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8月14日 星期日

服事中的甘甜 -- 陳真理

寫作於2005/08/14
作  者: 陳真理 姊妹


弟兄姊妹:平安

一年多前我來台北工作,因為芳治長老跟恩惠老師的推薦來到和平教會,參加社青團契,現在也參與提摩太敬拜團的服事。

其實原本想要分享這一年在台北發生的事,但是後來接手提摩太的服事,有遇到一些不是很有信心的同工,所以我想先跟大家分享自己在服事上經歷神的過程。
我的母會是高雄海邊很傳統的長老教會,聽我的名字就知道我不是第一代基督徒。推算得到我應該是第五代的基督徒了。我跟這裡大部分的孩子一樣,從小在教會長大,從幼稚班上到高中主日學後離開高雄去桃園讀大學。不過我卻是在唸大學的時候,才開始學習服事,並在服事當中才開始明白我從小信仰神真的是位奇妙的上帝。

我不知道是不是大部分長老教會的父母都是這個樣子─爸爸、媽媽從小就栽培自己的小孩學才藝,好參加教會的各種比賽。在我小時候,每年到了各種節慶,教會就要舉辦才藝比賽。兒童節、母親節、父親節、聖誕節、復活節……反正無節不比。才藝的內容從書法、作文、繪畫、唱歌、樂器什麼都有。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台語聖經故事比賽”,明明我們小孩子台語都說不輪轉,教會大概為了鼓勵孩子們講台語所以還要舉辦這種比賽。那一年我跟弟弟都被我爸強迫上台,逼著背台語講聖經故事。每次比賽有得獎的都會被貼在教會的佈告欄,長輩們就是在那裡看哪個孩子書法寫的漂亮,哪個孩子圖畫的好……小時候比才藝,長大了就比學歷。每年聯考考完教會一定要公佈榜單在週報上,所以我知道牧師的兒子從小到大沒有考過一次聯考,每一次升學都是在甄試的時候就上,一路到成大醫科。還有某位執事的女兒國中跟高中都只唸了兩年就跳級考上台大法律系,好多例子永遠不勝枚舉,而很遺憾的,我一直都不是這些風雲榜上的小孩。

我的鋼琴是跟師大音樂系的母親學的,不過我是我媽媽不肖的女兒,並沒有把她想要傳給我的音樂細胞發揚光大。而且小時候練琴都是心不甘情不願,最常問我媽我要到什麼才可以不用學琴?我一直都記得我母親說的答案:等妳可以在教會司琴的時候,就可以不用練琴!這句話聽在和平的小朋友耳裡可能會是:這有什麼難?我早就已經在教會司琴了!但是對那時候的我,我覺得我媽是故意在刁難我。因為她明明知道教會裡一堆彈得比我好的,詩班裡的指揮跟司琴每個都是科班出身,我這輩子就是練琴練到死也不可能有在教會彈琴的一天。因為沒有什麼比較突出的才能,書也沒唸得比較好,我就這樣躲躲藏藏在母會過了慘澹的兒童與少年的時光。甚至有時候覺得對不起我爸媽,我在教會從來沒能讓他們覺得以孩子為驕傲。還記得第一次在和平教會碰見榮德執事,社青的朋友跟我介紹這就是道仁的爸爸。榮德執事沒跟我們多說什麼,只用英文跟我們說:道仁是他引以為傲的孩子。當下我眼淚險些就要掉下來,因為這是我爸媽從來不曾說過的話。我也不明白,為什麼上帝都偏心,別人的孩子表現都很好,可是我已經很努力了,也得不到肯定。

感謝神~~祂讓我在大學聯考以後,離開高雄到一個偏遠的地方來到桃園龜山。那裡很鄉下,所以我爸媽的勢力比較少。其實一開始聽到去龜山也覺得蠻難過的,去了一個在工業區的大學。可是神的美意真的一直到後來我才知道。大一的時候我逃避上教會,覺得好不容易離開家上大學,不想每個禮拜又被聚會綁得死死,而且我年少的時光對教會生活也沒什麼好感,不想大學的時候又這樣慘澹地過了四年。一整年我就偶爾去當地的長老教會或是學校的學生團契晃晃,表明自己是基督徒的身分,其他的時候就跟不信的人沒有兩樣,這樣的生命光景到大二的時候才開始被扭轉。大二時必須搬出學校的宿舍,找房子的時候誤打誤撞搬到了一間透天厝的四樓,而那棟透天厝的1~3樓,則租借給正要開拓新教會的“貴格會龜山教會”。每天進出家門,都要經過教會門口,很快就被教會的傳道碰上,而且我還是笨笨地表明我是基督徒,這下傳道就更關心我了,離教會這麼近的羊怎麼可能輕易放過?一開始我仍會在主日的時候從傳道的目光下開溜,堅持絕對不要因聚會而浪費掉我美好的週末。這個情形一直到有一個很不開心的禮拜天早上,因為心裡面的委屈跟難過,讓我在禮拜天乖乖下樓回到上帝面前,然後在主日的敬拜中大哭一場,我知道我的信仰不能在這樣下去了,所以開始比較穩定地參與教會的生活。

因為是新的小教會,那時聚會人數最多就70人上下,所以教會裡的老老少少都很熟悉,反正不管什麼聚會什麼活動,會出現的都是一樣的人。教會的另外一個特色,就是“蜀中無大將”,雖然也有孩子學習各種可以服事的才藝,但是仍然沒有很多人手。所以當他們聽到真理會彈琴的時候簡直如獲至寶,即使我表明我已經很久不彈琴,而且也沒在教會彈過琴,他們也不介意,反正有人可以彈就很好了。我就這樣開始參與在教會音樂的服事,先是司琴,然後學領敬拜,萬萬不得已的時候也帶過仿冒布農族八部合聲的詩班。大學後面的三年都不曾停止服事,且在鍛鍊成長。因我就住在教會樓上,每次臨時找不到人司琴的時候傳道就是一句話:叫真理下來彈!可想而知,大概是我小時後都沒能為上帝彈的琴,在大學三年通通要補回來。某一天彈琴的時候,我突然想起母親那時候說的話:等你可以在教會彈琴就可以不用再練琴。我才明白那時候我覺得這輩子都不可能的事,但是上帝要用我,也許我不能在兩百人的教會彈琴,可是在龜山這間小教會,小時候學的那一點點琴就是恩典夠用。這也是主耶穌所作的,五餅二魚的奇異恩典,也許我擁有的更少,只有一塊餅跟半條魚,可是當我願意奉獻給主的時候,就可以成為別人的幫助。

服事中當然有挫折,還記得大三那年來了一個從小就在教會彈琴的學妹,她一來當然也是超級受到教會的歡迎,而且絕對彈得比我更好。我也曾經有原本是排我司琴,可是跟我配搭的領詩把我換掉,另外請學妹司琴的經驗。這件事讓我明白,要更努力練習,才有更好的服事,另外如果有一天我比別人稍稍有經驗了,一定也要接納願意謙卑服事,沒有自信或者還不成熟的人,越是要給他機會服事,他才有機會成長,才能像我一樣在服事中領受到上帝的恩典。

真的很想鼓勵少契或青契的弟弟妹妹,甚至是社青的弟兄姐妹,真理今天可以站在這裡領敬拜或是彈琴,並不是天生下來就會,要比天資,我真得都輸你們一大截。上台有時還會發抖,司琴有時都會出錯。可是奇妙的神安排了很特別的際遇,讓我在一間小教會建立起自信,原來我也可以在音樂上服事上帝,一直到現在我都在享受服事主的甘甜。在才幹的比喻裡,我都說自己連1000都沒有,大概只有500,可是500神也悅納。而你們當中很多領有1000、2000、5000的,別忘了要拿出更多更多給神用,成為上帝喜悅又合適的器皿。我很羨慕你們這麼年輕就參與服事,相信將來你們要為上帝做的事比我多更多。也請為我在提摩太敬拜團的服事禱告,不知道我會在和平教會待多久,但是很開心有機會跟這裡的每一個人,一起敬拜、一起學習、一起經歷上帝!

最後用一段經文結束我今天的見證:撒加利亞書四章6節: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靈,方能成事。

沒有留言: