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3日 星期三

賞善罰惡之外 -- 蕭亦裕

寫作於2002/10/21
作  者: 蕭亦裕 執事
 

「利奇馬颱風××日廿一時之中心位置在北緯××度,東經××度,也就是在台東東南方約六十公里之海面上……」

感謝神,終於讓人鬆了一口氣。

這幾年來已養成聽一六六颱風警報的習慣,一天聽個幾次,就可隨時掌握颱風的最新動向,這對很少看報紙與電視新聞的我是再方便不過了。之前的納莉颱風,慚愧的很,也跟幾個地方首長一樣,事前根本沒把這個輕度颱風當一回事看待。直到登陸北部的那一個晚上,才被她的威力嚇出一身冷汗來,持續好幾個小時的密集傾盆大雨,打從出生以來幾乎沒有看過,半夜幾次醒來,窗外傳進來的雨聲都是一樣大聲的驚人。到最後心底竟然升起一股寒意,搞不好這個颱風會在台灣上空盤旋幾日,釀成空前大災難。

白天,雨終於停了,但是,奇怪昨晚風不是很大,街上並沒有什麼落葉,為什麼沒電?
接著一個多禮拜,報紙連續報導各地山崩、淹水的慘重災情,除了生命、財產的巨大損失外,很多地方,特別是首善之區的台北市,好幾天都沒水沒電,垃圾、污泥無法清理,簡直是度日如年。就在大家還驚魂未定,天災的創傷尚未癒合之際,又有一個颱風從遠方虎視眈眈地向台灣逐漸逼近。天啊!都還沒復原,又要再淹一次,那台灣不就成了水鄉澤國,很多人心情惡劣到極點,有些住在地窪地區的民眾則已淹得麻痺了,內心冷得不再作任何防災措施。

我們的神在哪裡?

寄身環境的惡化,眼前台灣面臨的迫切危機,將我從對颱風漠不關心的沉睡中喚醒,開口向神禱告,希望能夠轉危為安。那幾天,我透過一六六密切留意颱風的動態,關心它未來可能的走向,並且思索神要如何為台灣「解套」。首先,颱風已經存在,瞬間消失的可能性很低,況且每年夏秋之颱風雨是乾旱的南台灣很重要的水源,那麼接下來由它過去之行進路線,推測未來最有可能的行進路線,一是穿過恆春半島,這可能重創南台灣,甚至嘉南平原;一是穿過巴士海峽,那就會襲捲大陸廣東沿海,不管哪一條,再次重創北部的機率應該不大。

利奇馬與台灣短兵相接的那一晚,我每隔一小時聽一次一六六,直到九點,聽到颱風中心位置在台東東南六十公里的海面上,驚訝得叫了一聲「那也安尼!」出乎預料之外地,竟然偏北而行。感謝神,祂在最後一刻以關鍵性的一招,漂亮地為台灣解危。因為按這走向,很有可能會穿越中央山脈,這時被崇山峻嶺一阻擋,威力必然大減,再經過嘉南平原出海,殺傷力就有限了。果然,到了十一時,一六六傳來,利奇馬已轉為輕度颱風,這時車窗外,也無風也無雨,我想,明天的颱風假大概要泡湯了。

當我把利奇馬颱風有驚無險的拜訪台灣解讀是神的憐憫與奇妙安排時,可能有人會問那納莉颱風重創北台灣又怎麼說,九二一大地震又怎麼說,九一一大災難呢?……這就必須回到約伯記去找答案。我不贊同以約伯三友簡單的賞善罰惡式理論來解釋人世的災禍苦難,約翰福音三章十六節說「神愛世人」,原文是「神愛這個世界(cosmos,宇宙)到一個地步」這個世界是神精心創造,且看為甚好﹝創一:卅一﹞,祂當然十分鍾愛。一個負責任的創造者對其所創造之世界最重要的後續動作就是維持其正常運作,讓生活其中的大部份人甚至受造物安居樂業,其次才是賞善罰惡維持正義與公平之秩序。因此,神在亙古之前就有完美之計劃並能一一付諸實行,祂行事在禱告。神的計劃與行事於祂自己,不在於我們有無禱告。神的計劃與行事如同約伯在四十二章第三節向神的告白:「這些事太奇妙,是我不知道的。」那麼我們為什麼還要向祂祈求?在創世紀十八章,亞伯拉罕為所多瑪、蛾摩拉二城﹝其實是為住在其中的侄子羅德
一家人﹞向神討價還價式的懇求找到答案。神把我們當其朋友,祂喜歡我們透過禱告、行動參與其計劃,再不然,事成之後也能看出其奇妙作為,明白其苦心,感謝祂、稱頌祂。

回想台灣百年來,尤其是近幾十年來,不知經歷多少驚濤駭浪,闖過多少危險關卡,能屹立至今,實在不可思議,對基督徒來說,只有一個答案:神對台灣的豐盛憐憫、奇妙計劃及大能保守。而自一八六五年以來,陸續有許多宣教士把福音帶來台灣,接連出現幾位認識祂的領導者,以及台灣地位逐漸處在世界樞紐位置等等現象,都可讓我們看到神安排的痕跡。

如果我們相信一年多前的政權輪替是出於神的安排,則年底的選舉對台灣則相當具有關鍵性,也必有神的計劃,住在這裡的上帝兒女,豈能不參與神的計劃,讓我們為這次的選舉迫切禱告、思想,並留意神的作為,好向祂感恩、讚美。

「深哉,神豐富的智慧和知識。祂的判斷何其難測?祂的蹤跡何其難尋?誰知道主的心?誰作過祂的謀士呢?」│羅馬書十一:卅三、卅四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