/01/01
作  者: 蔣龍杰 弟兄


這次是我第三次做見證了,當如雅和佳恩偷聽到我跟雅琇長老的對話,知道我又要做見證,就跑來跟我說,你不是才做過見證,你怎麼有那麼多見證可以說阿?可見你的生活很精采喔? 我說有嗎?離我上一次做見證一年多以前了吧?天啊,才一年多就又有見證可以說阿?當時的我也不知道怎麼回答…

事後我就在回想與思考,難道上帝真的給我較多苦難,好讓我在生命的低潮中可以見證上帝的信實與憐憫嗎?看到我的身材,就知道這個問題不成立!;難道是上帝真的白白給我太多的祝福與恩典,讓我有說不完的見證?我覺得答案是肯定的。有人會嫌祝福多的嗎?我想當然不會,就像沒有人會嫌錢賺的多!但是奇怪了,我會耶!我覺得上帝給我太多的祝福,讓我覺得不可思議,莫名奇妙?我也沒向祂求,也沒向祂要,但是祂就給我,為我預備超乎我所想所求的,甚至讓我覺得我不配,不夠好到可以承受上帝那麼多的祝福。就好像別人莫名奇妙的對你好,會讓你覺得他是不是有何企圖?!其實我一直在懷疑上帝對我好,背後的企圖是什麼?!

記得我年輕的時候,現在也不老啦,在國高中的時候曾經向上帝求了很多東西,而且我希望我的服事,可以成為向上帝要東西的籌碼,不管是學業上的表現或者是自己慾望的目標。當然,我所求的沒有一件事成就,漸漸也懶的跟上帝求什麼,關於未來「盡人事,聽上帝的命」,而服事也變成我信仰行動的一部分。這幾年來,上帝對我的祝福,就像排山倒海一樣!一發不可收拾~擋都擋不住~不管是跨組考研究所,求職等都很順利,連我的室友都眼紅了!我在國中教書的第二年,偶然的機會當中,我在最後一天的截止日期,完成報考大陸地區高等學校研究生考試,此次的考試地點是在香港,考試時間是周末!所以我便計畫,好好去香港玩樂一下,「順便」去考試,哪個地方好玩,什麼美食不容錯過,什麼東西一定要買,我都做好功課了。就在半參加香港三日遊,半參加大陸高等考試之中,我竟然從兩百多位報考復旦大學的考生中,幸運成為12位錄取名額中的一位。接下來,原本家裡爸爸媽媽鬧家庭革命,獨立戰爭隨時爆發,但是也因為我莫名奇妙的考上學校,兩個人的互動頻繁起來,更在上帝的祝福中,兩個人展開饒恕的動作,從此我們家的客廳變成教會愛餐的場所,漸漸地爸爸也會突然出沒在教會聚會當中,全家被上帝使用的感覺真好。而我在上海的生活、讀書、旅遊、聚會、甚至於參與當地教會的服事,也讓我學習跳出政治的框架,以信仰的角度來看待傳福音的問題,上帝擴張了我的侷限和不足,讓我原本說「不可能」的部份,也慢慢調整為「可以討論看看」的態度。而我回到台灣的工作,也是上帝為我預備的,我投履歷的公司都沒跟我聯絡,反而是某公司主動跟我連絡,回台灣兩個禮拜便開始工作,薪水高、福利佳、可以正常上下班、還有免費的員工宿舍…我想我再說下去,大家可能就開始埋怨上帝的偏心了!

誰不喜歡恩典?誰不喜歡祝福?尤其是白白得來的!但我就是覺得「無功不受祿」、有種「臣惶恐」的感覺,我覺得我不配,不夠好到可以承受上帝那麼多的祝福,「怕」祝福之後所要擺上的。因此,我不斷的奉獻時間、金錢、心力給上帝,作為回報抵債,但似乎不是上帝想要的。全職服事的感動或強或弱,或明顯或隱晦,總是與私慾和自己的罪在拔河。去年暑假參加「總會青年部第一屆泰國基督徒青年交流活動」,從貧民窟,走到孤兒院,從紅燈區,走到泰北山區,從佛寺,走到泰國天主教總部。在最後一天的晚餐中,與泰國基督教總會的一位女總幹事牧師,邊吃邊聊我對此行的看法,突然她停下來,問我一件事:「這是你第幾次來泰國」,我回答說:「第二次」,第一次是跟團來泰國玩的,我很喜歡泰國,我一定會再來第三次、第四次、很多次。她竟然回答我說,「第三次你來泰國的時候,會成為一位傳教士」。差一點我的汽水都噴出來了,我就說:「牧師,你沒搞錯吧!泰國我一定會來第三次,但是不一定是當傳教士吧~當觀光客也不錯呀」,但更恐怖的是,牧師竟然搖頭說:「這是我的看見,上帝給我的感動,你第三次來泰國時會是一位傳教士」。當時,手中夾菜的筷子突然變的好沉重,因為這件事,讓我到現在不敢「第三次」去泰國,因為我怕看到事實、怕看到那位女牧師的表情,怕有一天上帝突然告訴我說:你活夠了吧!,我給你的祝福超過你所求所想,該是為我而活了吧?

神的道路高過人的路,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祂對每個人用不同的方式帶領、也對每個人有不同的計畫。希望我們在新的一年開始能夠順服仰望神,也希望真的到那一天,我能夠有信心、有勇氣、完全交託地說:「上帝,我在這裡請差遣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