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4日 星期四

祂不誤事、也不誤時 -- 范敏雪

寫作於2004/03/28
作  者: 范敏雪 執事

 

幾個月前,一個決定,改變了我將近九年安舒區的教學生活,這個決定就是--搬家,似乎這名詞對許多人來說,好像都是挺痛苦的經驗,當然對我也不例外!

離開自己的安舒區並不好受,回想自己當了九年的音樂科任老師,這會兒,一方面要決定轉調學校,一方面要準備畢業論文,再者,還有面對新舊家的處理,心裏的壓力及事件的張力是非常大的,面對自己總希望能夠有穩當計畫再行事的性格,無疑地對我來說是個極大的挑戰,因為,在這中間,每件事都有它的不可預知性。

但是,感謝神,祂總不誤事,也不誤時!

就在我們決定要搬家之後,過去對於調校的消息從來不會注意的,本以為已經過了填報資料的時間,但是萬萬想不到,當我只是抱著明年再調校,今年先了解情形的心態,詢問人事主任時,她竟然表示,我還可以趕搭績分調動的最後列車,時間不多也不少,只有五天。

因此,我就懷著戒慎恐懼的心情,展開了我的冒險第一步。

整理了歷年來的教學經歷,同時,也上網了解士林地區學校的特色,並也花了幾個的週末,在新家附近,方圓騎車20分鐘可以抵達的學校繞繞,為每個學校禱告,這真是一個未知且焦慮的過程,因為,我不知道上帝會將我放在哪裡?當中的恐懼、猶豫,甚至很想放棄折返,同時與我一起申請調校的同事說,唉!就將我們的命運交給電腦來排比吧!盡人事聽天命了;雖然,在我的心中橫掛著許多事,而禱告的操練,卻讓我有了勇氣繼續往前行走,我也向這位同事說:我會為你禱告的!

之後,神很恩典的帶領了我,去到一處離家最近、走路就能到的學校,同時,我的那位同事也順利地進入她的第一志願,並在不久之後,上帝竟然透過奇妙的方式,讓她的先生信主了。而另一方面,耕耘許久的論文,交織著無數的夜晚及汗水煎熬,就在教授的肯定與同學的祝賀中,我畢業了!

劇情的發展好像到此可以順利的完結,但,接下來,變換一個新環境的壓制似乎漸漸迎面而來….。

還記得,第一次進入新學校進行最後教評會的審核時,其中,竟有一位老師語出驚人,出言不遜,表示台灣省與台北市教師的良莠差異,也叫我隨時能有減班被調動的準備。這是頗大的刺激,對於一個曾經評比過實習老師的我來說,受壓的過程,我感到極度的不安與陌生,禱告,致使我隱忍,面試結束,我直奔淡水河,那一天,雜著雨水與淚水,還是跟神argue…,我懷疑這條路是對的嗎?那時,我看到一隻海鳥,安靜優雅的立在船桿上,我跟神禱告,我實在需要如此的篤定與踏實,神沒有回答我,隔不久,吹起了一陣風,我看到牠順著風向縈然而起,起先不斷的拍動翅膀,之後,牠順著風,翅膀平了,那是一幅很和諧的畫面,我想起了彼得行在水面上的情景,彼得說:主,如果是你,請叫我從水面上走到你那裡去。他跨出船身,一腳踏在水上,只因見風甚大,就害怕,…. 我驚覺:「是啊!我無法靠自己!就像彼得的呼喊《主啊,救我!》,只有神才是操舵這一切的主!

有一次,我坐在教室中,面對班上中度自閉症加多重情緒障礙的孩子,以及一位疑似ADHD〈注意力缺陷過動〉的學生,大家可以想見那是一種極為失序的狀態,加上許多新的課程與導師工作,常常一到晚上,我會不知不覺的流淚,那時還真懷疑自己是否有了憂鬱的傾向;白天,像隻陀螺似的轉動著,而晚上,則是忙著整家與備課,進入學校,似乎處處都有評分的眼睛,校長與主任還不時來勘查。

12月中旬,因為看到自己如此的情形已經不行,所以請了個假,參加一個代職事奉的聚會,在那裡,我經歷了上帝奇妙的安慰,三天下來,神給了一位同工---如鷹展翅上騰的記號,她為我禱告,後來我明白了,就像老鷹,在牠們更換羽毛的時候,牠必須親自用尖嘴啄下舊羽毛,等候新的羽毛成長一樣,縱使鮮血淋漓,但牠知道,牠要等待再等待。

萬軍之耶和華說:「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靈方能成事。」我持續為著班上的每個孩子禱告,雖然狀況並非完全改變,但是,篤定、踏實、平安、和諧的畫面已不斷湧了上來,上帝讓我尋得了一位基督徒老師,可以一起守望教學,建立禱告的祭壇,並藉著一張小卡片提醒著我:「祂照樣能控制整個情況,經過這些事,你將會更認識我。」

而現在,我仍然在經歷如此的過程,我相信天父爸爸知道什麼對我最好,因為凡勞苦擔重擔的人都可以到祂那裡,他就使我們心裏得安息,順服神、等候神,我們必重新得力!

願神祝福每一位跟隨祂的人,謝謝大家!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